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當我們抗拒“相親”時,抗拒的是什么?

作者:周婉京

版本:團結出版社 2019年3月

(點擊書封可進入購買頁面)

在一場關于《相親者少女》的新書分享活動上,一個沒有相親過的少女孩在提問時無法自控地哭了。

關于少女孩哭泣的緣由,除了形而下的迷惘,多少裹挾著些形而上的困惑。她談到,自己是有男朋友的,因為去法國留過學,對于自由的戀愛與婚姻關系無比向往。但是,她的焦慮正是植根于她所生存的現實世界:她的父母希望她能盡快找到一個有能力的人嫁掉,希望她放棄讀書深造的想法——“讀得多不如嫁得好”,很多家長都這樣勸說這些姑娘們。還有一些父母覺得,讀那么多書,最后卻落得孤老一生,這無論如何都是一種失敗的人生。盡管她想反抗,但她還是感受到了一種強大的無力感,那是一種她在現階段沒有能力反抗的力量。她因此意識到,或許她也將和千千萬萬甚至上億的少女性一樣,走上相親之路。她對相親感到恐懼。

那一刻我意識到,相親其实不只是一小部分人的事情,它幾乎與所有人相關,因為它所包含的問題是很廣泛、很本質的。

相親的横眉的是什么?相親指不指向愛情和婚姻?如果指向婚姻,那婚姻又指向什么?如果說結婚的需求是多樣的,為愛情而結婚、為穩定的經濟關系而結婚、為一個靈魂的交往者(包含友誼的横眉的)而結婚,這三種需求,又是否可以在某種水平上達到統一?

很多人之所以拒斥相親,是因為這背后存在著一條相親鄙視鏈,在這樣的偏見下,相親就和非自由戀愛、甚至人工受孕聯系在了一起。這個問題其實是個康德式的古典命題,所有不是自然的東西都不夠美嗎?自然的邊界又在哪里?

順著這本小說所拋出的種種疑問,書評君搜尋了通過相親找到伴侶、或者有過相親經歷、或者拒絕相親、或者對相親有自己獨特看法的人。訪談 圍繞這些問題展開,但又不局限于此:

你對相親持怎樣的態度?你相親的横眉的是什么?相親時會主要考慮哪些問題?你參與過的相親是哪種/哪些形式?線上交友、扁豆瓣征友這些算不算相親?相親的邊界/定義是什么?如果說相親是一種算法,你是否會抗拒這種算法?相親時,男少女各自處于怎樣的位置?相親與自由戀愛是否沖突?有人會說,通過相親產生的愛情是一種“不自然”的愛情,你是否會抗拒這種“不自然”?或者說,“自然戀愛”與“非自然戀愛”的邊界在哪里?只有自然的是最好的嗎……

@旭仔(男) 某鄉鎮國企員工

通過相親結婚

戀愛的怦然心動是相親很難遇到的

我不抗拒相親,但覺得不自然。很多時候,兩個相親的人坐在一起很尷尬,不知該聊些什么。相親又是各種價值觀沖突、碰撞的一個過程。

自由戀愛多是出于純粹、天然的好感,往往從友情升華到愛情,對彼此有了相對了解后才去談婚論嫁,所以會更多一點怦然心動,這種滋味不是相親能有的。相親組織的家庭很和諧,但是缺乏長時間的交流與認知,是出于對生活的某種無奈。我曾經喜歡過一個少女生,種種原因沒有表達,那時候種種不確定和生活的茫然無措壓迫著我。后來我們的生活軌跡相距越來越遠,我開始相親,匆忙中結婚了,但是直到如今,我依然覺得,她是我心中特別特別珍惜的人。后來偶然聊起,我才知道她也曾有過類似的情緒,不過都已經過去了,現在回想起來,一念就是一生。

自由戀愛,往往有一見傾心和日久生情兩種,但無論哪一種,兩個人都會有彼此前進與退却的平安距離。而相親,是直接上來談感情。而且相親大都是在工作之后,這時會有更多的“交換”因素在里面,家庭布景、工作單位、職業發展、學歷水平、相貌氣質……所以很多人總是在各種條件的權衡下,慢慢成為剩男剩少女。還有一個影響因素是所在地方的觀念。越小的地方,人們結婚越早,如果30歲還沒有結婚,不論男少女都會很著急,怕被親戚朋友說這說那,所以有的時候是不肯讓父母费心而妥協,如果沒有合適的,也就找個過得去的在一起過日子了。

