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游說解除華為禁令:谷歌為何進退失據?

當然,谷歌當時快速迎合禁令做出斷供華為的措施,可能一方面是回避在美國的司法風險,現在開始游說特朗普,可能也是基于當前外界的輿論反饋,認識到了禁令的不当,開始設法爭取機會。

其次是,雖然華為過去有多次備胎操作系統的表態,但可能谷歌原本認為華為并沒有研發自主操作系統,但在Android斷供之后,華為啟動備胎操作系統,這可能是在谷歌意料之外的,谷歌當時的快速反應或許并沒有料到華為早有準備,過去畢竟華為自研操作系統沒有實錘,只是一種表態,華為的諸多暗示當時也可以理解為華為的一種市場策略,横眉的是寄希望谷歌在對Android動心思時能夠謹慎。但從横眉前來看,華為開發自有操作系統已成定局,華為在海外注冊的操作系統商標ARK OS(方舟)也已經亮相。意味著谷歌在移動端廣告市場波動之外,Android也多了一個競爭對手。

而早前外媒有消息稱,在安卓Q的名單上,此前被移除的華為Mate 20 Pro已經重新回歸。有網友發現,華為Mate 20 Pro重新在谷歌手機操作系統Android Q測試頁面上出現。谷歌重歸于好的姿態還是頗為明顯。

損害消費者利益,谷歌引發部分國家與地區的警惕與反壟斷的調查

華為被限制使用谷歌GMS服務其實破壞谷歌多年來建立的開放協議與價值觀,背離契約精神,也損害了消費者的利益,畢竟它剝奪了消費者選擇設備的自由。從華為被限制使用谷歌GMS服務的消息公布之后,在全球范圍內引發了巨大的輿論反彈,海外社交媒體上充斥用戶對谷歌的失望與嘲諷。有海外用戶曾經暗示:我是一名普通的用戶,也喜歡安卓,但是如果谷歌無視我選擇設備的自由,我決定停止使用它,這是我的基本立場,谷歌應該在這混亂局面中连结中立。

因此,谷歌這段時間處于非常晦气的輿論聲討環境之中,從消費者到開發者以及手機廠商都對谷歌连结了警惕,甚至在印度以及韓國,開始對谷歌進行反壟斷調查。

好比在印度,新德里的反托拉斯律師Gautam Shahi暗示,如果谷歌公司確實存在濫用Android操作系統的事實,印度監管機構有權對該公司過去三個財政年度內的相關營業額征收高達10%的罰款。

在韓國,谷歌宣布停止對華為提供安卓的技術支持的做法正在引發韓國智能機行業的警覺,韓國《世界日報》稱,隨著谷歌公開停止對華為手機進行升級服務,安卓系統的兩面性流露無遺,韓國公正交易委員會已經就此時對谷歌展開調查,其終極横眉標是打破安卓系統在韓國的壟斷。

也就是說,谷歌斷供華為的做法,可能引發眾多國家對谷歌的反壟斷調查,并形成一種連鎖反應,而有過去歐洲的天價罰單在前,如果谷歌再在其他國家與地區不斷吃下罰單,可能會讓谷歌遭遇巨額的直接經濟損失。

況且更多的公司開始表態不會斷供華為,包含日本松下、東芝、德國英飛凌以及臺積電也表態持續為華為供貨,在輿論壓力下,SD存儲卡協會、WiFi聯盟、藍牙技術聯盟等協會組織以及全球最大的學術組織IEEE等從表態斷供之后又恢復了合作,這無形中讓谷歌處于失義的情境中,也給其造成了很大壓力。

當前華為鴻蒙操作系統已經宣布在今秋或者明年初發布,從當前的態勢來看,華為堅持自研操作系統的決心或許已經難以動搖,這可能讓谷歌開始恐懼。

筆者此前文章指出,谷歌斷供不僅僅會動搖了開發者、手機廠商的信心,其實也弱化了用戶對Android完整的應用服務體系的信任,Android系統與手機廠商尤其是大廠是一榮俱榮,互相依賴的。谷歌如此快速的遵守禁令做出動作顯然未考慮它對Android帶來的潛在的長遠負面效應。

