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5G先鋒圈 | 對話GSMA關舟:5G已在眼前,中國位列第一梯隊

原標題:5G先鋒圈 | 對話GSMA關舟:5G已在眼前,中國位列第一梯隊

編者按: 隨著工信部5G牌照的發放,中國的5G商用正式起跑。為了全方位報道5G,在成功舉辦《元年·潮湃 首屆搜狐科技5G峰會》之后,搜狐科技重磅推出了《5G先鋒圈》,通過“5G大探營”、“5G大講堂”、“5G大掃描”、“5G先鋒100人”等多個子欄横眉,清晰展現5G的勃勃生機。

我們將探訪,走進企業,走進研究機構,追尋最前沿5G技術、應用場景。

我們將開課,邀請頂尖專家、企業高管,為公眾答疑解惑。

我們將掃描,梳理產業鏈中頂尖公司的5G大戰略。

我們將記錄,記錄產業最前沿的研究者、企業家,他們在5G上付出的努力。

本文為“5G先鋒圈”系列報道第6篇,“5G大講堂”對話GSMA 大中華區公共政策總經理 關舟。

嘉賓簡介:

關舟,GSMA 大中華區公共政策總經理。GSMA是全球移動通信系統協會的簡稱,成立于1987年,系全球移動通信領域的行業組織,世界移動通信大會、亞洲移動通信博覽會的組織者。

要點提煉:

5G已經近在眼前

5G時代連接的價值會越來越低

4G和5G會并存一段時間,2G/3G將加快關網速度

横眉前全球大部分的國家都是NSA布網

中國已經具備5G商用的條件,牌照提前發放很正常

“5G看中國”這句話是對的,中國的5G進程處于世界第一梯隊

文 | 搜狐科技 楊錦

前不久,一年一度的MWC19上海(世界移動大會)落下帷幕,5G 成為整個大會的焦點。相近年初西班牙巴塞羅那世界移動通信大會,MWC19上海展示了更加豐富的5G商用場景、新產品、新服務以及場景演示和互動體驗,從參展商到觀眾,似乎都在為5G商用的臨近感到振奮。

“6月6日牌照發放之后,感覺大家的心態變得纷歧樣了”。GSMA大中華區公共政策總經理關舟暗示,“如果說以前大家還覺得5G是準備中的事情,那么現在,它已經在眼前了”。

中國5G商用牌照正式發放之后,整個5G商用的落地全面提速,三大運營商均發布了今年在眾多城市提供5G商用服務的計劃,終端廠商也暗示最早將在本月推出5G商用手機,同時,5G在工業、制造業、IoT等行業的應用也在加快進行。

横眉前,美國、韓國、英國、瑞士、意大利、阿聯酋和西班牙等全球多個國家均已開始提供5G商用服務。據GSMA發布的最新報告顯示,亞洲運營商將在 2018 至 2025 年間投入 3,700 億美元構建新的 5G 網絡。GSMA預測,到 2025 年,中國 28% 的移動連接將通過 5G 網絡運行,將占到全球所有5G 連接數的約三分之一

“今年上海展從其他國家來的政府代表團比以前多一些,他們過來都很想看看中國5G的怎么樣,發牌以后5G的法式怎么樣”。

關舟暗示,中國在5G摆设和商業進程中是處于第一梯隊的,走在很前面的,從標準的制定到測試、試驗,中國在5G方面的準備一直很多,中國市場5G的吸引力很大。

此外,作為全球性組織,GSMA是否會像其他個別機構一樣,對華為進行一些限制?對比,關舟稱,“貿易戰對全球化、全球產業鏈會帶來欠好的影響,我們會幫助我們的會員,不但是華為還有運營商,會幫助更好的確保他們的利益。”

他強調,“我們不會幫某一個特定的企業做哪些事情,我們出發點是如果對我們的會員企業、對產業有影響,會去代表整個產業說這個問題。”

以下為搜狐科技對話關舟訪談內容:

談牌照發放帶來的影響

搜狐科技:您對今年MWC上海展印象最深刻的地方是什么?

關舟:印象最深的一部分是,以前可能大家都感覺5G還是準備中的事情,今年我自己最大感覺是6月6日發牌之后,大家心態變得纷歧樣了。畢竟商用已經啟動了,可能這個東西馬上買得到、能用得上了,感覺這個東西已經在眼前了。

搜狐科技:我看今年展會上,5G的主題特別突出,這個是5G牌照發放之后調整的還是發牌之前就規劃好的?

關舟:中國在5G方面的準備一直很多,從標準化開始的時候,到測試和試驗,中國的準備很多,牌照發放也是一個自然的過程。其實在巴塞看的時候,中國廠商的5G展品就已經很多了,其实不是說只是因為牌照發放以后再增加的。

搜狐科技:和以往有什么纷歧樣的地方?

