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紅樓夢里她是庶出的小姐,卻活成了別人羨慕的模樣

原標題:紅樓夢里她是庶出的小姐,卻活成了別人羨慕的模樣

四大名著中,共計多達數千的人物,每一個人物性格都豐富而飽滿,無論是經典影視作品,還是書本上的字字句句,都能指引我們走近那個或風花雪月、或妖魔鬼怪、或干戈戰亂的年代,體味那個時代人們纷歧樣的悲歡離合。

而《紅樓夢》是一部細致刻畫少女子的傳奇故事,曹公妙筆生花,為廣大讀者塑造出一位又一位有血有肉,才情洋溢,性格豐富的如水少女子。而我最喜歡的,并不是寶姐姐和林妹妹,而是三姑娘探春,無論相貌還是人品,家私還是才情,都是頂頂好的。

一、才自精明

三姑娘探春是賈府三春姐妹中最出類拔萃的一個,諢號“玫瑰花”,帶刺,傷人也傷己。

雖然身份不顯,才情也不夠嘹亮,卻是海棠詩社的發起者。她寫的詩詞或許不夠精巧,卻意氣高遠,表現出她異于姐妹們的追求和心胸。央著二哥哥幫忙搜羅一些別致精巧的小玩具,既要樸實無華,又要拙而不俗,她內心向往著深宅大院之外的廣闊天地。

大觀園里的姊妹們,都識文斷字,不說樣樣精通,總有一樣是專攻,探春的主場是書法。屋子里擺放的滿滿書籍,那一篇起社“花箋”,內容豐富,旁征博引,引人入勝。

“孰謂蓮社之雄才,獨許須眉;直東山之雅會,讓余脂粉。”

這種別致的詩情,連號稱“旁學雜收”的賈寶玉也不由稱贊她的高雅。

二、志自高遠

若探春是個男兒,或許賈府也不至于敗落的那么徹底,見不到翻身的余地。

她的秋爽齋裝修大氣,格局闊朗,除了名人字帖就是硯臺書籍,各色筆墨如樹林一般,鱗次櫛比,跟柔弱姑娘的閨閣完全分歧。

鳳姐生病,她臨危受命不推辭,當家管事的時候,獎懲制度有理有據。生母趙姨娘為了二十兩銀子的賞金當眾撕下她的臉面,撒潑打滾的時候,探春萬分悲憤:

“我但凡是個男人,可以出得去,我必早走了,立一番事業,那時自有我一番道理。偏我是少女孩兒家,一句多話也沒有我亂說的。”

探春雖然痛恨自己的“庶出”和“少女性”身份,卻也不肯意躲避和漠視自己所處的環境,而是急流勇進,既融入大環境,又能堅持自己的本意天良。在那樣一個時代里,顯得非常難得。

三、寵辱不驚

對探春來說,最痛苦的事情就是庶出的身份,這是她和趙姨娘共同的夢魘。趙姨娘為了提高自己的身份和待遇,將一雙兒少女當成工具,只要稍不順意就是一陣數落,撒潑叫囂,擾得滿府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探春那么愛臉面的姑娘,怎么能承受得了?可她都承受了,不僅承受了來自生母的滿滿惡意,還用自己柔弱的肩膀為她撐起一片天地。若不是為了探春的面子,哪里會有人給趙姨娘體面?

探春遠嫁,也其实不是她愿意的。家族蒙難,遠在深宮大院的長姐薨逝,再無力護佑。身為賈府少女兒的探春,明知道自己的命運,就是家族興衰的犧牲品,也毅然決然含著眼淚遠走三千里。

像探春這樣的姑娘,無論身在賈府還是外邦,都能準確找到屬于自己的位置,而且能審時度勢,過得更好。

四、落落大方

第四十六回中,因賈赦強行納鴛鴦的事情,賈母勃然大怒,牽連了身邊的王夫人,屋里眾人紛紛躲開這尷尬的境地,唯有探春走上前去給嫡母解圍,讓老太太想一想,小嬸子怎么能過問大伯子屋里的事情?

一句話點醒夢中人,讓精明的賈母也不克不及不當著薛姨媽的面,給王夫人道歉。別說迎春和惜春姊妹,就算是親兒子賈寶玉,也只是傻傻站在那聽母親挨掛落,這就顯出探春的與眾分歧來了。

探春管家理事,提出“分區承包制度”,不僅丫鬟婆子們滿意,也解決了賈府當下的燃眉之急,皆大歡喜。掌權期間,從不曾給自己和生母劃拉利益,不居功,不貪權,鳳姐病勢稍有好轉,她又變成了那個落落大方的三姑娘,多么難得!

若探春不是生在賈府江河日下的落魄時期,相信一向堅強的她,肯定會開創出一片纷歧樣的天地,而不是只能默默接受“千里東風一夢遙”的哀思命運。

作者:香林,本文經作者授權發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趙姨娘 賈府 鳳姐 王夫人 賈母
閱讀 ()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