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正文

*ST皇臺“保殼”再遇阻:終止出售資產,大股東成老賴無力接盤

以皇臺2018年凈虧損9548.15萬元為參考,如果本次交易完成,皇臺極有可能實現扭虧為盈。然而現實事大股東的出手相救卻其实不順利,這個上海厚豐偏偏是個老賴。

2017年9月,上海厚豐因未履行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生效法律文書規定的義務且存在“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義務”之情形,被執行法院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法院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上海厚豐所持有的全部3477萬股*ST皇臺股票也被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于2017年9月28日司法凍結。

2018年9月25日,上海厚豐還因違反“限高令”而被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所持股份再次被上海市第二中院輪候凍結。另外,經查發現2018年11月30日上海厚豐賬面流動資產合計僅為1.89億元。

針對以上問題證監會曾問詢皇臺,質疑上海厚豐的資金來源。皇臺的回復公告顯示,上海厚豐提供了《借款協議》,協議中,深圳市云柜網絡有限公司將向上海厚豐提供人民幣3。07億元借款,借款年利率為6%,借款期限為2018年12月27日至2019年12月26日。

這就意味著,皇臺的老賴股東上海厚豐并沒有充足的資金但仍要借錢拯救瀕臨退市的皇臺。可是接下來的事實證明結果其实不樂觀,皇臺最終沒能收到老賴股東上海厚豐的1。57億元。

在1月2日晚皇臺發布公告稱,上海厚豐或其指定第三方應于《股權轉讓協議》生效之日(即2018年12月25日)起5個工作日內向公司一次性全額支付轉讓價款1。57億元,但至今仍未支付。

皇臺失去了最后一根稻草,最終在5月13日,因為連續虧損三年,*ST皇臺被暫停股票上市。

6月10日,市場終于迎來皇臺與上海厚豐的終止協議,這份遲來的官方公告也宣告著皇臺的轉讓保殼計劃最后以失敗告終,年報的持續虧損和被暫停上市的事實卻早已證明這一點。

堅韌皇臺曾四次戴帽三次摘帽

資料顯示,2016年、2017年,皇臺分別虧損1.27億元、1.88億元,并于2018年5月3日起被實行退市風險警示,“皇臺酒業”變更為“*ST 皇臺”。而這其实不是皇臺第一次戴帽,卻是令人驚訝的第四次!

2000年皇臺登陸A股市場,比茅臺還早一年,甚至還曾喊出了“南有茅臺,北有皇臺”的響亮口號。

但是上市僅一年后,皇臺迎來2002年和2003年連續兩年虧損,也迎來了第一次戴帽,2004年靠著一千萬的凈利潤成功摘帽。

第二次戴帽是兩年后,2007年和2008年皇臺再度陷入連續虧損,又戴上了帽子,2009年成功扭虧,又實現摘帽。

第三次戴帽則是三年后,皇臺2013年和2014年兩年又陷入虧損,因而第三次戴帽,2015年扭虧為盈,帽子第三次被摘掉。

然而,第四次戴帽皇臺沒能堅持到四年后,仍然是前次摘帽三年后,2018年5月3日皇臺因連續虧損被實行退市風險警示,“皇臺酒業”第四次變更為“*ST 皇臺”。

四次戴帽的皇臺讓人吃驚,表演了三次摘帽的皇臺更是驚艷。

2004年皇臺實現主營業務收入8157萬元,實現凈利潤 889。4 萬元,扭虧為盈,第一次摘帽成功。但是在其年報中顯示,其中關聯交易的收入925萬元,較上年增長217%,另有補貼收入500萬元。

2009年皇臺主營業務仍為虧損,卻實現凈利潤642。91萬元的扭虧為盈,再次摘帽成功。年報顯示,盈利的主要原因來自 2009 年 12 月底與中國東方資產管理公司達成債務核銷協議,從而增加了營業外收入,最終使公司扭虧為盈。

2015年,皇臺實現凈利潤134.4萬元,第三次扭虧為盈,也是第三次摘帽。年報中顯示實現盈利系營業收入擴大,增加了營業利潤,同時處置股權和資產等非經常性損益取得盈利。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12月,皇臺轉讓了全資子公司浙江皇臺酒業的全部股權收獲2000萬元,出售了上海市虹口區汶水路 1307-1308 室兩處房產收獲594.7萬元。

四次戴帽,三次摘帽,皇臺的表演可謂精彩。或許三次摘帽的經歷也讓皇臺積累了豐富的摘帽經驗。若不是上海厚豐沒能支付1.57億的轉讓金,皇臺本可以上演第四次摘帽的奇跡。可惜皇臺終究敗給了老賴股東,被暫停上市的事實已經不成改變。

爭取恢復上市,資金窘迫的皇臺再向新股東借款2000萬

被暫停上市一個月后,6月6日,皇臺公告發布暫停上市期間的工作進展,稱公司正在努力改善市場,爭取恢復上市。

然而根據規定,上市公司在其股票暫停上市期間,應當繼續履行上市公司的有關義務,并至少在每月前五個交易日內披露一次為恢復上市所采纳的措施及有關工作進展情況。

雖然不知皇臺此舉是真為恢復上市宣告著努力還是照本宣科的完成規定任務。但是皇臺的資金狀況卻時真實的令人堪憂。據年報顯示,2018年皇臺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現金流為負數,-299萬元。而截至2019年一季度公司貨幣資金85。8萬元,短期借款期末余額1。57億元,公司凈資產-2。44億元。

6月4日皇臺發布問詢函回復,其中總結了原有產品的銷售未得以有效改善的原因中也流露了資金窘迫這一問題。皇臺暗示,2018 年度以來,受公司資金緊張影響,公司債務出現逾期狀況,包含基本賬戶在內的多個賬戶及資產被凍結,部分金融機構對公司及部分子公司授信縮緊,貸款業務難度加大,資金周轉存在一定困難,無法按時支付員工薪酬,員工積極性嚴重受挫,銷售停滯不前。

面對窘迫的資金,在同一回復函中皇臺暗示正在積極尋求新的實際控制人盛達集團的資金支持。

2019年4月13日,皇臺發布公告稱盛達集團及其一致行動人合計控制上市公司3530萬股股份,占上市公司總股本的19。90%,成為皇臺新的控股股東。

4月16日,皇臺就立即向新控股股東甘肅盛達集團借款2000萬元用于補充流動資金及生產經營之需。此后皇臺還發布關聯交易公告,因日常經營需要,預計發生控股股東甘肅盛達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向公司及其子公司采購產品,交易總額為不超過900萬元。

對于皇臺被暫停上市的結果與恢復上市的掙扎,酒業營銷專家蔡學飛向搜狐酒業暗示了惋惜和期待之情。蔡學飛暗示,皇臺酒業作為西北地區少數優質的白酒品牌,無論是其品牌、產能、市場基礎,還是對于當地經濟的意義都是很大的,皇臺的恢復上市有利于中國西北白酒的發展,以及中國白酒的多元化格局,而且對于當地經濟有積極的意義。同時他也發表了樂觀的預見,他認為,皇臺這次資本優化之后,應該會迎來一個觸底反彈,雖然短期內重振的難度較大,但是作為區域酒企還是有很大發展空間的。(文/李之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st皇臺 st皇臺 厚豐 上海厚豐 皇臺
閱讀 ()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