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正文

“互聯網”公司小米:研發僅占營收3%,生態鏈體系成規模,未來誰挑大梁

小米起于手機業務。2010年4月,小米成立,并于同年推出MIUI操作系統,2011年發布小米1,正式進軍手機市場,并以高性價比迅速占據市場高地。

發展至今9年時間,小米主營業務可劃分為三大板塊:智能手機、IoT與生活消費品、互聯網服務,三者協同共同構成了小米生態鏈。

如圖所示,以小米智能手機為基底,作為用戶入口,衍生出第一層——數據線、移動電源、音箱、耳機等手機配件類產品。第二層為空氣凈化器、掃地機器人、穿戴式設備等智能設備,此類設備均搭載在小米手機平臺上,與最外層的旅行箱、背包等生活用品構成“IoT與生活消費品”板塊。

互聯網服務板塊則包含基于手機平臺和智能設備所提供的“小米商城”、“米家”等應用服務,并基于應用平臺獲得廣告和增值服務收入。

小米生態鏈版圖的“大肆擴張”帶來了小米營收的快速增長。據小米2018年年報顯示,小米2018年實現營收1749.15億元,同比增長52.6%,經調整利潤 85.5 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 59.5%。

對比小米近四年財務數據可見,2015-2018年,小米營業收入總體呈現高速增長態勢,近三年營業收入年均復合增長率達到37.82%。

但也能夠發現,2018年,小米營收增速明顯放緩。

而從小米業務細分來看,其營收增長快慢,取決于手機業務。

具體來看,2015年小米總營收為668.11億元,其中智能手機業務占比達到80.4%,loT板塊和互聯網服務占比僅分別為13%和4.9%。

此后幾年間,loT板塊營收占比逐年遞增,2016年-2018年分別達到18.1%、20.5%、25.1%,與之相對,智能手機業務營收占比逐年減少。

從總營收來看,2016年,小米營收漲幅僅為2。43%。究其原因,2015-2016年期間小米loT業務收入增長達42。5%,智能手機業務收入卻下降9。2%。

2017年,小米營業收入幾乎翻番,達到1146。25億元,同比增長67。50%,相應地,經調整利潤也由2016年的18。96億元猛增至53。62億元,同比增長182。81%。其關鍵原因也在于智能手機,2016-2017年期間小米智能手機業務收入增長達65。2%。

2018年,小米智能手機收入約1138億元,同比增長41.3%,增速僅比上年高一個百分點,營收占比由2017年70.3%降至65.1%,毛利率也由2017年的8.8%降至6.2%。

僅在2018年第四季度,小米智能手機收入便由上個季度的350億下滑28。3%至251億。受此影響,2018年小米營收增速明顯放緩,降低至52。6%。

截至2019年3月底,小米智能手機共有15種機型,并依照中高低端進行差異化定價。

但從營收來看,小米横眉前的主場地仍在中端機,高端機市場雖發展較快,仍僅占一小部分。

如圖所示,2016年以前,小米高端旗艦機領域仍為空白,營收主要集中在旗艦機和中端機。

2016年起,小米高端旗艦機開始出現。到2017年,小米售價2000及以上的智能手機占據了總營收的20。17%。

據小米2018年年報顯示,2018年第四季度,售價在2000元及以上的智能手機收入占智能手機分部總收入的31。8%,比重較2017年有顯著提升。

長年以性價比為銷售策略,讓小米獲得了一批忠實用戶,但也形成了刻板的品牌形象,拓展高端市場遇阻礙。

據Canalys最新公布數據,小米位于國內智能手機市場第四名。相比前三名華為、OPPO和vivo的前進之勢,小米似乎停滯不前。數據顯示,小米手機2018年市場份額僅提高1%,出貨量下降6%,華為市場份額則提升7%之多,出貨量同比上升16%。

2019年年初,小米對旗下紅米品牌作出調整,更名為Redmi,并獨立運營,延續小米早期的性價比戰略。小米品牌則將往高端化發展,在今年年初發布的小米9,更是被雷軍稱為是最后一款售價低于3000元的小米品牌手機。

