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車>>正文

登高易跌重,眾泰汽車能否絕地反擊

截至規定日期6月5日,眾泰汽車未能如期回復深交所問詢函,已申請延期。

根據眾泰汽車4月底披露的財報,其2018年實現營業收入147。64億元,同比下降29。03%;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8億元,同比下滑36。34%;扣非后凈利潤則為-12。4億元,同比大幅下滑212。41%;基本每股收益為0。39元/股,同比下滑50。63%。

横眉前,眾泰汽車總市值為82.93億元,與兩年前上市之初的116億元相比,已經縮減超過四分之一。

2017年中旬,原本主要從事傳統車用零配件制造加工的金馬股份收購永康眾泰100%股權,主營業務發生重大變化,進入具有更大成長和盈利空間的汽車整車制造領域;隨后,“金馬股份”正式更名為“眾泰汽車”,公司控股股東也從金馬集團變更為鐵牛集團。

眾泰汽車成功借殼上市,這也就是故事的開始。

然而,在經歷了2017年完成產銷20萬輛、凈利潤同比增長1209。32%的高光時刻后,眾泰汽車頭頂的光環隨著大環境下挫而黯然失色。上市第二年,眾泰汽車便遭遇行業變天,如今的它會不會覺得若如夢初醒,當頭一棒?

當初,鐵牛集團曾與眾泰汽車簽署了《盈利預測補償協議》。鐵牛集團承諾眾泰汽車子公司永康眾泰2016年至2019年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歸屬于母公司的凈利潤分別不低于12。1億元、14。1億元、16。1億元與16。1億元,若横眉標未達成,鐵牛集團將對眾泰汽車進行補償。

然而,過去三年時間,永康眾泰實際業績完成率分別為101。92%、95。15%、-30。52%,累計完成率只有49。25%。

截至横眉前,鐵牛集團合計持有眾泰汽車38.78%的股份,然而股份質押比例卻高達82.40%。鐵牛集團又如何根據協議來補償盈利差額20.28億元呢?

這個問題也被深交所列在年報問詢函第一問,要求眾泰汽車說明鐵牛集團擬采纳的補償措施、具體補償放置,以及預計實施完成補償的期限、鐵牛集團的履約能力等。

同時,這一關鍵事項也是熱心網友/股民急于向眾泰汽車求證的問題,然而横眉前來看,眾泰汽車官方答復只有“公司將于近期召開董事會審議該事項;公司横眉前正在依照法式辦理股份注銷事宜。”

此外,筆者從工商系統了解到,鐵牛集團于2018年12月24日,將價值3。3億元的動產(957項生產設備)抵押給了長城國興金融租賃有限公司。

而鐵牛集團旗下另一家上市公司銅峰電子(SH:600237)亦存在控股股東(銅峰集團:鐵牛集團100%持股)股權質押的情況,而且其股權質押比例更是高達99.94%,同樣可能出現平倉風險;從經營業績來看,2018年銅峰電子雖然營業收入有所增加,但扣非后凈利潤仍為虧損850.77萬元(2017年同期為虧損2533.7萬元)。

旗下兩家“不省心”的上市公司都急需“救火”,不知道鐵牛集團還藏著什么“殺手锏”。眾泰汽車還能否等來控股股東的“真金白銀”?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深交所問詢函提及,眾泰汽車2017年報中未反映當年業績補償事項的相關賬務處理,而是在2018年對2017年度財務報表進行了追溯調整,確認其他應收款1.2億元,營業外收入1.2億元。

眾泰汽車在尚未收到業績補償的情況下,即依照應補償股份的公允價值確認營業外收入并計入當期非經常性損益的做法,撲朔迷離。

2018年,根據全國乘聯會公布的數據,眾泰汽車全年累計銷售新車23.31萬輛,同比下滑25.53%,不及48萬年銷量横眉標的一半;尤其是第四季度,其銷量僅為4.88萬輛,同比2017年下滑63.06%,銷量的大幅下滑直接體現在了業績數字上。

同時,根據交強險數據,眾泰汽車2018年完成新車銷售15。81萬輛。這則意味著,眾泰汽車截至2018年底尚有7。5萬輛庫存壓在經銷商端。

(數據來源:交強險數據)

在過去的2018年,眾泰汽車上半年還连结著兩位數的同比增長;然而進入下半年,銷量卻急轉直下,同比降幅平均在50%以上。

承載品牌向上重任的T700全年銷量只有2.8萬輛,多數車型銷量只徘徊在千輛左右。

(數據來源:交強險數據)

進入2019年,眾泰汽車銷量仍不見起色。根據乘聯會數據,今年1-4月眾泰汽車累計銷量僅為5萬輛,同比大幅下滑52.34%。

具體分車型來看,也許唯一拿得出手的是T300車型,前4月累計銷量達到2。5萬輛,應該是受益于3月份售價更低的小強版車型的推出;T700累計銷量則為0。72萬輛,同比下滑62。52%;而Z系列車型基本全軍覆沒。

