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唯有學習,將時光隧道瞬間打通

看著芳每天心情愉快,步態輕盈,意志堅定,不放過任何一次攝影采風活動,結伴或者獨自,鉆深山,日觀瀾,夜聽濤;或是坐在萬達的某個窗前,端起一杯現磨的咖啡,看云升起,風吹過,雨驟停。我想,對于芳來說,學習攝影這事不單是一種力量,更是她后半生的全部意義,芳要抵達的遠方,大抵就是這個樣子吧,我甚至可以看見理想就在芳横眉所能及的地方,葳蕤,瘋長。也許正是她年輕時走南闖北的閱歷、體魄和意志的堅毅,才讓一個50歲的人愛上攝影后,依舊能有翻山越嶺的執著。

人人都說“好記性不如爛筆頭”,如今卻是“好筆頭不如好照片”。芳攝影的照片里,美學追求更細膩了,清晰飽滿的實景圖;拍景色,光照的水平、外景的協調,其效果自然又靈氣。有時候,她在外地采風的時候,從她發給我的一張張照片里,足以展現她在異地的生活軌跡。甚至寬泛到當地的天氣、交通,細碎到和同行的聊天記錄,一切日常八卦和悲喜都在照片里流露無遺。她把這些攝影照片集成冊子,想讓我在見不到她的時候,用照片遠程分享她的心情。

芳是心中横眉標非常明確、有行動力的一個人。她拍的人物照片自成系列,2016年舉辦了她人生的第一次攝影展。以前,總以為對于那些業余攝影者來說,想不靠自費開辦攝影展是很難的,芳卻用自己的經歷告訴我們,這世上很多事情,只要你想做,不管多晚,你一樣可以做到;只要堅持,也一定能做好。

朱天文小說《世紀末的華麗》中的少女人米亞,稱自己“年老色衰,好在有好手藝足以養活”了。現在的芳,也有一門好手藝,每到畢業季,她很忙,學校經常請她去拍畢業照,不忙的時候,就一直在外攝影。芳雖然50歲那年辦完退休便回了老家,但她既不曾為20歲不再來惶恐,也沒有在50歲的時候萬念俱灰,生了白發,隨手拔得掉就拔掉,心里其实不落痕跡。她越來越愛現在的自己,享受當下最好的辰光。

“活到老,學到老”。楊絳先生年屆五旬學習西班牙語,利用有限間隙譯完《堂·吉訶德》。遠的暫且不說,就說近的吧,大概身邊人的故事具有鼓動性吧。我和芳,除了彼此欣賞美麗,還能相互激蕩,芳說過要讓那些在城市里四散的攝影愛好者們一起坐下來辦一期“李芳沙龍”。

日子總如快門一閃,許多美好轉瞬即逝。也許,唯有學習的那一刻,才能將現在與將來的時光隧道,瞬間打通,因為,它是一種生之希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照片 莊瓊 芳横眉 夜聽濤 朱天文
閱讀 ()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