>歷史>>正文

古代也有錄取通知書嗎?

清朝鄉試喜報

今有高考,古有科舉。現代考生參加完高考,倘若被某所高校錄取,會有錄取通知書寄到家里。古代呢?古代考生參加完科舉考試,假如中了秀才、舉人或者進士,也會有錄取通知書寄到家里嗎?

答案是:有時候有,有時候沒有,有時候寄,有時候不寄。

【張榜】

唐朝考試成績貼在禮部衙門

我們知道,科舉考試始于隋朝,隋朝有錄取通知書嗎?應該沒有,至少文獻上不見記載。

隋朝雖然是第一個搞科舉的朝代,但科舉在隋朝其实不重要,從隋煬帝開創科舉到隋朝滅亡,通過科舉道路選拔出來的官員,在官場中所占比例連十分之一都不到。科舉真正發揮選官作用,是從唐朝才開始的。唐朝有沒有錄取通知書?不嚴格地講,有。嚴格講,沒有。

唐朝科舉分為兩級,初級是解試,高級是省試。通過解試,即成舉人;通過省試,即成進士。明清考生想中舉人,必須先中秀才,唐朝沒這項要求。事實上,唐朝的“秀才”比進士還要難考,一科進士可以錄取上百名,而秀才最多一兩名,甚至有可能連一名都沒有,因為唐朝的“秀才”屬于最突出的人才,需要皇帝親自評定。

唐朝考生通過地方官組織的解試,地方官不會給他們寄通知書,直接在衙門口張榜公布。然后再進京參加省試,假如中了進士,朝廷也不會寄通知書,同樣還是張榜公布。《唐摭言》第十五卷記載如下:

進士舊例,于都省考試,南院放榜。榜墻乃南院東墻也,別筑起一堵,高丈余,外有壖垣,未辨色即自北院將榜就南院張掛之。元和六年為監生郭東里決破棘籬,圻裂文榜。

唐朝人考進士,考場設在尚書省,考試成績貼在禮部衙門。禮部衙門專有一墻,一丈多高,前面再加一道矮墻,用帶刺兒的籬笆保護起來,只能遠觀,不克不及近玩。公布成績那天,天還沒亮,工作人員就帶著錄取榜單來到禮部衙門,將榜單貼在那面高墻上。唐憲宗元和六年(811年),有一個名叫郭東里的考生,見榜單上沒有自己的名字,大怒,拆掉了籬笆,翻過了矮墻,撕壞了榜單。

在唐朝,進士榜單有很多別名,例如“金榜”“春榜”“龍虎榜”。所謂龍虎榜,是說這張榜單上的人了不起,藏龍臥虎,出將入相,所以叫龍虎榜。榜單的格式是這樣的:一大張橫寬豎窄的黃紙,從右到左,豎排手寫,用黑墨。最右邊叫“榜頭”,四張窄黃紙粘在這張大黃紙上,用較淡的墨水書寫“禮部貢院”四個字。榜頭往左第一列,書寫狀元姓名;狀元往左是榜眼,榜眼再左是探花,探花再左是其他進士。

榜單張貼之前,考生一般都不知道自己是否中了進士。唐人筆記《劇談錄》記載,一個名叫韋顓的考生擁爐而坐,長吁短嘆,因為第二天禮部衙門就要公布榜單了,他認為自己考得差,榜單上不會有自己的名字。哪里知道,第二天一大早,他去禮部看榜,赫然見到自己的名字高高在上,不由大喜,快馬加鞭回到下處,寫信給家人報喜。

也就是說,唐朝官方只用榜單來公布科舉成績,其实不給考生和考生的家人寄送錄取通知書,考生的家人如果在千里之外,那就只能通過家信來獲得錄取信息了。

【榜帖】

宋朝才有真正的錄取通知書

高榜得中的考生往家報喜,通经常使用泥金寫這種喜信,時稱“泥金帖子”。所謂泥金,是把油漆或者膠水調和金粉,在紙張上寫出金閃閃的文字,相當氣派。后代學者不明真相,誤以為泥金帖子就是唐朝的錄取通知書,實際上,它只是考生自己寫給家人的報喜通知而已,如果硬說是錄取通知書,未免有點兒牽強。

真正的錄取通知書,始于北宋。宋朝趙彥衛《云麓漫鈔》第二卷記載:

國初,進士登第者,主文以黃花箋,長五寸許,闊半之,書其姓名、花押,其下護以大帖,又書姓名于帖面,而謂之“榜帖”。

宋朝初年,進士登科,朝廷用精美的黃紙制作錄取通知,長五寸,寬兩寸半,上寫考生姓名,又有考官簽名。寫好以后,用一個稍大的紙袋裝起來,紙袋上面也寫著考生的姓名。這樣的錄取通知,在宋朝叫“榜帖”。

