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全球健聞 | 俄科學家計劃繼續制造基因編輯嬰兒!為什么科學界強烈反對

原標題:全球健聞 | 俄科學家計劃繼續制造基因編輯嬰兒!為什么科學界強烈反對

(俄羅斯科學家 Denis Rebrikov)

文 / 管顏青 編 / 袁月

【搜狐健康】據《Nature》雜志網站6月10日報道,俄羅斯科學家 Denis Rebrikov稱,他要成為改進版賀建奎,將對抗艾滋病的基因編輯嬰兒實驗進行下去。如果該實驗能在年底前獲俄羅斯相關部門批注,則可能會在年底之前完成。多名專家呼吁,這種做法與科學精神背道而馳,在國際學術倫理證明基因編輯嬰兒具有合理性和平安性之前,應該禁止這些實驗。

改進版的基因編輯嬰兒實驗

去年11月,中國科學家賀建奎宣布人類史上首例基因編輯嬰兒誕生,引起了世界各地科學家的強烈譴責。來自7個國家的18名科學家和倫理學家在今年3月的《Nature》上發表評論文章,呼吁全球暫停所有人類生殖系基因編輯的臨床應用。所謂的生殖系基因編輯,即改變可遺傳的DNA(精子、卵子或胚胎)來制造基因編輯嬰兒。

盡管基因編輯嬰兒在國際輿論中飽受指責,但這名俄羅斯的分子生物學家Denis Rebrikov依然聲稱,他的技術比賀建奎更有益處,能帶來更少的風險,而且在倫理上更合理,更能被公眾接受。

Denis Rebrikov是俄羅斯最大的生育診所Kulakov國家婦產科和圍產兒醫學研究中心基因組編輯實驗室的負責人,也是俄羅斯國立皮羅戈夫醫科大學副校長。與賀建奎此前的基因編輯靶點相同,Denis Rebrikov計劃使艾滋病毒入侵機體細胞的主要輔助受體之一的CCR5 的基因失去功能,修改了由攜帶HIV的父親創造的胚胎中的基因,再把胚胎植入HIV陽性母體,以降低將病毒傳染給胎兒的風險。

與賀建奎分歧的是,Denis Rebrikov計劃的招募對象為母親是艾滋病患者,而非僅父親為患者。但許多遺傳學家認為這做了一份無用功,因為自己父親將HIV傳給子少女的風險就很小。

為免罰正尋求官方批準

横眉前,許多國家已明令禁止對人類胚胎基因編輯。根據《Nature》報道,俄羅斯法律禁止在大多數情況下進行基因工程,但尚不清楚這些規則是否會在胚胎基因編輯方面得到實施,或者如何實施。一項2017年針對多個國家輔助生殖法規的分析顯示,俄羅斯關于輔助生殖的法規并沒有明確提到基因編輯。

Denis Rebrikov預計,俄羅斯衛生部將在未來九個月內明確胚胎基因編輯的臨床規則。Denis Rebrikov暗示,他有一種幫助感染HIV少女性的緊迫感,因此在俄羅斯出臺相關法規之前,他就已經開始嘗試了。

為了免受因實驗而遭受懲罰,Denis Rebrikov計劃首先尋求包含俄羅斯衛生部在內的三個政府機構的批準,這可能需要一個月到兩年的時間。

為什么要反對基因編輯嬰兒?

横眉前,有關CRISPR-Cas9技術的研究和應用呈爆發式增長,充分證明了它將給人類社會帶來非常大的變革。但眾多科學家對基因編輯嬰兒這項實驗其实不認同,紛紛指責不僅違反了國際倫理準則,其存在的風險和未知因素遠遠超過任何潛在的好處。

去年11月,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畢國強、西川大學華西醫院蔡續雨、北京大學羅歡等122位生物醫學領域科學家發表聯合聲明稱,基因編輯嬰兒只能用“瘋狂”來形容,并暗示堅決反對和強烈譴責。

許多科學家一致認為,這項概况上意味著基因編輯技術用于疾病預防領域的歷史性突破,但人類也可能會付出更大的代價。

首先,CRISPR基因編輯技術,能以極高的準確性,精準的對基因組進行編輯,但該一直以來就存在的脫靶問題所帶來的不確定性,對這個基因編輯寶寶將來的生活會帶來什么樣的影響,沒有人能預知。正如CRISPR-Cas9的共同發明人Jennifer Doudna所言,“技術還沒有準備好。”

根據一項由中科院神經科學研究所、斯坦福大學遺傳學系等單位合作完成的研究論文,基于CRISPR/Cas9的基因編輯技術還有很多相關的基礎研究,特別是風險評估需要世界范圍內的科學家攜手扎實推進,還遠沒有到可以直接用于編輯人類出現“基因編輯嬰兒”的水平。

這些不確定性對人類群體的潛在風險和危害是不成估量的。

6月3日,《自然醫學》雜志一篇文章指出,通過分析了英國的基因數據庫,發現如果一個人天生具有類似于基因編輯嬰兒DNA的特性,那么他在76歲前死亡的風險比沒有這種特性的人高21%。

其次,“基因編輯嬰兒”有悖倫理,在人類活體胚胎中嘗試基因組修飾會引發生物學與遺傳學范疇以外的各種擔憂,已超出了大多數國家能夠接受的底線。國際上普遍對基因編輯人類胚胎持謹慎態度,一般在受精卵發育14天之內終止妊娠。

美國馬薩諸塞州波士頓哈佛醫學院的遺傳學家George Daley暗示,在任何科學家試圖將基因編輯過的胚胎植入少女性體內之前,必須就科學可行性和倫理允許性進行透明、公開的辯論。

北京大學分子醫學研究所研究員劉穎也曾在媒體采訪中暗示,基因編輯的孩子作為試驗品,這些未知風險將會伴隨他們的成長,帶來更多不成預見的負面影響,“潘多拉的盒子也許就此打開了。”

為此,許多科學家再次呼吁國際上暫停生殖系基因編輯。盡管這種情況尚未發生,但世界衛生組織美國國家科學院、英國皇家學會等已定義生殖系基因編輯為“不需要或過度危險的用途”。

參考資料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19-01770-x

https://futurism.com/the-byte/russian-biologist-more-crispr-edited-babies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91-019-0459-6

https://www。biorxiv。org/content/10。1101/480145v1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袁月 賀建奎 ccr5 hiv 俄羅斯衛生部
閱讀 ()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