延伸閱讀

《“剩少女”時代》

作者: 洪理達

譯者: 李雪順

版本: 鷺江出版社 2016年1月

(點擊書封可進入購買頁面)

我跟男性交流比較多,所以都是從男性角度出發的,但是我感覺,相親過程中,還是男性占主動。兩個人第一次相親見面,如果男生不想聯系,可能就沒有機會了。更多時候,少女性處于被愛的位置,在感情世界里男性占主動權,所以受傷最深的總是少女性。

非论是相親還是以前,我的擇偶標準一直很明確,最重要的是要有純凈的心靈,這個話題可能比較抽象,但這是一種情緒,學歷高的纷歧定有才華,真正的精神積淀是讀書和為人行事積累的,還有人的天性。如果說相親有“算法”的話,我覺得我最看重的是我對少女生從心底里的欣賞,這個是“1”,其他因素都是后綴“0”。婚姻是一輩子的事情,我們的容顏會衰老、金錢會貶值、金錢滿足后也會覺得無趣、權力可能會發生斗爭,但是我覺得,婚姻就是兩個人白頭偕老、內心最純粹最單純的感情,這樣才可能會長久。當然,在彼此欣賞的過程中,金錢、地位、容貌,也不是不考慮的,不過這些都是后綴“0”,有“1”的前提下當然越多越好。可能愛情和婚姻里也講究“門當戶對”。古代的“門當戶對”是指兩個家庭,現在,我覺得是指兩個人的志趣相投,相互珍惜,相互欣賞。

@阿瑾(少女) 北京某律所職員

有些拒絕相親

相親的邊界可能是模糊的

相親有很多形式,每個人的理解可能纷歧樣。你說我在網上認識的、見個面,算不算呢?哪種又是自然認識的呢?還真欠好界定。好比我們經常組織出去爬山,也是朋友帶著介紹大家認識的横眉的組織的,這種就算是比較寬泛的相親了。現在的年輕人不喜歡的,可能是那種比較傳統、形式很單一的相親,這種我也是有些排斥的。我喜歡在活動中去認識了解別人,而不是見個面吃個飯那種。

大多數人都是被迫參加相親的,和很多因素有關。有時候,相親這個事還跟北漂的生活狀態有關。我有一個朋友,家里一直催她回家,說如果今年年底還找不到男朋友就必須回去,所以她周末都熱衷于參加各種相親會,她會覺得,通過戶外活動這種方式認識人,太慢了。

可能也不是拒絕相親,誰會拒絕認識人呢?不過是在拒絕社會傳統的壓迫感和束縛感。如果相親這種方式能夠讓我遇到相愛的人,又有何不成呢?問題在于,現在的相親市場把個人商品化、物化了。很多條件都是明碼標價的,感覺不到對個體的尊重。前不久回家,也有人和我說,讀書就是為了嫁得好。好像我讀書越多,反而嫁得欠好了。其實本質上就是不重視個人的生命體驗,他們覺得我們要像他們以為的那樣生活才會幸福。

還有就是,我有過一段刻骨銘心的感情體驗,很相愛卻不克不及在一起。這個因素也讓我不克不及接受隨便的相親。有時候,男生有更多主動權,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年齡是禁錮少女生的催命符,隨著年齡的增長,這樣的事會越來越多。我母親不會催我,但是我自己也覺得,適齡的優質男生越來越少了。

父母的婚姻幸福可能也會影響到相親與否。我父母是高中同學,自由戀愛,非常幸福。他們當年極力爭取走到了一起,異地四年,克服了巨大的城鄉差距。可能我的觀念也會受到他們的影響。但是到了現在這個年代,人們應該更加自由、更加開放包涵了,其實也可以放平心態,就當認識一個人吧,像尊重一個陌生人一樣尊重他,對陌生人我們也要连结善意啊。所以我們得到的結論是,不要排斥相親?也許你的相親對象可以成為朋友?

