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解局】因為是外國留學生,妨礙公務就可以“批評教育”了事?

而且,外國人的“超國民待遇”,還真不是一件兩件。好比外國人在中國丟了東西,公安機關破案真是神速。

曾記得,一個日本游客2012年在武漢丟了一輛自行車,結果武漢警方連夜把自行車還給了失主。這個VIP待遇,讓島叔這個丟了不下6輛自行車的武漢市民,感到甚是無語。

類似超國民待遇,我們還可以用禮儀之邦之類的理由來自我解嘲。但執法機關對待違法外國人的處理上,還真談不上是主觀上有意給予其優待的,而是由較為復雜的制度約束造成的

2012年,一名日本騎車環球旅行者在武漢“弄丟”了自行車,武漢警方迅速找回

邏輯

那么,外國人在執法機關面前的“超國民待遇”,其邏輯是什么呢?大致而言,主要體現在如下幾個方面。

一是分散管理的制度約束。如上所述,對外國人的管理確實受制于“多頭管理”的困境。每個管理部門都站在自己的立場,希望在最大水平上維護自己的利益

好比,外國留學生犯法了,一線辦案的公安機關希望以最簡單高效的方式解決問題。畢竟,根據相關法律規定,公安機關在辦理外國人的案件時,得通知外國人所在國家的駐中國使館,這意味著警力耗費是必定的,這對于警力不足的公安機關而言,實在是“得不償失”。

對于外事部門而言,一旦驚動了使館,也算是多了一件事。雖然談不上會對公安機關有什么意見,但總歸也不是什么好事。

二是執法能力的欠缺。客觀而言,絕大多數城市面對外國人的執法,都存在能力不足的問題。

街頭執法本來就有風險。街頭執法空間是開放的,再加上執法力量不足,稍有失慎就有可能現場失控,很多執法人員即便對本國民眾的執法也都傾向于忍讓

一些民警的潛意識里或多或少還存在友邦來人、非官即富的思想,認為外國人“身份特殊”,再加上基層執法民警外語未普及、溝通不暢,會產生執法的畏難情緒。

三是執法注意力分配的結果。警力不足是各地公安機關的普遍現狀,執法力量的配置很容易受到決策者注意力配置的影響。

好比,同樣是盜竊案,外國人的自行車被盜了,就不再是小案,而是一個能夠彰顯公安機關國際形象,顯示其辦案效率的機會,當然就會投入大量警力去辦案。

島叔猜測,這位在現場被推搡而未還手的交警同志,他其实纷歧定愿意“忍辱負重”。但對于他的領導而言,此事如果認真追究,怕是會陷入到無盡的麻煩之中,還不如犧牲下屬的尊嚴,和稀泥算了。

《公安機關辦理行政案件法式規定》中對外國人拘留的規定

對策

從公安機關辦案的內部視角看,面對外國人的“和稀泥”式的執法一直都有,可以說是有根深蒂固的制度根源

只不過,過去自媒體監督其实不夠發達,客觀上日常生活中的和稀泥式的執法也有一定的合理性,也極為常見,所以都糊弄過去了。但是,今天人們的法治意識已越來越高,這種差別化的執法方式,怕是很難說服群眾

如果說,最后調查還是覺得可以這么處理,那也說出個一二三來。拿“學生”身份當作批評教育的理由,怕是于情于理于法都說不過去。

不過,無論如何,今日之執法環境已經發生了很大改變。這些年來,公安機關非常努力在提高自己的執法水平,在文明執法、嚴格執法上取得了很大進步,廣大人民群眾是認可的,也是支持的。

應該相信,人民群眾永遠站在懲惡揚善的一方,是公安機關的堅強后盾。福州街頭那位暴力抗法的外國人,不就被群眾圍住了么?公安機關怎么還沒底氣?

客觀上,中國會進一步開放,總歸很多城市都會變成為國際化城市。因此,各個政府部門,尤其是執法機關,應該加強自身的執法能力。外國人不是護身符,應該平常心對待。

這一點,上海警察的表現應該點贊。網絡上經常出現上海警察對外國人的一視同仁的執法報道,前段時間NBA球星哈登被上海交警處罰了,獲得了群眾的廣泛贊揚,也得到了哈登本人的認可。

當今世界,人們或許對“友好”會有分歧的解釋,但法治是普世價值,嚴格執法反而能夠獲得人們的認可,也更有利于中外民眾和睦相處

文/呂德文(武漢大學社會學系研究員)

編輯/宇文雷格

六五折入手你島新書《俠客島對話鄭永年》:每天一則書中精彩論述,你心動了沒?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島叔 外國人 留學生 福州 公安機關
閱讀 ()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