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車>>正文

停產、欠薪、李嘉誠“棄子”,一家電動車企的死亡倒計時

五龍電動車曾經手握一副好牌。

它曾是香港富豪李嘉誠在新能源汽車領域押下的籌碼。自2010年起,李嘉誠多次增持五龍電動車股份。在2015年8月,他以每股0.46港元價格購入7.43億股,一躍成為第三大股東。在2015年持股比最高的時期,李嘉誠一度擁有8%的股份。李嘉誠入股的5年,五龍電動汽車持續虧損。2016年,五龍電動車開始加大內地投資,李隨之大手筆拋售股票,如今,它的股價圍繞0.03港元波動。

有李嘉誠“加持”,五龍電動車在2013年重組杭州長江汽車,在2016年前后投資建立貴州長江生產基地,并在多地建廠、投資,押注電動車產業。

這家號稱擁有“三電”核心技術及整車系統集成方面的各類專利210項的企業,在拿下杭州、貴州兩個生產基地后,一直沒拿出什么過硬的產品。它唯一值錢的,或許是資質——旗下長江汽車是國內第五家獲得發改委、工信部雙資質認證的新能源整車企業。

2017年底,生產基地建成。當年年初,它甚至吸引了時任沃爾沃中國CEO童志遠加盟。但隨后1年內迅速走向衰落。

如今環境收緊、行業下行,貴州長江、杭州長江、成都長江等五龍電動車旗下企業都被爆出欠薪、停產。

快速增長的風光日子里被隱藏的憂患,在產業下行之時終于爆發。那些并沒料到好日子如此快結束的玩家,最先感受到了寒意。五龍電動車與旗下長江系面臨的困境,或許其实不是偶然。截止7月10日收盤,五龍電動車的股價僅有0.027港幣,市值只有7.38億港元——而如今新造車企的單次融資額都在數十億元人民幣。

多米諾骨牌已經倒下,最亏弱的一環開始潰敗。

1.堵門討薪

陳文談到貴州長江是憤怒的,“這不是渣男是什么?不表態、不拒絕、不負責!”從2019年3月開始,直到7月初,包含他在內的200余名員工已經連續4個多月沒有領到工資。“去年的十三薪也沒有發,公司也沒有任何說法。”

在幾個月里,陳文與王超(化名)等多位同事反復追問人事、財務、綜合管理等部門領導,“到底何時才能發工資?”但沒有人給出一個正面答復。“他們都在‘踢皮球’。”

7月1日上午9點,踩著上班的時間點,20多位員工在貴州長江總部工廠門前拉起“欠薪已四月,何時可結清?”、“貴州長江汽車,還我血汗錢”字樣的橫幅。9點03分,維權員工將現場照片發到公司微信群中,有中基層員工在群內“起哄”——“干得漂亮!”。5分鐘后,當地派出所到達現場協調。

辦公區內,大部分員工雖出勤,卻已全無工作狀態。當時,陳文偶遇了正在視察的貴州長江汽車總經理葉子青,“顯得疲憊又無奈”。他注意到葉看到了微信群內的照片,隨后匆忙離開辦公室趕往討薪現場。

怕事態擴大,葉子青與其他管理層出面安撫現場員工并承諾“7月4日發工資”。“太多次說了不算,不敢信。”陳文說。

在7月5日,比原定的時間晚了1天,拖欠的工資終于發了出來。但新一輪的欠薪又開始。

2.幾近停擺

2019年2月之后,五龍電動車旗下的長江系汽車似乎加速進入死亡倒計時。員工食堂減少、工廠停電,甚至連辦公室都被收回,發不出工資的貴州長江已經幾近停擺。

年初,還有一些招聘工作在開展。但需求在公司內部提出、相關部門領導簽字之后,就石沉大海。陳文注意到,公司沒有再從外部招聘新同事,而是只進行內部調崗。

貴州長江本有兩個外包食堂供員工就餐,但在2月,“領導在微信群里通知,下個月全員只能到其中一個食堂就餐。對于原因,公司并沒有明確說法,但我聽說是因為今年一二月份公司就沒有再給食堂結款,其中一個食堂老板不肯再自行墊付相關款項了。”陳文回憶。

3月,欠薪開始。而占地1800畝的貴州工廠自5月開始,就持續停電,原因是“拖欠了幾個月的電費”。根據陳文的表述,工廠上一次運轉還是4月底,“接了一些廣州(代工生產)的單子。”

受牽連的不僅是貴州總部員工,還有各地辦公室工作人員。

如果將欠薪比作“暴風雨”,貴陽總部員工至少在看到暴雨前“黑云壓城”的景象后有了一定心理準備。但對貴州長江的重慶創新中心員工來講,不僅欠薪事件毫無預兆——面對辦公室被物業回收,他們更是錯愕。

即便已經在家辦公了一個月,來自重慶創新中心的張偉(化名)仍對此事表現出極大不解,“3月公司突然開始不發工資了,一點征兆都沒有。”他如是告訴億歐汽車。5月28日,一位總部派來的負責人從貴陽來到重慶,通知張偉與其他工作人員回家辦公,每天提交工作日志。