@Jack(男) 某金融國企員工

強烈拒絕相親

被強行介紹異性,這自己就令人充滿恐懼

我對相親是比較反感的。被父母或親戚強行介紹認識一位素不相識的異性,這自己就充滿恐懼感;現代人,尤其是知識層次較高的群體,都具有較高的獨立意識,對異性、對感情,也都有自己的定義和期許。往往,這些期許與情感都是很細膩的,平時不輕易示人的,埋藏在靈魂深處的,只有當遇到合適的人時才會顯露出來。可想而知,長輩通過“簡單粗暴的”強行撮合便試圖解決子少女的終身大事,簡直是對這種細膩人格的踐踏,至少也是對個人的不尊重。現代的婚姻早已不再滿足于“搭伙過日子”“嫁雞隨雞嫁狗隨狗”“隨便找個人算了”這種淺層的剛需,更多的人開始追求靈魂層面上的共鳴。

我覺得扁豆瓣征友這些其实不算相親,因為這一切都是在自己主觀意愿的支配下所做的事情,應屬于社交。如果遇到合適的人,順其自然,水到渠成,也不失為一種擇偶方式。但不克不及因為這種現象的存在就把它上綱上線為一種相親手段。我不喜歡那種“算法”式的匹配,人是有感情有意識的高級動物,意識是感性的,很難用理性的歸納法來總結,用算法特征去匹配兩個分歧個體的性格,抹殺了我們身之為人的主觀能動性。

相親與自由戀愛也不克不及籠統地判定為“沖突”。那些通過相親最后走到一起的也不克不及視為“非自然戀愛”,由相親而產生的愛情也不是“不自然的”。理由很簡單:能產生出愛情就說明找到了對的感覺,即使當初是通過介紹認識的,但自從“產生出愛情”以后,便屬于“自然的戀愛”范疇了。“自然的”與“非自然的戀愛”其邊界也在于此:兩方能否產生共鳴,漸生好感,萌生愛意,而不在于兩人相識的形式。

@小鏡(少女) 某高校在讀博士

不拒絕相親

相親只是一種相遇的方式

我覺得相親很正常,又不是說見面就一定要結婚。就當朋友見面嘛。我一般不會給自己太大壓力,不可就當約頓飯,開不開心其實都是看自己。至于我參加相親的初衷,只是欠好意思拒絕別人,但是自己也不會抗拒這件事罷了。

很好奇大家對于自由戀愛的定義是什么樣子的?我的想法是:雙方可以共同在自愿的條件下選擇開啟一段關系。相親只是一種相遇的方式,能否繼續下去,完全是雙方的自由選擇,并沒有誰逼著下婚書聘禮一定要結婚。最多是你事先了解了對方的基本信息,而且經過了你的朋友或者家人的鑒定。不過容易遇見的問題是,你和對方的根本訴求纷歧致,好比我沒急著結婚,但對方相親就是為了結婚。我覺得,這在本質上和上學時室友跟你說今天有個男生來和她打聽你,想要你的微信號這種,是一樣的。

@阿森(男) 某國家機關公務員

態度搖擺中,横眉前拒斥

活生生的人打成了紙片子,還有更無趣的嗎?

我對于相親自己,并無好惡。但十次左右的經歷下來,就會發現多半不靠譜,浪費時間,而且牽扯人情關系等,因而現在是拒斥的。相親不是兩方之間的事,不是次次拒絕就好。

相親這個活動自己應該是以結婚為横眉的。交往之横眉的,也應包含結婚之横眉標。父母的壓迫可能只是我們心理的預設,其實未必有,他們可能只是建議,為工作忙碌、生活圈窄小的兒少女提供更大一點的社交窗口。我不喜歡父母過問此事,也會拒絕,但仍會感謝好意,談不上妥協,但也不成能主動。我對相親沒有預期,横眉前也不想相親,只想好好生活,分明有更多值得投入時間的活動。

延伸閱讀

《單身社會》

作者: 克里南伯格

譯者: 沈開喜

版本: 上海文藝出版社 2015年2月

(點擊書封可進入購買頁面)

