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正文

龐大集團深陷債務危機,寄望破產重組

然而,正是2017年,龐大集團出現盛轉衰的轉折點。2017年4月,龐大集團因信息違規披露問題被被證監會立案調查,這被認為是龐大集團走下坡路的開始。2018年,龐大集團又因拖欠海通恒信國際租賃有限公司9982。5萬元融資款項,后者向上海金融法院申請財產保全,上海金融法院凍結了龐慶華在龐大集團全部的股權(20。42%),司法凍結日期從2018年10月8日起至2021年10月7日。

在2018年半年報中,龐大集團稱,“2018年上半年,被中國證監會調查事件給公司的經營帶來的負面影響持續發酵,疊加2018年度的整體資金環境偏緊等因素,公司的融資困難、資金緊張問題進一步凸顯,繼而嚴重影響并制約了公司的正常經營。”

其后龐慶華接受媒體采訪時稱,2017年銀行抽貸60億元,2018年繼續抽貸160億元。

龐大集團自此進入了一個惡性循環,一方面資金短缺沒有辦法購入更多的車輛進行銷售,獲取新車銷售和廠家返利的利潤;另一方面車市出現下滑,經銷商整體盈利能力變差;同時龐大集團急于變現庫存,部分庫存車只能折價銷售。多方因素疊加,2018年龐大集團新車銷售25。19萬輛,同比減少22。98萬輛;營業收入下滑40。6%至420。3億元,凈利潤由2017年的1。9億元轉為虧損61。72億元。

最重要的,2018年龐大集團經營性現金流缺口達122.3億。

為了補充運營資金,龐大集團不克不及不出售旗下最賺錢的奔馳、雷克薩斯、廣汽豐田等品牌19家4S店,獲得26.66億元現金。這些4S店在2017年至少為龐大集團貢獻了50%的利潤。與此同時,龐大集團還積極清減盈利性差的4S店,全國經銷網點由2017年末的1035家縮減到了806 家。

今年1月,由于長達半年的時間沒有采購新車等原因,上汽通用五菱解除了與龐大集團的合作關系,這對后者產生重大影響。2017年,龐大集團新車銷售48.17萬輛,上汽通用五菱(含寶駿)銷量10.5萬輛,位居第一。2018年,雖然銷量大幅下滑至3.69萬輛,但上汽通用五菱(含寶駿品牌)依然是龐大集團旗下銷量最高的品牌。

今年5月13日,龐大集團發布公告稱,公司收到冀東豐公司送達的《告知函》。冀東豐公司在《告知函》中稱,鑒于公司無法清償其到期1700萬元債務,已于2019年5月13日以公司不克不及清償到期債務且有明顯喪失清償能力可能為由,向法院提出對公司進行重整的申請。

6月,龐慶華在接受媒體采訪時稱,公司已經于5月17日提交了破產重組的申請,横眉前正等待審批,具體方案是“債轉股”。

債轉股即是‘經營體制債轉股’。原來,銀行屬于債權人,轉股以后銀行就變成股東了。這其实不料味著不還銀行的債,而是通過共同打造上市公司,將龐大的業績上去,獎利息變成利潤。這樣,企業的負債率就會大大降低,慢慢甩掉負擔。”龐慶華說。

不過國內數家汽車經銷商投資人對此其实不看好,原因是汽車銷售行業出現全行業性的盈利性難題,據中國汽車流通協會數據,2018年全國將近40%的經銷商虧損,2019年新車銷售毛利普遍為負,經銷商虧損面進一步加大。

“如果是金融口的,誰愿意投一直走下坡路的行業?”一位投資人說。另一位投資人暗示,如果債權人不肯意接盤,民營企業里面誰能拿出那么多錢的人寥寥無幾。

短債長投+重大項横眉投資失敗

雖然車市下滑是不爭事實,但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的經銷商投資人普遍認為,龐大集團的危機與車市景氣度關系不大,更多的在于企業自身的戰略失誤。首當其沖的,就是其“短債長投”發展模式。

短債長投又名“短貸長投”,意即短期借款用于長期用途,譬如把從銀行借來的流動資金用于固定資產投入。汽車銷售是重資金行業,無論建店還是采購新車,都需要大量的資金滾動,資金周轉速度決定了其盈利性。上海寶馬一家4S店總經理告訴記者,該店要求新車到店7天內賣掉,銷售顧問才能拿到全額的提成,横眉的就是加快資金周轉的速度和頻次。

龐大集團公司在擴張中,卻大量購買土地產權等資產,造成大量資金沉積。媒體曾就龐大集團土地儲備面積詢問龐慶華,他的回應:“應該差不多是這個數(2萬畝)吧。因為每天都在發生,土地數字是很多,因為我們店多。大家知道,我們是擁有土地最多的公司之一。”

如果企業有足夠的能力持續創造良好的經營活動現金流,短債長投的模式問題不大,但是如果市場環境惡化,經營活動現金流匱乏,就會使企業資金周轉發生困難,從而造成流動比率下降,償債能力惡化。在經濟學中,因短債長投引發的經營危機被稱之為“囚徒困境”。

在年報中,龐大集團也稱“這些資產(土地產權等)既是財富也是负担,今年我們更要努力加快資產盤活。通過關停并轉等手段,使資產、利潤達到最大化。”

重大項横眉投資失敗是投資人認為龐大集團的第二大錯誤。在其發展過程中,龐大集團數次嘗試多元化發展。包含嘗試造車、轉型為整車制造公司,與斯巴魯成立合資公司,參股北汽新能源,進軍網約車、汽車電商、分時租賃、上門保養等。

早在2011年,剛上市的龐大集團就參與薩博的競購,將所募資金3.7億元注入薩博,孰料當年底薩博宣布破產。對此龐慶華反思道:“我走過的最大的彎路應該就是收購薩博吧。上市后,手里有錢了,在投資方面不夠謹慎,這也是我從膨脹到冷靜的過程。”

在2018年年報中,龐大集團暗示將堅持創新汽車銷售模式,利用自身優勢擁抱互聯網時代,開展的創新汽車銷售業務包含電商平臺、叮叮約車、叮叮泊車等項横眉。

對此有經銷商投資人評價說:“玩出行平臺,干不過滴滴;玩車源(電商),干不過主機廠。專業的人干專業的事,你看看2018年的百強經銷商,幾乎都是專業干4S店的,有幾家涉足多行業的?”關于龐大集團的前景,他認為仍有機會走出來,但考慮到當前的市場行情與龐大自身的情況,難度很大。

龐大集團將復蘇分成三個階段:一是危機化解階段,主要是各級政府及相關部門的支持、各級銀行監管部門的支持和司法機關的保護;二是“三恢復”階段,重點是恢復信心、恢復資金,恢復經營,這是整個風險化解最為關鍵的階段;三是重整提升階段,通過兩年時間,努力打造一支新隊伍和新龐大。

2018年,中國車市出現28年來首次下滑。進入2019年,車市的下滑還在加劇,僅前4個月下滑幅度就已達14%。市場下滑意味著容錯率降低,犯錯的本钱增加。龐大集團能否如愿“債轉股”從而走出困境,這備受關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龐慶華 應訴通知書 冀東物貿 a股 上海金融法院
閱讀 ()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