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車>>正文

景柱救不了海馬

據公開資料顯示,上世紀80年代末,剛成立不久的海南省政府希望發展自己的汽車工業,而有著汽車零部件生產經驗的海南汽車沖壓件廠,便成了寄托。

1988年,在政府的支持下,海南汽車沖壓件廠從當時動蕩的菲律賓低價購入美國褔特汽車與菲律賓前總統馬科斯個人合資的汽車工廠,再以復原建設的方式,遷址至海口金盤工業區,并更名為海南汽車制造廠,從此就扎下了根。

尷尬的是,因得不到福特汽車的技術支持,很長一段時間里都沒有產品可以生產。就在這時,因經濟泡沫的破裂使日本經濟出現大幅度衰退,馬自達汽車急于尋找和開拓新的利潤空間。

就這樣,兩家車企短暫的走到了一起。

1992年2月,海南汽車制造廠與日本馬自達汽車公司合資成立了海南馬自達汽車有限公司,前后的幾年間,與馬自達的合作讓海南汽車制造廠生產了多款車型,包含馬自達323、626、929等。

但由于海南汽車制造廠當時并未取得國家頒發的汽車生產許可證,其生產的汽車只能在海南省內通行,即便當時全國各地仍能見到很多海南汽車制造廠生產的多款車型通過各種渠道合法上路行駛,但這對于海南汽車制造廠來說仍然是杯水車薪。

加上1995年9月,國家整頓進口組裝車市場,同時宏觀調控奏效,進口組裝車售價大幅下降,這對本已羸弱的海南汽車制造廠無疑是雪上加霜。長江商報曾報道的一篇文章中提到,1995年至1997年,海南汽車制造廠累計虧損1.6億元,負債總額12.8億元。

連續的虧損,讓海南汽車制造廠瀕臨破產,也正是那時,年僅31歲的景柱臨危受命出任海南汽車制造廠廠長,并通過一系列體制創新、管理創新和技術創新,讓海馬汽車在中國汽車行業中沖出重圍。

為了獲得汽車生產資格,掛靠就成了唯一的出路。同年11月,海南省政府與一汽集團,以國有資產無償劃撥的方式實現資產重組,成立以一汽集團100%控股的一汽海南汽車有限公司。

不過這每一步其實都已經為海馬汽車的未來埋下了伏筆。一方面,雖然加入了一汽集團,但是并未獲得一汽的資金和技術支持。另一方面,其生產的汽車終于可以推向全國,但因車型老舊,又沒有新車型可投產,市場反應其实不強烈。

被逼無奈下,海馬集團在2000年成立,并重新尋求和馬自達的合作,但這一次雙方僅形成了技術合作。在2001年5月,海南普力馬正式下線開始,海南汽車迎來了一段美好時光,在2002年,海馬集團更是收購了面臨退市的ST瓊金盤,成功上市。

只是這樣的美好以后再也沒出現過。

2005年,馬自達投向了實力更強的一汽集團和長安汽車,當年3月,一汽馬自達汽車銷售有限公司,馬自達6正式在一汽馬自達投產。2006年2月,長安福特馬自達汽車有限公司成立,不久馬自達3便在這里正式投產。

這時,海南汽車再次遇到了沒有新車型可引入的尷尬境地,同時缺乏核心技術研發能力、技術老舊、產品结构狹窄等種種問題也全面爆發。在這樣尷尬的處境下,海南汽車只好從合資轉向打造自主品牌的道路,但事實證明,這一條打造自主品牌的道路是何其的艱辛。

由盛及衰的三年

自從2006年與馬自達徹底分手之后,海馬汽車正式走上了自主之路。2007年開始,海馬北上中原,以收購鄭州輕汽為契機,成立海馬汽車有限公司和海馬新能源汽車有限公司。此外,海馬還在汽車之外開辟了金控、置業產業板塊。

事實上,在2017年之前海馬汽車其實一直處于盈利狀態。數據顯示,從2010~2016年海馬汽車的盈利分別為3。76億元、3。35億元、1。64億元、2。98億元、2。13億元、1。62億元和2。3億元。雖然在這一期間里,海馬汽車營業收入起伏不定,但并未虧損。

就在景柱主導海馬汽車期間,海馬汽車也不乏產品上的亮點,例如2001年海馬推出國內首款SMPV普力馬;2002年,新一代福美來轎車上市,與上汽通用別克凱越、北京現代伊蘭特組成當年國內車市熱門的“新三樣”成為國內明星車型;2005年,普力馬系列產品占國內小MPV市場份額達到80%以上,占據國產S-MPV細分市場的重要地位。

與此同時,海馬汽車也在十年間走出海南,建成河南鄭州產業基地,形成海口、鄭州、上海三地的產業格局。到2015年,海馬已經形成“汽車、金融、地產”三大業務板塊,參股海南銀行,海馬地產板塊則以“園林、平安、服務”為市場定位,在鄭州、武漢等地投資開發樓盤。在海馬集團業務版圖逐漸擴大的同時,景柱也成為多元跨界型的掌門人。