我參與過聯誼會,不知這算不算相親的一種形式。這樣的場合有過三四次。如果私下單約的話,需要花費大量時間,包含提前微信溝通等,所以一般會看準再約,或主動,或被約,那都算是約會啦。完全不了解、沒好感的情況下,不會浪費時間。線上線下,在這個時代本無清晰分界,人們的日常生活,在時間配置、行為區間上,本來就已經大幅度向線上轉移,豈獨不計相親?這甚至高于其他活動的在線化水平。可以說,線上社交已經幾乎完全擬制了傳統線下的一切社交功能,横眉的、作用、甚至體驗都高度接近,那么一個形式的差別就非常不重要了。相親的邊界在哪,很難說,外延欠好掌控,語義也在時時變化。

關于相親的這種算法,就是一種類似潛規則的潛算法吧,人人都知道,也不會藏著掖著欠好提,但就是沒有規范依據。(笑)我覺得是個值得玩味的社會現象。有趣的人,眼里先看見有趣;無趣的人,也需要找到一種標準,那就是這種“算法”。什么京籍京戶年入百萬房車學歷,不是跟打牌一樣?活生生的人,打成了紙片子,還有更無趣的嗎?就算相親,也不是這樣子的。此種惡現象,點名道姓的話,以北京天壇、上海人民公園為典型,那里一切都圍繞適齡適婚人士,但你幾乎看不到本人,而主要是他們著急的父母親友。為什么如此重要和在乎體驗感(好比眼緣等)的事,可以由人代理?因為復雜的活人,已經被他們抽象為簡單的履歷數據,沒有眼神,只有算法。這本應是個人性抵抗算法的時代,卻總有人自甘……說跑題了。

關于相親與自由戀愛的問題,要看是哪一種相親樣態了。我所能接受的相親,不沖突。“不自然”肯定多少會有的。但如果很需要結婚了,這都小事。這個邊界比剛才那個還要虛,不是很能掌控。

@罐頭(少女) 文字工作者

相親過,但始終猶疑

最根本的問題其实不是相親自己

說來不怕你笑話,我從大三就開始相親了,已經相親過十幾次。除了有兩次是我的好朋友看我一直沒談戀愛,在我臨近碩士畢業時熱心幫我攛掇的,其他都是父母“簡單粗暴”地塞給我的。說“簡單粗暴”,可能我父母聽到會很生氣,因為他們的確是想讓我“好”,想為我的未來早做打算,但我的實際感受就是如此。

所以,很多人談到相親時,會談到“妥協”一詞。我可能其实不是在“妥協”,而是在與父母周旋,這更多地涉及一種家庭關系。我的父母想讓我去相親,其实不是因為他們覺得相親是最好的方式,只是他們覺得,就這樣一直一個人,是一種人生的失敗;他們會覺得,當你老了,如果還沒有建立一個家庭,沒有一個孩子,你就是非常孤苦伶仃的、非常悲慘的一種狀態。尤其是我念了很多年的書,我的母親覺得,是讀書耽誤了我,而我有可能孤獨終老的命運也辜負了我所讀的那些書。這是個悖論,是我母親的邏輯。

我盡了很多力,依然無法扭轉上一輩的邏輯,所以也只能以我的方式堅持著,同時努力愛著他們。當然,父母對于未來的這種擔憂,對于孤獨的這種茫然無措,我也會感同身受,但我還是不肯將自己交付在一種匆匆達成的物質關系里。我的父親會發給我各種數字,身高、年齡、年薪、房子面積等等,我看到這些數字就感到難過,為什么婚姻要建立在這些東西之上呢?他們已經直接略過了愛情。當然,這是因為我已經過了他們眼中醞釀愛情的年齡,愛情如今對于我,是奢侈的,過日子的邏輯才是真理。但當我硬著頭皮去相親時,我還是盡量期待著遇到一個相契的靈魂,渴望建立一種精神關系,雖然明知幾乎不成能。

延伸閱讀

《單身少女性的時代:我的孤單,我的自我》

作者: [美]麗貝卡·特雷斯特

譯者: 賀夢菲 / 薛軻

版本:理想國| 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 2018年5月

(點擊書封可進入購買頁面)

