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百度讓近60家醫療網站“二選一” 信息壟斷烽煙再起

也就是說,在百度看來,簽訂這份獨家協議并沒有壟斷或損害行業生態的意圖,整個過程也木有強迫。但真相真的如此么?

某家已簽訂該協議的CP方向新浪科技透露,與百度簽署獨家合作協議后,將面臨來自其它搜索平臺的40%收益被砍掉,“對我們小的CP方(內容生產方)來說,影響還是蠻大的,有可能不久之后就倒閉了。”

該平臺暗示,在最開始和百度合作的內容方數量較少的時候,合作還是很良性的。大概合作的內容方有五六十家之后,數據也多了,百度就直接提供簽獨家協議,就是說你和我合作了,然后就不克不及和其他家合作了。

綜合多方面的信源,這次風波的真相也逐漸浮出水面。在筆者看來,百度回應中的“自愿”、“非強迫”與CP方向媒體透露出的信息形成了強烈反差,也印證了絕大多數媒體的猜測,那就是這份無異于“二選一”的合作補充協議中,百度無疑是強勢方,CP們處于絕對弱勢,近60家醫療內容網站其實接受的是一份違背初衷且不太平等的協議。筆者有幾點疑問:

1. 如果協議是雙方出于平等、自愿簽署的,為何在補充協議里面,看不到更多百度向醫療健康信息網站提供的權益?

2.如果沒有百度方面的強勢,近60家醫療內容網站怎么會主動放棄與其他搜索引擎等流量平臺的正常合作關系,進而損失接近40%的合理權益?

3. 如果百度是想扶持醫學科普內容、健全行業生態,難道沒有其他更好的辦法和模式?為何會做出如此令合作方難堪,令媒體震驚和令公眾失望的選擇?

盡管“二選一”在國內互聯網行業其实不新鮮,以往在電商行業甚至是游戲行業,也存在一些強勢的渠道方會對CP方做出一些排他性的合作需求,但這種做派也并不是常態。對于百度,其控制著國內最大的搜索引擎市場,其對醫療健康內容的分發,對引導公眾對醫療信息的注意力,都起到了非常關鍵的作用。醫療信息關乎健康乃至于人命,在如此重大關鍵的問題上,百度何必拿出強勢姿態,更何苦為難合作方呢?

違背互聯網開放精神 莫為短視之利犧牲行業發展

對于百度此舉,很多網民都在社交平臺上表達了不滿,認為百度違反羅伯特協議,損害了互聯網開放精神。

在公眾眼中,他們需要百度這樣的搜索引擎工具,幫助自己在海量的互聯網信息中找到所求,但同時,他們也擁有其他選擇的權利;另一方面,互聯網醫療內容魚龍混雜,他們能夠自己去判斷和選擇有價值的醫療內容信息,非论是在百度還是其他平臺,這也是絕大多數醫健類CP希望看到的良好局面。但經過這次獨家協議風波之后,對于百度回應中提到的“數千萬篇醫療內容數據”,網民們只能去百度來找了。這和互聯網開放精神真是八竿子打不著。

眾所周知,對搜索平臺來說,醫療健康內容資源一直是強需求,是用戶獲取健康信息的重要入口,加上政策和行業導向,專業向的醫療健康內容平臺成為各大搜索平臺爭取的香餑餑。分析人士暗示,“獨家”合作的做法,將使得其他平臺用戶很難獲取平等醫療信息的權利,這其实晦气于醫療信息的普及傳播。生態的雙方本應是互相制衡的關系,平臺需要內容,內容方以此獲得話語權和議價能力,一旦CP接受協議,很可能將失去平衡約束能力。

不僅如此,百度在協議中還要求CP授權其對內容版權進行自主維權,這被認為是對CP內容版權的強制侵占,進一步剝奪CP的自主權。試想一下,一旦CP方失去自主權之后,在百度的獨家協議下失去更多流量來源和發展空間后,很可能會喪失活力,影響醫療科普內容的生產的數量及質量。

倘若百度后續和更多的CP方簽下類似協議,那么百度很有可能由此獲得了制定內容生產規則和標準的話語權,既當裁判又當球員,這將極大的破壞現有行業競爭的監督意義。倘若CP方需要依附和順從百度的要求的才能獲得更多流量傾斜,這無疑將容易產生劣幣驅逐良幣的惡性循環。

那么,百度為什么還如此“冒天下之大不韙”,引此風波呢?

眾所周知,搜索業務一直是百度最依仗的核心業務,其中醫療收入更是大頭。據華夏時報報道,2015年10月底,時任百度新興業務對外合作總負責人李政說過,醫療健康在百度收入中的占比已經達到了35%。按百度2015年收入663.82億計算,來自醫療行業的收入至少在200億以上。

然而,百度現階段卻同時出現了高層震蕩和搜索業務的雙重危機。百度一季度財報顯示,在該季度,百度凈虧損約3.27億元人民幣,是百度上市以來的首個季度虧損。財報發布同時,百度前高級副總裁、百度搜索公司總裁向海龍宣布辭職。據《財經》報道,除向海龍,百度還有另外4位高管離開,包含百度副總裁吳海峰、顧國棟、趙承,以及執行總監孫雯玉。其中,除趙承主管政府關系外,其他人均為百度搜索公司管理層。近日,百度方面還確認,百度公司副總裁、百度搜索公司CTO鄭子斌將離職。

一直以來,百度根深蒂固的競價排名商業模式在醫療行業可謂是爭議頗大,百度的名聲也與其行業地位完全不匹配。加之現階段百度核心的搜索業務處于震蕩期,依照道理來講,百度在經過魏則西事件以及眾多爭議性風波后,應該需要重塑在用戶心中的形象,尤其是要做好醫療方面的搜索和服務,不要再生事端為好。但這次的獨家協議風波,又是對公眾利益有所傷害的行為,完全讓外界摸不著頭腦。

醫療信息自己具有稀缺性,具有特殊的公共屬性,百度此舉也有悖國家倡導的互聯網醫療信息普及。2018年4月,國務院辦公廳正式下發《關于促進“互聯網+醫療健康”發展的意見》,其中提到:完善“互聯網+醫療健康”支撐體系,希望加快醫療健康信息互通共享。該意見指出,各地區、各有關部門要協調推進統一權威、互聯互通的全民健康信息平臺建設,逐步實現與國家數據共享交換平臺的對接聯通,暢通部門、區域、行業之間的數據共享通道,促進全民健康信息共享應用。

有人說,百度再次將焦點對準醫療內容,其横眉的或許是為了壟斷醫療健康內容,從而為以后加大醫療廣告做好鋪墊,以此挽回正在下滑的業績。盡管百度矢口否認壟斷醫療信息之嫌,但現有事實的結果卻是——百度一家得利,而行業相關方、行業生態、公共服務各方受損。

寫在最后

搜索引擎作為互聯網基礎設施,本應努力提高用戶的搜索體驗來贏得用戶,而非控制信息的來源,這種做法是本末颠倒的。尤其是在醫療領域上的涉嫌壟斷行為,不僅會損害健康的醫療生態,更嚴重的情況會對用戶的健康和生命造成難以估量的后果。希望各方都能正視這個問題,莫為短視之利犧牲行業發展,犧牲用戶根本權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非強迫 向海龍 吳海峰 顧國棟 趙承
閱讀 ()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