2013年,景柱遞交書面辭職報告申請辭去公司董事和董事長職務。辭職后,景柱仍擔任公司黨委書記,但不再擔任其他職務。

然而,面對海馬汽車銷量連年下滑的局面,景柱選擇重新回歸。在海馬8S發布現場,景柱坦言,這是在2002年福美來下線后,時隔17年自己首次站在臺前,他此時的心情也是復雜的。

這一次景柱面對的是正在經歷著產業變革和市場變革承受巨痛的海馬汽車。自2016年海馬汽車攀上年產銷21.64萬輛的高峰之后,2017年,海馬汽車全年銷量為14.04萬輛,下降35.13%。而這也只是衰弱的開始,2018年產銷數據顯示,海馬汽車共計銷量6.76輛,同比下滑51.8%。

進入2019年,這一頹勢還在繼續,在近期披露的海馬汽車公布的最新銷量數據顯示,今年6月銷量為3,702輛,同比下降34。16%;今年1~6月,其累計銷量為14,425輛,同比下降65。16%。

銷量崩塌讓海馬汽車在資本市場也難逃厄運。

根據4月22日海馬汽車發布的2018年財報顯示,2018年海馬汽車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虧損達16。37億元,與2017年同期相比擴大了64。65%。2017年、2018年兩年,海馬汽車累計虧損逾26億元。

由于虧損不斷擴大,海馬汽車自4月24日起被實行“退市風險警示”處理,股票簡稱由“海馬汽車”變更為“*ST海馬”。公布財報的同一天,海馬汽車宣布,擬出售位于上海市、海口市的117套閑置房產,賬面原值合計3386.17萬元,賬面凈值合計1656.88萬元。

海馬汽車暗示,“本次交易有利于盤活公司閑置資產,補充公司流動資金,有利于公司的經營發展”。5月15日,*ST海馬又發布公告稱,為優化和盤活存量資產,擬出售海口市的部分閑置房產,包含住宅269套、商鋪15套,賬面原值合計3089.99萬元,賬面凈值合計達到1170.01萬元。

雖說賣房或能解決一時之困,但對于海馬汽車要想存活,絕不僅僅是賣房就能解決問題的,哪一天房子賣完了,又該怎么辦呢?

賣掉401套房產之后

面對銷量下滑等情況,景柱對海馬汽車虧損的原因做了深入分析,他認為,海馬受到了體制制約,對產品、投資、研發等戰略決策慢、效率低、效果差。

景柱還直指產品投資失敗,產品項横眉經理多數缺乏創新意識、創新壓力、創新能力。其次,在庫存上,海馬也經歷了一些損失,產品在決策上過于隨意,營銷紙上談兵。同時,他也談到了海馬憑借主觀臆斷,盲横眉追求規模,擴建工廠,造成產能閑置,以及對內部體制僵化提出了批評。

為了改變現狀景柱暗示將帶領海馬進行第四次創業,擺脫海馬汽車漸趨邊緣化的生存狀態,并以“聚焦”“瘦身”“減負”為横眉標,舉措包含扁平體制、效率機制;將產銷基地聚焦,產品條線高度聚焦,出清無競爭力產品;開展新營銷等。

產品方面,在傳統燃油車領域很難再有生存空間的海馬汽車已將重心轉至新能源領域。包含在2018年宣布,到2020年新能源汽車銷量會占到公司總體銷量的30%。預計2019年底,海馬汽車續航里程超過400km的電動車將投放市場;2020年,海馬汽車還將推出全新的電動可變車身平臺,未來將在新平臺上開發包含緊湊型SUV、跨界車在內的全新車型。

不過隨著2019年新能源汽車補貼的退坡,車企想要在新能源領域有所作為,需要加大研發投入并投入資金巨大,這對于相當缺乏資金的海馬汽車來說未來已經充分顯現。同時海馬汽車還選擇代工造車新勢力小鵬汽車,學習其造車新勢力在產品及營銷等方面的優勢,但由于造車新勢力未來發展仍具有較大不確定性,僅依靠代工難以改善業績。

而海馬8S作為景柱回歸后的首款車型,也被海馬汽車寄予厚望。但業內人士暗示,在車市整體放緩局面下,海馬汽車向SUV與新能源聚焦也未必是當下市場環境中最佳選擇。特別是面臨虧損的危局下,海馬汽車還面臨著競爭對手的施壓,景柱的一系列舉措也需要更市場驗證。

值得注意的是,海馬汽車這些年諸多“不務正業”的跨界經營,好比房地產、金融、貸款、物業等行業,這些跨界較大的行業為海馬集團的管理運營增加了難度,同時也分散了海馬汽車對于汽車的研發和營銷精力。

盡管那個曾經帶領海馬汽車造就過光輝歲月的景柱回來了,但從他一頭白發不難看出曾經的美好已是“時過境遷”,其實大家都知道,誰來也很難挽海馬汽車横眉前的局面,這就是現實。

文/曹旻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海馬汽車 景柱 海馬集團 海南汽車 馬自達
閱讀 ()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