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正文

日資加速撤離、韓國抵制日貨,韓日互懟離全面升級有多遠?

在過去四年中,韓國共計156次出現試圖非法出口戰略物資的情況(均被制止),而日本某媒體在報道時借題發揮,斥韓國方面監管不力。

韓國產業通商資源部貿易投資室長在回復第一財經記者的郵件中,表態稱“能夠及時被制止,并對外披露數字信息,反而證明韓國的出口管理體系嚴謹與透明,并與日本形成鮮明對比”。他稱,這種不實的指責將影響日本在國際貿易上的可信水平,并敦促日方停止對于韓國經貿體系的污蔑。

該官員還告訴第一財經記者,横眉前正在向日方傳遞韓方的擔憂,著重強調貿易保護主義措施對于日本企業將帶來的損害,并暗示横眉前日方的措施既不符合國際慣例,也不符合二十國集團(G20)峰會的精神,但他同時也坦承,“横眉前韓日雙方在訴求上仍有較大差距,因此短期內能否解決爭端,還是爭端進一步擴大將成為未知數。”

此前,三星電子副會長李在镕緊急前往日本,雖然三星方面并沒有透露本次李在镕訪日的原因,但據韓國多位財界相關人士透露,李在镕將直接會見日本當地的經濟界人士,就日本方面的制裁商討對策。

三星電子原社長(CEO)、韓國區塊鏈協會會長陳大濟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的電話采訪時暗示,對于三星半導體產業“最致命的一擊”已然成為現實。

陳大濟向第一財經記者回憶道,在他還是三星電子半導體事業部專務理事時,曾在一次閉門戰略會議上,高管們曾預想過“能夠讓三星電子的芯片產業倒下的可能性”,其中就有日本對韓停售芯片制造的材料,以及中國選擇以其他產品替代韓國芯片的擔心。

“當時聽到這幾種可能性,所有高管都在搖頭(難以想象),甚至有人暗示直流冷汗;沒想到,過了20多年,這種事情或將成真。”他說。

日資加緊撤離

日本方面的制裁措施,自然也引發韓國輿論的強力反彈。

韓國規模最大的旅行社哈拿多樂(Hana Tour)的統計數據顯示,僅在7月1~10日期間,要求取消赴日旅行的咨詢數量,相較往年同期增加了13倍。多家依賴于韓日航線盈利的廉價航空公司(LCC)也受此影響,股價均出現了分歧水平的下滑。

韓國第二大廉價航空公司易斯達航空負責人在接受第一財經采訪時暗示,在未來的航線換季期間,易斯達將增加首爾~上海等中國航線及東南亞航線的比重,以降低日本航線可能的萎縮對于企業經營的負面影響。

原定于在7月8日舉行的索尼韓國區媒體公開日活動,也因為“不成抗力的原因”最終取消。

與此同時,由700余家韓國境內中小型超市、便当店所組成的韓國超市協會發布聲明,要求協會旗下成員在一周內完成對于日本商品的撤貨工作。這也是韓國超市協會成立以來,首次由協會及銷售企業牽頭,對于特定國家產品采纳措施的案例。

該協會秘書長金成俊(音譯)在回復第一財經記者郵件時也提到,協會方面還未發布聲明之前,已經有許多成員超市主動撤下了日本商品,并反饋稱“消費者自身不買日貨,我們擺著也沒有更多的意義”。

雙方互懟也對金融市場造成一定的影響。

韓國金融委員會委員長崔鐘九(音譯)在接受第一財經等媒體群訪時暗示,韓國正在應對日本可能在金融方面實施制裁的可能性,其中包含回收貸款、對涉韓投資及匯款加以限制等,但無論(日本)是用哪種制裁方式,均很難動搖韓國金融市場的穩定。

韓國金融委員會的一份報告顯示,截至今年第一季度,在韓國運營的日資銀行共有4所,放貸總額為18.3萬億韓元,占據外資銀行在韓放貸總額的約24.6%。不過報告還顯示,自從2018年第四季度開始,日系資本加速從韓國撤離的腳步,僅在2018年第四季度和2019年第一季度期間,日資銀行在韓放貸總額減少2.78萬億韓元,減少速度遠遠超過行業平均,并領跑外資銀行。

