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正文

公司成了提款機?拋售億萬房產未果,28億身家少女富豪又欲套取3300萬買家具

通過上述虛假工程合同或協議,益佰制藥2013年虛增固定資產270.93萬元、虛增在建工程 1510.49萬元,2014年虛增在建工程1513.45萬元,導致公司2013年至2018年相關信息披露文件不真實。

根據公告,截至横眉前,竇啟玲已將套取資金歸還。依照《上市公司信息被露管理辦法》第五十九條,貴州證監局決定對益佰制藥采纳出具警示函的監管措施。

與此同時,貴州監管局就上述違法違規事項,還對益佰制藥時任董事長竇啟玲、監事王岳華、張林生、財務總監郭建蘭主四人出具警示函的監管措施。要求公司及高管加強法律法規學習,增強合規守法意識,忠實、勤勉履行職責,確保信息披露真實、準確、完整、及時和公平,充分保障公司和廣大投資者的合法權益。

竇啟玲等曾1。62億元向公司出售房產

在此番被曝出通過虛假合同套取公司資金前,益佰制藥實控人竇啟玲也曾試圖將旗下6處房產高溢價售予上市公司。

根據此前的公告,公司全資子公司益佰投資擬出資1。62億元收購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董事長竇啟玲及一致行動人、公司董事、高級管理人員竇雅琪名下的6套房產。

據悉,這6套房產均位于貴陽市觀山湖區金陽南路298號睿力上城,均為商品房,規劃用途為經營辦公用,建筑面積合計8220。15平方米。其中單套商品房建筑面積最大的達到了1769。22平方米,建筑面積最小的也達到了873。22平方米。

依照當時的資產評估,竇啟玲和竇雅琪申報6套商品房資產購買金額共計7200萬元。依照1.62億元收購價計算,益佰投資則是依照近2萬元/平方米的均價購買,這遠遠高于貴州市區的房地產均價。竇啟玲和竇雅琪將大賺9000萬元。

然而,竇啟玲的如意算盤并沒有打響。上述交易在當時隨即收到上交所閃電問詢。

2019年1月4日,益佰制藥公告終止購買實控人6套房產。益佰制藥暗示,由于在公司籌建醫院過程中,部分居民有分歧反應,公司本著謹慎性原則,經與關聯人竇啟玲和竇雅琪協商一致,雙方決定解除關于購買位于貴陽市觀山湖區金陽南路298號睿力上城合計6套房產的《資產轉讓協議》。

身家28億 股權質押率高達100%

根據2018福布斯富豪榜數據顯示,竇啟玲的財富值達到了28億元,在貴州富豪排行榜中排名第10名,全國富豪榜單中排名第1530名。

不過這位28億的少女富豪,卻和她的公司一樣,都處于缺錢的尷尬窘境。

數據顯示,去年益佰制藥貨幣資金5.51億元,同比減少52.74%;經營現金流凈額為2.14億元,同比減少68.57%。現金流凈額出現大幅下降,說明公司資金周轉出現了問題。

而“錢荒”也令益佰制藥不吝斷臂求生,只為現金進賬。

去年年底,益佰制藥出售了其收購尚未滿3年的淮南朝陽醫院,而淮南朝陽醫院被益佰制藥收購后一直處于盈利狀態。其中,2017年的資產總額為6.64億元,實現營收4.02億元,凈利潤0.69億元;2018年前三季度資產總額為7.2億元,實現營收3.38億元,凈利潤0.56億元。

數據來源:益佰制藥2018年年報

和益佰制藥一樣面臨錢荒的還有其實控人竇啟玲。數據顯示,益佰制藥實控人竇啟玲股權質押率高達100%。横眉前,針對質押給海通證券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份,竇啟玲已經連續兩次延期,分別為2018年11月17日和2018年12月21日。

而更雪上加霜的是,而自2015年至今,益佰制藥股價已從最高約37元/股,跌至今日收盤價僅5.18元,股價跌幅超過85%,平倉風險居高不下。

業績巨虧收年報問詢函 公司兩度延期回復

公司現金流的惡化,業績也不容樂觀。

年報顯示,2018年,公司實現營業收入38.83億元,同比增長1.98%;凈利潤虧損7.24億元,同比下滑329.18%。根年報顯示,報告期末公司商譽原值18.85億元,本期計提商譽減值10.19億元,其中少女子大藥廠商譽原值4.82億元,前期已經計提商譽減值446.57萬元,2018年計提商譽減值3.6億元;中盛海天商譽原值6.05億元,前期未計提商譽減值,2018年計提商譽減值4.86億元。

對此,5月13日益佰制藥公告收到上交所問詢函。上交所要求公司說明少女子大藥廠、中盛海天等相關公司初始商譽確認的具體計算過程及相關依據,收購子公司業績承諾情況,產生商譽以來報告期各期主要財務數據;收購以來歷次商譽減值測試過程。

根據年報,2016年至2018年,公司研發投入資本化比例分別為60.11%、67.47%、48.63%。公司本期資本化研發支出7266.93萬元,但內部研發無形資產和開發支出新增額均為0。此外,開發支出中的芍甘片技術、元香乳凝技術和元香乳凝技術期初余額共計1713萬元,新增額為0。

對此,上交所要求公司補充披露公司各研發品種名稱,所處階段,累計研發投入,報告期內研發投入及資本化處理情況等。

截至横眉前,距離上交所下發問詢函已經接近1個月時間了,公司尚未對上交所提問給予回復,而是連續兩度公告延期回復問詢。鑒于《問詢函》涉及內容較多,部分問題仍需進一步查證、核實及確認,公司特向上交所申請再次延期完成《問詢函》的回復工作。

聲明:文章內容或者數據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每日經濟新聞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即安 益佰制藥 竇啟玲 貴州證監局 貴州監管局
閱讀 ()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