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學生二十年后打老師,不克不及因輿論聲浪而從重打擊

原標題:學生二十年后打老師,不克不及因輿論聲浪而從重打擊

“學生20年后打班主任”一案將開庭 打人者妻子發文致歉

文丨鄧學平

備受矚横眉的學生二十年后打老師案件,6月12日在河南省欒川縣法院正式開庭審理。檢方指控,常某攔截、辱罵、毆打其初中班主任老師張某的行為及該視頻的公開傳播,給張某帶來傷害和羞辱,嚴重影響了張某的正常生活、工作及其安寧,同時也引發教師群體的極大憤怒,侵犯了人民教師的尊嚴,在社會上造成惡劣影響。常某的辯護律師則公開暗示,將會為常某做無罪辯護。

(去年7月,河南欒川縣,當事人常某攔路毆打老師 視頻截圖)

法治社會,一切非法的暴力都應該被譴責。從事發視頻來看,常某在馬路上認出其初中班主任老師張某后,對其進行攔截、辱罵和毆打的行為,確實已經違反了法律規定。但根據横眉前的公開信息,這樣的行為是否上升到需要刑事追責的水平,還是值得探討。公安機關如果根據《治安管理處罰法》給予行政拘留,可能已經足夠。

檢方横眉前是以尋釁滋事罪起訴指控的,但常某的行為其实不符合尋釁滋事罪的構成要件。從主觀動機看,常某并不是是發泄刺激、逞強耍橫、借故生非,而是因為之前張某的體罰給其造成的生理和心理影響。從行為結果看,常某毆打的持續時間不長,沒有造成張某輕傷以上的傷害。至于檢方所說的“嚴重影響了張某的正常生活、工作及其安寧”屬于泛泛之論,并沒有提供具體的情節表現。任何公共事件甚至重大私人事件都會對當事人的生活、工作及其安寧造成一定影響,如果這都一律作為入罪依據,顯然會不正當地擴大刑法的打擊面。

(事發5個月后,被打老師張某某于2018年12月17日報案,12月20日,常某被刑拘。)

檢方起訴指控的行為不僅包含打人,還包含公開傳播打人視頻。不僅在邏輯上,而且在法律上,這的確是兩個獨立的行為,需要分開做獨立評價。不過,傳播是一種群體行為,而不是個體行為。根據起訴書記載,常某只是將這份視頻通過手機微信轉發給了初中同學楊某一個人。至于后來楊某又轉發給了何人,該人又怎么轉發以及最終怎么在網絡上熱傳,都不是常某所能預見、所能控制的。由于被打的對象是初中老師,而楊某又是初中同學,因此常某將視頻轉發給楊某,不代表常某積極追求網絡轟動效應,更不代表常某是在刻意羞辱張某。

至于常某事后錄制的辯解視頻,雖由其公開發布,但主要內容是為了還原事情經過,陳述自己的心路歷程。這是在輿論譴責聲浪之下,常某所做的回應。如果該份視頻內容失實,那將面臨其他的法律問題。如果該份視頻內容屬實,那么在一個開放的法治社會,這樣的自我申辯并未超出自由表達的法律邊界。孰是孰非,社會自可在道德領域內進行評判,根本用不著公權機關動用法律手段介入調整。

需要強調的是,輿情是一個中性詞匯,不克不及對其做負面解讀,更不成將之視為洪水猛獸。任何一個社會共同體,都會有許多的公共議題。正是這些公共議題,構筑了這個社會的情感和價值連接。沒有了公共輿情,社會就只剩下一個個只關心自己的原子化個體。長遠看,這會傷害一個社會的凝聚力和向心力。一個行為引發了廣泛關注,成為了公共事件,不克不及因此就改變對這個行為的法律定性,更不克不及因此就突破法律規定去進行所謂的從重打擊。法治在任何時候都應當是司法的底線。

(媒體公開報道的常某道歉信)

應當說,常某的行為是一起孤立的事件,不克不及將常某打老師放大為常某挑釁整個教師群體。同樣的,張某也是一個獨立的個體,即便他在之前的教學中確有不當行為,也不克不及由此放大為對整個教師群體的否定。法院在審理這個案件時,横眉光應當緊緊盯住行為和事實自己,而没必要去考慮額外的社會爭議。

就這個案件來說,不論是打人的行為還是傳播視頻的行為,都不太符合尋釁滋事罪的構成要件。近年來,在一些地方的維穩壓力之下,尋釁滋事罪有口袋化趨勢,對此應當高度警惕。真正決定一個國家法治化水平的不是立法的數量多少而是立法的精確化水平和司法的審慎化水平。無論是功利的維穩心態,還是短期的工具思維,對國家法治都是一種傷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欒川縣 鄧學平 常某 尋釁滋事罪 張某某
閱讀 ()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