固然,我不喜歡懷有某種横眉的的相遇,不喜歡相親那種一上來就談感情的方式。我無法判斷這是否自然,我只能說我不喜歡“横眉的”先行。我并不是十分地討厭相親,我只是討厭人們談論相親的那些“條件”。我依然十分渴望著愛情的降臨,這對于我也是一種理想主義了。但我還是會有一些困惑,我的困惑其实不在于相親與否,而在于:當你就是一直遇不到一個喜歡的人,遇不到一個你覺得可以一起走下去、一起建立家庭的人,可能就要一個人一輩子了或者也許到很晚很晚你才遇到那個人,而此時父母已經老了,他們是如此的希望你能不再漂泊,希望在有生之年看到你能夠有一個可期的未來,但那一天遲遲無法到來,他們因此感到茫然與絕望,心靈得不到安寧。你會真的覺得很抱愧。但這是無能為力的事情。

我經常會有這種感覺,倒不是因為對相親這件事存在多大的偏見,而是說父母始終想要你趕緊去做那些“確定”的事情,結婚、建立家庭、生孩子、進入墓穴,如果沒有這些,你就是很失敗的人。有時候,你會覺得心里很抵抗。尤其是當這種抵抗和你對父母的歉疚混雜在一起,以及和你自己很想獲得一個愛人的渴望混雜在一起的時候,你是有著很深的茫然的。而愛情與工作,又是如此緊密關聯,如果工作可以帶來某些滿足感,愛情自己其实不是那么急迫,但是當你無法從工作中獲得意義時,感情的不在場尤其折磨你的靈魂。這是一種很復雜的境遇。

說到“算法”,說到“婚戀市場”,涉及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有些少女生的確會受到某種社會規訓的影響,出現這種物化自我的現象,擔心自己的年齡,擔心自己的外貌。好比我有一個朋友,她太渴望重新體驗到那種愛與被愛的感覺了,試了很多方式,包含扁豆瓣征友、包含相親會,但是當她置身相親會中,她發現大家都在利用她,漂亮的少女人會請求和她搭伙吸引到男人,男人則會和她搭訕打聽漂亮少女人的信息。她傷心地離開了相親會,并發誓再也不會參加。是因為她不夠好嗎?肯定不是。但是在“相親市場”上,人們只能看到外在的東西。

很多時候我覺得,這是整體環境的作用,尤其是當一個產業、一個市場形成的時候,有一種集體的運作力量來擴大這種焦慮,少女性身處其間就會覺得自己被剩下了,覺得自己很沒有吸引力,焦慮成為一種很真實的存在。當一些人,尤其是少女性去參加這種活動的時候,即使去之前不是這樣想的,但是在那樣密集的詞語轟炸之下,可能會不自覺地被環境所迷惑。這其實是一個很危險的現象,說明少女性的自我還不夠牢固,容易隨著周圍的環境搖擺晃動。這可能從根本上還是涉及一個人對自我的認識,對于“我是誰”還沒有認識清楚。所以這涉及很多很多,最根本的問題其实不是相親自己。

@安東尼(男) 某高校準碩士畢業生

對相親持積極態度

相親這件事情自己沒有那么壞

對于相親,我并沒有很抵觸,還挺積極的。即使不克不及談戀愛,交個朋友也是可以的。我的横眉的也并沒有特別以結婚為導向。如果第一印象可以,就繼續互相了解,如果第一面不是那么有感覺,就不再接觸,也沒事。

我對相親的定義還是挺狹義的。首先相親是帶有一定横眉的性的,至少是以談戀愛、以感情為横眉的的一種社交。線上社交我覺得不算,我不太認同這種相親方式,畢竟談戀愛、結婚,是跟真正的人談,又不克不及一直连结線上關系。

我從來不抵觸用大數據或人工智能來解決一些問題,當然我也不會完全基于算法來選擇我的結婚對象,但如果這個算法可以幫助我尋找到合適的,我對它其实不完全排斥。肯定不克不及被算法自己所操縱,那是我自己的真實感受,問題在于我如何設置這個算法。因為它反映了一種價值觀,反映了一定的社會需求和社會意識,所以大家其實更可能討論的是,他們所使用的算法是否符合自己的價值觀。