“All in IoT”尚難挑大梁

2018年,IoT與生活消費品板塊成為了小米業績增長的“黑馬”。

財報顯示,2018年小米IoT與生活消費品收入438億元,同比增長86。9%。財報中稱,這一增長主要得益于智能電視、小米手環、米家電動滑板車及米家掃地機器人等生態鏈產品的需求快速增加。

此外,小米在智能電視和筆記本電腦方面的收入相比2017年增加118.4%。2019年,小米啟動“手機+AIoT”雙引擎戰略,并提出“All in IoT”。

透析小米生態鏈,可以發現,loT平臺實質上實現了小米和制造企業之間的雙向賦能。

小米IoT業務廣泛涉及智能家居、智能家電、健康可穿戴、出行車載等領域,從而構成了一個龐大卻又集中的生態鏈。小米產品矩陣不斷拓寬,幾乎覆蓋大多數日常生活必须品,這些產品通過智能網絡搭載于小米手機,借助手機業務所積累的用戶數據優勢得以成功轉化,加之長期以來衍生的粉絲文化和品牌效應,實現為其生態鏈中的制造企業賦能,同時也為小米開辟了新的增長線。

具體來看,小米loT系列產品仍然走的是性價比路線。性能相似的產品,小米較主流品牌產品的價格都相對偏低。

(小米部分產品與同類產品對比)

受益于此,小米IoT平臺規模持續增大。截至2018年12月31日,小米IoT平臺已連接的IoT設備(不包含智能手機及筆記本電腦)數達到約150.9百萬臺,環比增長14.7%,同比增長193.2%;擁有超過五個小米IoT設備的用戶約為230萬名,環比增長16.2%,同比增長109.5%。

細究之,小米生態鏈起初所切入的產品行業,往往具有行業準入門檻低,行業集中度低的特點,典型如音箱行業,如今智能音箱已成為眾多科技巨頭趨之若鶩的對象。

于小米而言,走量的低價產品僅僅是附加值,關鍵還在于高價大單品,從其横眉前產品線來看,電視、空調等家電產品將成為小米loT業務的重要盈利點。

然而,在loT市場快速擴張的情況下,大量競爭對手涌入追逐效率紅利,阿里、百度、華為等解決方案提供者已然擠入了市場前列,傳統制造商同樣在蛻變,如智能家電領域海爾U+平臺也站入了第一梯隊。

日前,華為宣布將在4月份推出電視產品,年銷量横眉標達到千萬臺。有研報曾指出,電視作為內容承載的重要產品,是智能家居的關鍵流量入口。相比小米,從電視芯片到路由器、機頂盒,再到 HiLink 和云服務,華為在電視產品上有全鏈路的技術覆蓋,其也將成為小米在智能家電領域的有力競爭對手。

如此來看,小米的優勢地位能否连结仍值得商榷。一旦價格戰開始,也就意味著行業紅利的流失。

Canalys新近發布的《中國智能音箱市場第四季度報告》數據也恰印證了這一點。報告數據顯示,中國智能音箱Q4出貨量達860萬臺,市場前三位依然是阿里巴巴、小米和百度,但三者差距明顯縮小,其中,百度出貨量環比增速第一,達到150%。其中關鍵原因就是阿里和百度打起了價格戰,雙11購物節期間,百度以50%的折扣大幅刺激了銷量增長。而主打性比價戰略的小米則因為阿里巴巴和百度的大幅降價策略承壓。

總而言之,小米的創新更多在于小米生態鏈這一商業模式的構建,這也是小米的核心價值所在。但究其生態鏈內產品,缺乏差異化特征,并未形成技術壁壘,也因此很難成為小米的核心競爭力。

多項財務指標表現欠佳,研發支出僅占營收3%

截至4月2日,小米總市值為2700億,PE值僅為17.57倍,遠低于同類上市公司。

盡管在近日召開的“博鰲亞洲論壇2019年會”上,雷軍再次強調,“小米從開始就是互聯網公司”。但從凈利潤率、毛利率等多個指標來看,小米與互聯網公司之間仍存在一定差距,總體財務表現欠佳。