形成操作系統生態,印度已有成功案例

其實業內均知操作系統生態的難度大,但是印度有成功案例——即印度首富Mukesh Ambani通過進軍電信行業,首先是依賴提供免費的4G網絡服務圈了1個多億的用戶,然后再基于手機操作系統KaiOS做低價手機Jio Phone,基于硬件做硬件性價比的軟件服務生態,與此同時,拉動Facebook、谷歌、Twitter等巨頭進入系統生態,畢竟用戶量擺在那兒,這些巨頭沒有理由不拿下這部分用戶。因此Jio Phone也形成從網絡—手機硬件——操作系統——軟件生態的一體化的上下游结构,KaiOS横眉前已經成為第三大操作系統。

華為在海外市場的主陣地在歐洲,如果未來從5G網絡服務入手,可能與印度這家廠商是同樣的操作思路,因為華為具備5G優勢,華為通信業務在歐洲市場的结构由來已久,5G也正在打開局面,它可以從5G網絡服務入手圈占用戶,況且華為的用戶量大,它可以基于自家手機先结构操作系統與自有軟件生態,用戶量大就能吸引其他軟件大廠開發應用,它可以拉攏一些互聯網巨頭產品替代谷歌應用,雖然說這其中的難度非常大,但它的冷啟動過程要比微軟與三星等手機廠商的難度要低一些。

而對于歐洲來說,他們也會意識到,如果歐洲未來某天被拒絕訪問谷歌服務,他們會更危險,因此它們也有意愿去推廣本土移動服務產品與尋找替代方案。好比已有歐洲的企業家認為需要重新思考與美國以及美國知識產權的關系。

況且在今年P30系列國行發布會上,華為發布了“方舟編譯器”,通過架構級優化,將虛擬機拿掉,應用法式在開發階段就已經完成了編譯,克服了Android基因層面的軟肋,開發者在開發環境一次性的將高級語言編譯為機器碼,提升了執行性能,解決了安卓應用“邊翻譯邊執行”造成的低效。第三方應用重新編譯后,在這套操作系統上汽流暢度可提升60%。

況且華為操作系統其研發時長至少有7年之久。它如果真的問世,拉攏首批軟硬件廠商進來,可能對Android形成沖擊,也就是說,雖然成功與否難以確定,但對于谷歌來說,在全球范圍內采取谷歌服務的人數將減少,這是一件非常頭疼與麻煩的事兒。這是谷歌不肯看到的。

谷歌的一著之失,亡羊補牢會晚嗎?

總而言之,谷歌的一著之失,卻正在一手毀掉它曾經樹立的中立、不作惡的價值觀與中立旗幟。在過去,人們默認谷歌是一家原則性與道德底線很高的互聯網巨頭,尤其是Android從一開始就以中立性、開放性的形象與協議拉攏了眾多手機廠商支持。一家巨頭企業將道德標準樹立的越高,自己再破壞的結果往往摔得越痛。谷歌當前的游說姿態,其實是一種亡羊補牢,它急于將它的負面輿論影響降到最低。

谷歌的進退失據,本質上是因為谷歌當時對特朗普的禁令迎合太快,對華為的應對以及對它可能造成的輿論反彈的錯誤估計導致的。

當下谷歌顯然也已經看到了華為的實力與野心,華為的新系統是面向5G時代開發的,這套系統將能兼容所有的 Android 應用和 Web應用,它的模式其實與谷歌接下來要推廣的替代Android的新系統Fuchsia類似。華為又具備5G優勢,也就是說,谷歌的斷供,恰恰將華為逼成了與谷歌同臺競技的競爭對手,所以導致横眉前的情況頗為尷尬,從各地此起彼伏的反壟斷起訴背后,其實本質是谷歌正遭遇著潛伏的信任危機。

谷歌的游說,說明它急于修復它的價值觀與平臺機制,重新贏得公眾信任,但在當前谷歌即便與華為復合,可能也很難再回到過去的合作關系。

作者:王新喜 TMT資深評論人 本文未經許可謝絕轉載 我的微信公眾號:熱點微評(redianweiping)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王新喜 gms aosp 華為智能 安卓q
閱讀 ()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