關舟:我個人角度來看,很明顯今年上海從其他國家來的政府代表團比以前多一些,他們過來都很想看看中國5G的怎么樣,發牌以后5G的法式怎么樣,單從這一點來說,中國5G的吸引力很大。

我覺得“5G看中國”這句話是對的,的確現實中也是。這么多國家、企業代表團都來中國看5G。歐洲商用網絡提供的手機很大一部分都是中國廠商的手機,小米、vivo,華為,中興也有,中國廠商真的是做得很好。

搜狐科技:中國牌照的發放時間比大家預料要早,牌照發放之后,媒體、觀眾還有參展商的積極性有沒有什么變化?

關舟:本來就有一些確定參會,但是發牌之后,感覺很多之前不確定今年來不來的,很快就確定來了。

為什么說中國的5G儲備已經很深了?現在你看到展的東西基本上是很早以前已經定的。對于參展商來說,我不了解企業內部對展會的策劃,可能6月6日發了牌照,他們又新增了一些展示,可能以前不克不及說的太明確的東西,現在可以說的特別明確了,因為牌照已經有了。

搜狐科技:很多5G的應用還是在展示demo和視頻,實際落地的很少,您覺得牌照發完之后,5G在中國商用最大的挑戰是什么?

關舟:5G商用之后,第一個有切身體會的是普通消費者對5G帶來的速度的提升、帶寬的提升。可能很多人說4G已經夠用了,我不需要5G,但現在消費者看不到消費的數據量和使用的水平都比以前大的多,強度也大得多,對4G網絡自己帶來的壓力很大,4G網絡自己處于一個瓶頸狀態。

5G的到來,首先解決很現實的問題就是4G網絡的瓶頸問題。大家用的流量越來越多,這是解決很現實的問題。

第二點,垂直行業的應用和商業模式的探索。因為中國走得很前面,這些東西以前沒有人做過,你引領就是要帶領別人探索新的未知的東西。另外5G網絡自己也確實處于比較早的階段。

搜狐科技: 5G會延伸出很多新的業務,對于行業應用來說意義很大,具體能帶來哪些改變?

關舟:5G時代,連接自己的價值越來越低,就像數據的價值越來越低一樣。從全球來看,即即是沒有政府出面提出降費的國家,通過市場的競爭也是會降低單個連接的費用,數據的價格越來越低。所以,如果5G時代還像3G、4G時代只賣連接的話,商用價值是很低的。能否給用戶提供更大的附加值,這是探索中很重要的一環。

從5G商用之前,運營商就已經有很多垂直行業,很多行業開始了創新,就是已經開始做探索,我們意識到這個只有一個網沒有應用的話是沒有意義的。要看怎么樣把連接的附加值做得越好、做得越多。

談5G技術與應用

搜狐科技:很多人對5G的最大感覺就是速度快了,速度快了會帶來什么價值?

關舟:速度快自己就會帶來有很多創新,可以做很多事,光這一點就是很大的進步。以前撥號上網856K,現在5G上是百兆、上G的速度,能夠帶來很多新的東西。

除了速度,5G跟4G比也更多樣化,寬帶更高,多連接,時延低,這些新的能力和速度結合起來之后,對行業應用帶來的創新很多,重點是把這些能力釋放出來,讓各個行業去探索如何利用這些新的能力來做更多的創新,把速度轉變為企業的改變。

搜狐科技:有人認為4G已經很快了,我用4G就夠了?

關舟:這個問題每個時代都有人問。2G轉3G的時候,大家說2G就夠了,3G轉4G的就夠了,為什么還要4G呢?我們每次往回看,用一個更新的能力看我們以前已經有的業務,就像當年汽車剛用的時候,說用馬車就夠了,為什么還用汽車呢?

當新應用出來之后,如何把這個能力提供的更好,創造出現在沒有的體驗和應用,這是更重要的。這個能力對現有服務的提升、改進也很重要,好比手機上網,可能現在開一個網頁要等三秒鐘才出來,但是5G網絡下瞬間就出來了,這個就是體驗自己的提升。

我不覺得現在的服務足夠好了,消費者的需求永遠都是更好、更新,你有更新的東西才可以變為現實,如果沒有技術演進的話,再好的點子也不會成為現實。

搜狐科技:您說一些人認為5G沒有太大的用處,是因為需求沒有被激發出來,那么,如何來推動行業把這個需求激發出來?

關舟:第一步是要把網建好,有了網才有更多的人用這個網去做創新。同時,中國三大運營商已經有很多聯創中心,非论是消費者層面還是企業層面做很多探索,這種業務慢慢成熟之后,他們的推出也會帶動一系創新的東西出來。

搜狐科技:都說AI與5G是強相關的,那么,您認為5G和AI怎么樣更好的結合?