凈利潤率方面,2015-2018年,小米綜合凈利率逐年攀升。2015年因遭發展瓶頸,小米當年凈虧損3億元,凈利率為負。2016年經零售戰略調整,小米業績回暖,當年扭虧為盈,凈利率上升至2.8%。

2017年,小米實現凈利潤翻番,凈利率同樣提高至4.7%。而2018年,小米凈利率僅有小幅度上升,達到4.9%。

對標互聯網公司,小米的凈利率明顯偏低,如騰訊2018年凈利率為26%;對標硬件類公司,2017年美的、海爾和格力凈利率分別為7。7%、4。35%和15%,小米仍處于中等偏下水平。

在毛利率方面,2015-2018年,小米綜合毛利率穩步上升。從各業務板塊來看,互聯網服務毛利率最高;智能手機業務毛利率最低,但由于營收占比高對綜合毛利率影響最大。

2015年小米智能手機業務出現毛損,毛損率為3%。小米方面解釋稱,出現毛損主要是因為出售較多利潤相對偏低的產品。此外,2015年loT業務毛利率僅為0.4%,互聯網服務業務毛利率則高達64.2%,受智能手機業務毛損影響,2015年綜合毛利率僅為4%。

此后兩年間, loT業務毛利率明顯上升,2017年增至8.3%,互聯網服務毛利率小幅度下降。而智能手機業務毛利率顯著增加,至2017年增至8.8%,受此影響,當年綜合毛利率達到13.20%。

2018年,智能手機業務毛利率再次降至6.2%,公司綜合毛利也降至12.7%。相反,其余兩大業務毛利率均有所上升。小米在年報中暗示,主要是因為智能電視毛利率提高,及毛利率較高的廣告業務收入占比較大。

對標同類公司可發現,華為2017年毛利率為39.5%,且此前基本都維持在40%左右,兩者差距明顯。

從運營效率來看,如上表所示,2015-2017年小米存貨周轉天數基本維持相對平衡,2017年存貨周轉天數小幅度減少,貿易應收賬款周轉天數有所增加。與之相對,2015-2017年小米的現金周轉天數均為負數,這與小米快速回收資金再投產的模式有關。

2018年,小米存貨周轉天數和應收賬款周轉天數分別達到 70天和 33 天,較2017年明顯上升,且高于近幾年任一年度。在應付賬款周轉天數基本平衡的情況下,小米的現金周轉天數顯著增加,資金使用效率明顯下降。

在經營性現金流方面,2015年至2018年,小米經營性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26.0億元、45.3億元、-9.96億元和-14.15億元,總體情況其实不樂觀。

從研發投入來看,小米研發開支由2017年投入32億元增加83。3%至58億,仍僅占總營業收入的3。3%。而在此前的上市招股書中,小米曾稱將會將此次籌款額的30%合約71億元人民幣用于研發及開發自家產品。

市場上早已有將小米的研發投入與華為、OPPO、騰訊、阿里等手機市場或互聯網市場的競爭對手相對比,小米幾乎墊底。但相比2015和2016年數據,小米研發投入額稍有上升。2015年和2016年小米研發開支分別為15億元和21億元,分別占總營業收入的2。25%和3。07%。

與之相對,小米在營銷推廣費用上的開支逐年大幅遞增。2015-2018年,小米的營銷費用由2015年19億元、2016年30億元、2017年52億元,到2018年達到80億元,遠超過研發開支。

值得一提的是,在社會責任方面,小米在公司內部實行股權激勵的方式。截至2018年3月31日,小米內部共有5500多名員工持有股權激勵。2015-2018年,小米以股份為基礎的薪酬開支分別為6.9億、8.7億、9.1億和123.8億,其中,小米曾在上市前向雷軍支付股權激勵99億元。

而從全部員工薪酬來看,2018年小米共有員工16683名,薪酬開支總額(包含以股份為基礎的薪酬開支)為171。15億元,不計入雷軍的高額股權激勵,人均薪酬為43。25萬元。

因此,從各指標情況結合商業模式來看,小米綜合評分為4顆星。

(文/陳天倫)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轉載自原創文章: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小米 毛利率 智能 手機 生態鏈
閱讀 ()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