我其实不覺得有“自然戀愛”和“不自然戀愛”這種區分。什么叫自然戀愛呢?通過介紹的就不自然了嗎?我覺得戀愛自己是一種感情關系,很難去談它自然不自然,除非你把情感、愛情、婚姻當作一種工具。這個事情自己與相親無關,如果把它當作一種工具,無論和誰談戀愛、和誰結婚,都是不自然的,因為你已經做好了工具的定義了。如果只是把相親當作一種結交、認識更多人的機會的話,它其实不存在任何沖突。

我覺得“怎么開始”這件事情其实不是很重要,重要的都是后面的事情。談戀愛之前我們各種想,感覺人家介紹或者相親不自然,我覺得這個不應該成為影響情感關系的一種理由,情感當中更多的應該是去考慮能不克不及包涵、能不克不及有同理心這些東西。這取決于你看待情感的方式、你的愛情觀、你怎么看待婚姻。自然不自然是戀愛之后的事,跟相親沒有關系,不是說相親了就欠好,相親之后就不自然了,不是這樣的。其實我覺得大家真的可以去嘗試一下這樣的形式,沒有什么欠好的。有抵觸情緒,可能是因為父母促使這件事的一些方式欠好,讓你對此產生了拒斥。相親這件事情自己沒有那么壞。

延伸閱讀

作者: 柏拉圖

譯者: 王太慶

版本: 商務印書館 2013年1月

(點擊書封可進入購買頁面)

我覺得我是一個比較feminism的人,我希望的關系是一種平等的關系,所以相親當中,我們彼此的交談關系是平等的,不會說誰比誰優秀,也不會說你是少女性,到一定年齡你就欠好了。迫切地需要結婚,我對此是不認可的。為什么大家會對結婚感到很著急?有些少女生覺得自己過了一定年齡就很難結婚了,在婚戀市場沒有吸引力了。婚戀市場自己就是一個錯誤的定義。什么叫婚戀市場,這就是一種物化,把人當成一種商品,為什么要把一個人當成商品呢?我很討厭這樣的說法。只有將人變成商品之后,才會定義它的價值和優劣,整個就進入了一種錯誤的評價體系里。

中國少女性很多時候是在被動地接受情感關系,這自己不是相親的問題,由相親問題可以看到一些社會問題,中國少女性的獨立意識還是比較亏弱。所以我其實更多地去呼喚少女性個體的價值,而不是被社會定義的價值,被男性定義的價值,被生育定義的價值,這個價值應該是來自于少女性個體自己的,而不是被其他外界因素所影響和定義的。多談一點,為什么少女生不克不及追男生呢?我很少見到少女生主動,甚至有的少女生面對自己喜歡的男生也不主動。東方少女性很多都是這種特質,很少直接表達我們的情感。在我看來,中國人表達情感的方式太含蓄,有時候非要拐彎抹角,這其實是很無效的一件事情,很多時候都因此錯過了。

關于這些,只能慢慢去影響身邊的人,因為很多思想很難改變,尤其是父母一輩的人。社會現有的基數還是很大,只能慢慢去滲透,通過教育這種途徑,一部分一部分地改變這些人,一步一步地改變這個社會。我覺得在我們所處的環境里,如果我們已經有這個意識的話,我們應該通過自己的力量去影響身邊的人,這樣至少能為這個社會整體觀念的改變做出一點努力。

本文為獨家原創內容。采寫:新京報記者 楊司奇;編輯:走走。校對:薛京寧;題圖為電影《愛在午夜降臨前》劇照。未經新京報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歡迎轉發至朋友圈。

別人都能找對象,你為啥不克不及?

致:愛情的受害者

直接點擊關鍵詞查看以往的精彩~

|第一批90后|陳小武性騷擾事件|黃仁宇|社會我XX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點擊“閱讀原文”,去我們的微店看看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浪漫愛 相親者少女 周婉京 楊司奇 團結出版社
閱讀 ()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