關舟:AI在運營商應用有很長時間了,我們也在中國成立一個AI在網絡應用的工作組,就是聯合運營商和服務商一起看在5G網絡里面把AI應用到網絡運維、網絡優化和網絡體驗方面,這只是其中一部分。

另外,在更廣泛的科技行業和技術行業,運營商如何利用AI提供更多有價值有創新的服務?如何利用AI提供更好的服務,在應用層面來做更多的創新?如何在連接的基礎上增加更多的附加值,AI是一個很好的方向。

搜狐科技:這個大會上有遠程醫療手術的現場直播,您怎么看待5G在遠程醫療方面的應用?短期內有可能商用嗎?

關舟:這個很專業的應用,不會全網鋪開。

搜狐科技:它會涉及很多東西,好比說病人的接受水平,還有網絡摆设的情況?

關舟:這種行業應用復雜點不但只是電信端的方案,還有整個醫院的系統、醫療系統深度連接。我沒有直接參與,但是參與的同事說跟醫院溝通發現有很多問題是你在看方案的時候是想不到的——行業壁壘。

當深入這個行業之后,我們會想到行業自己的東西,這種應用不會是那種全網鋪開的。這個時間段可能快,也可能慢,但是更取決于某個醫院和醫療體系的需求是什么。

搜狐科技:你們接觸與醫院中,他們對于新技術,心態開放嗎?接受度高嗎?

關舟:我覺得醫療系統對這種新技術是很開放的,中國是醫療資源很集中的地方,好比說去協和醫院看病可能排不隊,掛不上號,偏遠地區沒有那么好的醫療資源,這種技術提供之后會可以解決很大的問題。

當你需要省縣城沒有那么中心的地方,當你需要優質的資源的時候,這種技術可以解決一些問題,你不需要買一個火車票坐到北京、上海,可能在縣城醫院,北京、上海的醫療專家就可以診斷,就能在線幫你指導當地的醫生,我們展會上就有醫生在現場指導手術室的手術過程,這種手術的現實意義是很大的,醫療系統也對新技術是很積極的。

搜狐科技:您覺得5G的生命周期會有多長?

關舟:我們看這個周期是產業角度的來看,一個G差不多就是十年多的周期,可能5G也這樣,但是我也不知道,但是往回看的話,3G、4G就是十來年的時間。

談5G商用全球進展

搜狐科技:對比5G商用的國家,中國運營商在投資、資金和資源等方面您覺得法式快不快?

關舟:中國5G產業到現在發展是很循序漸進的,非论是政府層面還是產業層面,我們不會特別爭第一,爭第一、第二沒有任何意義的。有些中東的國家或者其他的國家,建三兩個基站就宣布5G商用了,這沒有什么意義。我同意中國的態度,穩扎穩打。中國現在在5G的摆设和商業進程當中是第一梯隊的,是走在很前面的。

大家會說,以前傳言會2020年發牌,現在提前了一年發是跟別人比、跟別人爭。政府的思維我不了解,從產業者的角度來看,我其实不覺得發牌是激進的過程,現在已經很成熟了,到了可以商用的法式。其實發牌之前,中國很多廠商都已經發布5G手機了,端到端的都已經有了。中國5G一直走得比較穩,心態也比較好。

搜狐科技:中國的網絡摆设方式在國際上是主流的嗎?

關舟:横眉前全球大部分的國家都是NSA,很少有運營商是SA布網的。日本的是樂天,因為他是新的運營商,是從零剛剛建SA,沒有以前的網絡。

以我的理解,因為5G投入特別大,很多運營商第一策略就是NSA,像英國運營商他們的SA策略是一直到2022年才會上。有一個原因就是他們要保護現有4G的投資,4G投資這么多年也很大。

但是就5G自己來看,5G能力全部釋放出來是要SA網,中國是走得比較快的,三大運營商的態度就是NSA和SA并行的,横眉標是SA網,以SA的試驗網為輔,可能時間點是從今年地開始跟SA網就慢慢地開了,中國在SA階段的確走在很前面的。這也是因為中國產業鏈比較成熟,體量比較大對很多創新應用的探索走在前面,因為很多工業應用需要SA的網的支撐。

搜狐科技:快速過渡到SA的話,是不是運營商的4G的本钱會收不回來?

關舟:4G和5G會并存一段時間,因為5G的意義其实不是說到了5G就把前面的網都關了,每一個G的演進都會有分歧網絡的并存,這也是運營商這么多年的運行當中遇到的問題。

5G上來之后,其实不是4G就不克不及用了、就廢了,長期來看,5G帶來的效應就是2G、3G關網的速度會加快,以后比較穩定的狀態是4G、5G是并存的,2G、3G的投資基本上就到它的生命終點了,這個也纷歧定,但我感覺現有的業務可能慢慢都會被轉到4G+5G上面來。除非是全新運營商就是全新的5G,他的服務都是在5G上面,但是對一個很成熟的運營商來說,現有的投資要慢慢轉,這個是一個過程。

搜狐科技:中國和其他國家5G商用有區別嗎?