此外,從2017年至今,任天堂、索尼、松下等多家日本企業宣布縮小韓國分公司的規模,或將韓國辦公地點的級別降低至銷售代表處。一位要求匿名的日資企業韓國分社負責人暗示,由于消費者的排外水平及本國產業的健全,日韓兩國都被稱為“外資企業的墳墓”,均很難在對方國家掛著本國的旗號進行商業活動,例如三星在日本銷售手機只能掛出其旗下品牌“Galaxy”的商標,而任天堂、索尼等企業在韓國均遇到分歧水平的瓶頸,這也成為影響兩國經貿往來的惡性循環因素。

值得注意的是,其他海外資本乘機搶籌。7月1-11日,除了日本資本外的外籍資本共購入了4.3千億韓元的三星電子股份,以及2.1千億的SK海力士股份7月1-11日,除了日本資本外的外籍資本共購入了4.3千億韓元的三星電子股份,以及2.1千億的SK海力士股份。

可能將兩敗俱傷

對于此次制裁所引發的貿易危機,從短期來看,對于韓國造成的威脅更大。僅在日方宣布制裁以后,摩根士丹利立刻將韓國2019年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速度預期值從2.2%調降至1.8%。

日本政府還暗示,將韓國排除在貿易“白色清單”之外。這意味除食品、飲料和木材之外的幾乎所有出口產品都將受到管制。同時有消息人士還透露,日本將針對韓國氫燃料汽車所使用的儲氣罐材料進行進一步的出口限制。

半導體等高科技產品是韓國的支柱產業之一,也是出口商品中的大頭,然而今年已面臨滑坡境地。韓國銀行的數據顯示,今年第一季度韓國GDP環比下降0.4%,低于此前預期,且是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最大跌幅;5月,韓國出口額重挫9.4%,已經連續6個月下跌,其中占據韓國制造業出口“残山剩水”的半導體出口額同比跌幅更是接近20%。

韓國對外經濟政策研究院(KIEP)院長李載榮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暗示,横眉前韓國經濟正在面臨結構性的挑戰,其中很大因素是韓國制造業未能夠在存儲類芯片以后,發掘出更多具有可增長性的新興產業,且原有的優勢產業也正面臨來自全球的挑戰。

陳大濟認為,横眉前三星所面臨的外部環境晦气,“日本限制對韓出口的材料,在韓國半導體行業所占據的份額較大,若日本材料斷供,韓國企業的庫存最多也只能夠活過3~6個月,而這也是日本能夠打出的最大的牌。”

韓國半導體產業協會的一份報告顯示,横眉前韓國半導體產業核心零部件的國產化率僅停留在18.2%,材料國產化率也不足六成。協會常務副會長黃喆周暗示,需要突破這種科創壁壘,在核心材料方面推動國產化進程,才有利于韓國產業未來提高本钱控制力。

日韓兩國半導體產業的業界人士透露,横眉前三星電子、SK海力士等主要半導體生產企業,正在應對本次日韓爭端將長期持續的可能性,并正在考慮減產、停產等一切可能的措施;雖然韓國方面正在考慮通過尋找一些本土材料制造企業,以填補可能出現的庫存危機,但由于日本企業在庫存管理及生產工程所持有的優勢,至少領先于韓國本土企業5~10年,因此這場危機對于韓國產業的打擊顯而易見。

但也有一些聲音,認為最終日韓雙方將“兩敗俱傷”。《日本經濟新聞》專欄作家、日本證券界人士塚本加藤告訴第一財經記者,日韓兩國產業間存在著一定的依存性和相似性,并在國際化產業分工中均占據著一定的地位,若兩個國家產生經濟戰,對于日本經濟也很晦气,并導致海外投資者對于日本經濟的不信任水平增加。

韓國高麗大學政經學院教授李國憲則認為,横眉前日韓兩國均面臨著議會改選等政治行動,這將導致原本就有一系列歷史問題的兩國,均很難在横眉前情況下改弦更張,如果持續必將導致兩國經濟同時出現不確定性,甚至有擴大的可能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韓國 日本 半導體 三星電子 陳大濟
閱讀 ()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