重慶創新中心位于渝北區恒大中心1號樓,曾在這座400平米4A級寫作樓內工作過的十多名貴州長江汽車員工,已全部在家辦公。

“我們3個月交一次房租,聽說今年3月就到期了,這時不斷有人在工作時間內來辦公室考察。因為物業存有公司1個月押金,并給了半個月延期,所以5月底辦公室才徹底無法使用。”張偉還提到:“大概是因為沒有再交房租,物業在我們離開時扣押了公司服務器之類值錢的辦公用品。”

在重慶創新中心員工多次向領導反映之后,公司以生活補助的名義分別在5月、6月向所有員工發放了4000元和2000元的生活補助金。

不僅是貴州長江,相關聯的母公司、兄弟公司——杭州長江、成都長江也都相繼被爆出欠薪。比貴州長江流露欠薪更早一些,2019年2月初,有員工在人民網的地方領導留言板上控訴,杭州長江自2018年11月起開始欠薪,還用“開除”威脅員工談論此事。

“很多人不是当地人,又‘上有老下有小’;今年汽車行業不景氣,我們也沒辦法。”張偉說,“中年人不敢離職。

對于如今的困境,杭州長江汽車方面坦陳:“公司確實出現了暫時的流動性困難”。但對方暗示,公司的產品正在進行海外交付,本月(7月)會解決員工的部分薪資問題。但員工們其实不買賬,“怎么可能會好(轉)?”

3.骨牌倒下

2017年,五龍集團與旗下長江系公司還一度勢頭良好。作為一家香港上市公司,五龍集團甚至吸引了時任沃爾沃中國CEO童志遠加盟。

2017年2月,童志遠加盟長江汽車,任公司董事、總裁,母公司五龍電動車集團有限公司COO、執行董事,全面負責長江汽車日常業務,直接向董事長曹忠及董事會匯報。

杭州長江人數一度突破千人,在2018年北京車展上,它還發布了三款概念車,同時展出六款乘用車。公司董事長曹忠喊出“商乘并舉”的口號,會后在接受媒體采訪中暗示,2018年商用車可能實現盈利,2019年下半年將量產乘用車。

但幾乎是車展發布的同時,杭州長江開始欠薪。根據杭州長江離職員工對億歐汽車的表述,當年上半年童志遠就離開長江汽車回到了老東家吉利集團。

“公司沒錢了。”面對討說法的員工,2018年中,負責人力資源的人員明確暗示。而“沒錢”似乎一直是長江汽車的“常態”。

乘用車、物流車、客車和專用車是長江汽車的四個發展方向,手握乘用車資質卻并沒生產出一款車型,成為長江汽車最尷尬的現狀。陳文透露,近兩年公司都有在做乘用車項横眉,有一款已接近量產,卻在2018年底停掉了,“原因不清楚,也沒有正式的通知。具體是公司高層開了一個項横眉會,會后就傳出乘用車項横眉無限期停掉的消息。”

現在貴州長江五十人左右的乘用車部門并沒有實質性的工作內容,杭州長江情況也一樣,“乘用車和商用車項横眉早被叫停”。

杭州長江汽車公司的前身杭州長江客車成立于1954年,90年代末停產,在2013年被五龍電動車重組之前,該公司出現在工信部發布的《特別公示車輛生產企業(第1批)公告》中,屬于不克不及維持正常生產經營的48家車輛生產企業中的一員。

在瀕臨倒閉之際,五龍電動車出資51億對其進行重組。但如今,自2010年就開始出現虧損的五龍電動車,業績更加堪憂。

據五龍電動車財報,2018財年其虧損已達30.07億港元,因此公司決定出售電池產品業務,以削減虧損及資本開支。曾經的五龍電動車因受到李嘉誠的青睞而風光一時,但如今,李嘉誠已不在前十大股東名單中,持股比例低于0.04%。

同樣棄五龍電動車而去的還有神州租車。在從北汽福田旗下收購寶沃汽車之前,神州租車曾經對這家擁有“雙資質”的公司動過心思。

2018年7月,神州租車發布公告稱,擬以每股0。06港幣的價格認購90億股五龍電動車,合計5。4億港幣。此外,神州租車還將認購該公司6億港元可換股債券。若認股完成,神州租車將占有五龍電動車22%的股權,若債轉股完成,股份比例將擴大至37%。但隨后,交易并未成行。

如今,長江汽車似乎已經進入“死亡倒計時”——官網上最后一條新聞更新于3月28日。在12家獲得“雙資質”的造車新勢力中,與沒有產品的長江汽車類似的企業,還有重慶金康和江蘇敏安。

2019年,汽車產業的淘汰賽已然加速,第一塊骨牌正在倒下。

本文來源億歐,經億歐授權發布,版權歸原作者所有。申請文章授權請后臺回復“轉載”,聯系相關運營人員,違規轉載法律必究。

RECOMMEND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長江 陳文 五龍電動車 貴州 李嘉誠
閱讀 ()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