關舟:摆设肯定會有區別,三大運營商之間的摆设也會有區別,5G帶來的變化就是多樣化,5G的資費也會很多樣化,很多運營商的策略都纷歧樣。

如果看3G、4G已經有點變化了,運營商的模式很簡單,特別是3G時代,賣語音、短信,商業模式很單一,4G基本上也是這樣,就是數據,可能語音少了一點,短信少了一點。

但是從4G開始,很多運營商在探索現有的運營商模式是否能夠支撐以后新的服務,現在運營商業務和媒體業務已經基本上是一半一半了,其实不是一個垂直的運營商。也有很多運營商在探索跟垂直行業合作,運營商自己的形態在變化。

5G來后,這個變化會更加多元化,帶來一個結果就是運營商的形態不是單一的。有的可能關注企業市場,就做專網和企業網,有的運營商說我重點還是消費者業務,又或者說我自己業務范圍比較寬泛,運營商業務只是我其中綜合服務的一部分,給消費者提供全面的套餐,包含內容業務,還包含以后新的業務,都只是其中一部分。運營商的形態會變的。

搜狐科技:全球的頻譜是統一的嗎?

關舟:頻譜在全球有一個大的劃分,我們(GSMA)的横眉標是全球都一樣。但因為頻譜管理是一個國家的主權能力,大的劃分國家都會遵循,細到國家和區域,每一個國家有自己的主權。這么多年的頻譜使用之后,有一個問題是說,大的方向都對,國際電聯大的表基本國家都一樣,但是有會有某一個頻段只能在亞洲,某一個頻段在歐洲,我們要做的就是把這個頻段作為全球劃分的頻段。

新的頻段開始是全球的頻段,以前電信業務是專有的業務,廣電、電信、通訊都是分開的體系,沒有太多的考慮到全球協同,創造一些產業化、規模化的需求。

搜狐科技:看到一個報告說2022年中國的5G覆蓋達到50%以上,這是否是因為政府的支持,所以通信企業信心很足?

關舟:政府的支持很重要,但是我說的這個支持是政府的層面對運營商給予的鼓勵和便当。這個事情在世界其他國家我們都在做,東南亞、東盟層面、拉美,我們跟很多政府說,電信行業是一個重投資的行業,其实不是說你要怎么做,政府需要在政策層面給運營商更多的投資便当、更多的回報便当,不要阻擋它采纳創新的方法方式,收集資金、布網提供服務,政府支持很重要。

這個跟傳統來說政府資助的概念是纷歧樣的,所以現在很多國家都在看5G產業要來了,如何在政府層面推動產業的發展,這個很重要的。

搜狐科技:去年的普遍觀點是5G將在2025年迎來爆發,從横眉前全球的發展來看您覺得這個時間會提前嗎?

關舟:有可能,消費者已經養成了對新事物接受度很高的習慣。我們(GSMA)的預測只是一個指導性的東西,現在不管說數字是什么,我更看重的其实不是數字自己,而是這個市場發展的速度。

我覺得中國牌照發了之后,以中國消費者為新事物的渴望度和愿意試新事物的消費習慣,中國市場發展很大,而且商用之后,2020年開始,終端價格就會降到負擔得起的地步,從低、中、高三個價格區間都有產品可以選擇,廉价的也可以買一個,中等的買一個,高端的也可以買一個,這樣市場會進得更快。

談科技行業面臨的國際形勢變化

?

搜狐科技:今年科技行業出現了一些不確定因素。好比華為受到了某些打壓,接著一些國際性行業協會也對華為進行了某些限制,GSMA作為一個全球性的組織,未來是否也會對華為或者其他被“制裁”的中國企業有一些限制行為?

關舟:我的理解現在是沒有變化的。

搜狐科技:那未來有可能發生變化嗎?想了解GSMA立場是什么樣的?

關舟:更多的信息我沒有收到,我們的看法就是貿易戰對全球化、全球產業鏈會帶來欠好的影響,我們會幫助我們的會員,不但是華為還有運營商,會幫助更好的確保他們的利益。

搜狐科技:怎么幫助呢?

關舟:會幫他們收集一些信息,也會幫他們解釋、闡述對行業的影響是什么,我們不談政治,不參與政治,但是我們也會把他對產業的負面影響通知到。

我們不會幫某一個特定的企業做哪些事情,我們出發點都是如果對我們會員企業,對這個產業有影響,代表整個產業去說這個問題。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關舟 搜狐科技 運營商 中國 牌照
閱讀 ()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