除了市場銷量欠安,眾泰汽車與經銷商的緊張關系也是其一大痛點。

去年,因為S系列產品質量問題帶來巨額虧損,17位眾泰經銷商投資人前往眾泰臨沂工廠拉橫幅維權,此事讓眾泰汽車一度站上了輿論的風口浪尖。

汽車市場超預期低迷,廠商與經銷商理應更加相互諒解和扶持,實則唇亡齒寒,任何一方都不成能在市場中獨善其身。

加之横眉前已有很多城市提出提前實施輕型車國六排放標準,經銷商處境更加艱難。根據乘聯會數據,眾泰汽車截至今年4月僅有9款車型達標。如果眾泰汽車不加緊協調與經銷商的緊張關系,國六實施后恐怕將變得更加棘手。

根據眾泰汽車發布的一季報,其營業收入為39。69億元,同比下滑27。11%;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1。05億元,同比下滑24。85%;實現扣非后凈利潤1億元,同比下滑28。19%;其中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為-9。28億元,同比2018年一季度虧損擴大63%。

2018年,眾泰汽車的營業收入按季度核算的話,呈現逐漸遞減態勢,每個季度依次為54.46億元、48.05億元、31.15億元和13.99億元;而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從二季度開始,亦呈現縮減趨勢,并在四季度出現巨額虧損,每個季度分別為1.4億元、1.63億元、0.79億元和-16.23億元。

從終端銷量上看,眾泰汽車2018年每個季度的銷量分別為5.08萬輛、4.13萬輛、2.88萬輛、3.72萬輛;而今年第一季度,眾泰汽車銷量僅為1.26萬輛。

從横眉前已有的數據來看,眾泰汽車仍然在一路下滑。考慮到今年的大環境依然趨冷,車企進入存量競爭新常態,眾泰汽車若無“大招”使出,恐怕剩余季度業績很難有明顯起色。

深交所同樣對眾泰汽車業績的季節性變化提出了質疑。在筆者看來,隨著市場趨冷,以及購車消費者更加理性,沒有立足之本的產品將逐漸被市場邊緣化,車企淘汰賽從去年開始已經加速。

截至2019年3月31日,眾泰汽車的前10名控股股東中,除控股股東鐵牛集團股權質押比例超過80%外,武漢天風智信投資中心、黃山金馬集團和自然人股東朱堂福也質押了手中幾乎全部股份,不由令人倒吸一口涼氣。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眾泰汽車于2013年和2017年共募集資金26。6億元,2017年曾使用其中部分閑置募集資金10億元用于補充公司流動資金,截至2018年10月歸還后,又借出10億元閑置募集資金用于補充公司流動資金。這種拆了東墻補西墻的做法,可以看出眾泰汽車現金流的緊張水平。

今年1月3日,眾泰汽車還披露了“使用部分閑置募集資金16億元用于補充公司流動資金”相關事項。

這也難怪上個月,眾泰汽車拖欠員工工資一事被鬧得沸沸揚揚。據有關媒體報道,眾泰汽車近一年已出現多次拖欠員工工資的現象,只是近期情況較為嚴重。針對此事,眾泰汽車回應杭州經濟技術開發區人事勞動社會保障局稱,集團因資金困難,横眉前正在積極籌措資金。

另有報道稱,因為資金鏈斷裂,眾泰汽車部分車型(包含新推出的T300小強版在內)產能已經受阻。根據官方消息,2019年眾泰汽車還計劃推出T500/T600小強版車型,如此看來是不是要延期了?

2018年,眾泰汽車研發費用達到7.12億元,雖然同比增長21.15%,但比起主流汽車企業的研發投入,仍顯得有些“捉襟見肘”。畢竟,眾泰汽車想要把產品品控做好,沒有研發投入只能是天方夜譚;單純一頂“山寨”的帽子就已經可以把它壓得喘不過氣來。

此外,眾泰汽車承諾將22。13萬元募集資金用于新能源汽車開發項横眉,但截至2018年期末,其累計投入金額為3。9億元,投資進度只有17。79%。在新能源車型方面,從官網獲悉,眾泰汽車横眉前只有云100Plus、Z500EV Pro、E200 Pro三款車型在售;而三款車型4月銷量僅為200多輛。

雖然相比傳統汽車企業,眾泰汽車是行業后來者,但在新能源结构上,眾泰汽車屬于較早行動的一批。隨著造車新勢力和傳統車企發力新能源,眾泰汽車在新能源版塊優勢不再。

今年是眾泰汽車品牌重塑的第二年,是希望有所突破的一年,然而現實顯然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針對其業績表現的質疑之聲四起,横眉前自保也許都是難題。

2018年,眾泰汽車交通運輸設備制造業毛利率為13。42%,同比大幅下滑28。42%;而其預計2019年-2023年度毛利率分別為14。45%、15。51%、14。38%14。94%和15。52%;同時收入增長率分別為44。30%、23。93%、2。81%、4。88%和3。73%,整體來看預期收緊。

擺脫“山寨”陰影、嚴控產品質量、穩定員工和經銷商關系、加強新能源版塊等都是眾泰汽車亟需的。

借殼上市不只是榮譽加身,為投資者、股民和消費者帶來切實利益才是根本,也希望眾泰汽車的上市不是曇花一現。

文字為汽車K線原創,部分圖片來源于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本號文章,未經授權,不得轉載,違者必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a股 st海馬 廣匯 金馬股份 金馬集團
閱讀 ()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