宋真宗咸平元年(998年)起,為了節省本钱,朝廷取消了榜帖,考生及考生家屬想知道得中與否,還要像唐朝考生那樣,一大早趕到禮部衙門看榜。另外,宋朝還有一個“臨軒唱名”制度,新科進士會被禮部堂官召集到一塊兒,進宮朝見皇帝,皇帝則會派大臣或者進士代表大聲念出每一個進士的姓名、籍貫和名次。

既然已經張榜公布,為何還要臨軒唱名呢?第一,為了讓進士覲見皇帝,成為天子門生;第二,榜單是連夜趕工、凌晨張貼,保不齊會有謄錄上的錯誤,沒有臨軒唱名來得正式和規范。宋哲宗紹圣元年(1094年),進士榜單就出過錯:狀元本來叫畢漸,工作人員少抄了三點水,誤寫成“畢斬”。

拙著《過一場風雅的宋朝生活》寫過宋朝新科進士之間盛行的一種習俗:在公布榜單和臨軒唱名之后,這些進士都忙得很,忙著聚會、喝酒、交換聯系方式、刻印《登科小錄》。啥是《登科小錄》?就是這幫新進士的同學錄,上面印著他們所有人的名字、名次、年齡和籍貫,批量印刷,人手一本。印刷費是他們自己湊的,朝廷偶爾也會賞臉,撥給他們一筆印刷費。

新科進士拿到《登科小錄》,會與報喜的信箋一起寄到家里,不嚴格地說,這份《登科小錄》也算是錄取通知書,進士們自己印的錄取通知書。在南宋大臣洪邁和另一個大臣周必大家里,都藏有北宋時期的《登科小錄》,其中周必大收藏的一本《登科小錄》封面上還粘了一份榜帖,也就是前面說的由北宋朝廷印發的錄取通知書。周必大認為,那是考生粘上去的,將朝廷的錄取通知和進士同年的同學錄一起寄給家人,家人將它們珍而重之地收藏起來,世代相傳,激勵子孫。

【喜蟲兒】

報榜人討賞催生商業機構

周必大也是進士出身,但他中進士時可沒有拿到過榜帖。如前所述,榜帖從北宋中葉就取消了,到周必大那個時代,已經消失了一百多年。好在南宋閑人很多,有人專門給考生印發和寄送錄取通知,以便得到賞錢。《夢粱錄》第二卷《蔭補未仕官人赴銓》記載:

蓋臨安輦轂之下,中榜多是府第子弟,報榜之徒,皆是百司衙兵,謂之喜蟲兒。

進士榜單剛一公布,就有人趕制出類似榜帖的喜報,分送到考生住處,稱為“報榜”。報榜人都是俸祿低微或者沒有俸祿的衙役,他們報榜討賞,無孔不入,人稱“喜蟲兒”。

再查王铚《默記》,北宋開封其實也有這樣的報榜人:

既聞榜出,與同試數人自往探榜。既出門,則報榜者紛然天漢橋。忽有一肥舉人跨蹇自河路東來者,問報榜者曰:“狀元何人?”對曰:“彭汝礪也。”

聽說榜單貼出來了,幾個考生趕緊去看榜,剛出門,就見御街南段的汴河大橋上人頭攢動,川流不息,來來往往幾乎都是報榜人。一個肥胖考生騎著毛驢從汴河東岸過來,攔著一個報榜人打聽消息:“今科狀元是誰?”報榜人答:“彭汝礪。”

進入明清兩朝,科舉考試等級森嚴,法式繁瑣,在舉人之前又增加了“秀才”這個等級。秀才、舉人、進士,每一級都要張榜,每一級都有人搶著給考生報榜。這些人在明清小說里多如牛毛,時稱“報子”“報錄的”。

報子沒有工資,為了及時獲得考生的錄取信息,還要向考官行賄,還要出錢刻版,還要請抄寫員謄錄考生姓名,還要騎上快馬滿城分送,甚至跑百十里路送到外地。付出如此巨大,無非是為了多賺賞錢。與此同時,他們的內部競爭也非常激烈,每科進士得中者最多幾百人,而分送喜報的報子卻可能多達上千人,誰消息靈通,誰的腿快,誰能搶到活兒,否則很可能血本無歸。《儒林外史》中,范進和周進中舉,報子來的都不是一批,“一報”到了,還有“二報”、“三報”,人人都捧著喜報,都擠到屋里討賞,可見競爭的激烈水平。

我見過清朝晚期由某個專門投遞邸報和喜報的商業機構印發的宣傳單,翻譯成白話文,大意如下:

本機構從事專業投遞多年,業務熟練,生意興隆,且有官府正式批文,凡本處秀才、舉人、進士喜報,概由本機構投遞。近來多有奸商,模仿本機構喜報格式,竊取模板,偷偷投遞,以此蒙騙賞錢,此種犯警之徒,數不勝數,防不勝防。現在本機構廣而告之:如有報子到貴府呈遞喜報,請查驗其有無本機構發放的信牌,喜報上有無本機構印制的暗號,如果沒有,即屬假冒,請貴府及時通知,本機構定有重謝。文并供圖/李開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進士 榜帖 考生 榜單 錄取通知書
閱讀 ()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