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漫>>正文

皮卡丘的大碴子味兒,學問大了 | 鮮見

原標題:皮卡丘的大碴子味兒,學問大了 | 鮮見

作者|洛弟

《大偵探皮卡丘》的國語配音,被雷佳音帶來了一股鮮活的大碴子味兒。

越聽越魔性,才明白他哥們兒郭京飛的“禍害論”語出有因。

明星給譯制片配音,作為行業現象一直存在,雖然不冷不熱,卻未見頹勢。

說到底,還是因為它作為手段的效益,終究比作為横眉的,要好得多。

葫蘆島有小智

鞍山也有皮卡丘

《大偵探皮卡丘》國語配音找雷佳音,是近年譯制片最騷操作無疑了。

皮神弱小可憐又無助的外表,開口就是雷氏貧嘴機關槍,撞出了鍋包天婦羅、刺身蘸大醬的口感:

蜜汁搭配的詭異里,透著一股反差萌的鮮甜,一口中毒,欲罷不克不及。

雷老師把自己的臺詞與配音水準,以這樣一種形式發揮了:

在保障譯制“技術指標”與放飛自我之間,找到一個相對穩妥的平衡點,讓皮卡丘不時冒出的大碴子味兒,吹來一陣賤颼颼的清風。

質疑者也許會認為,明星人設都“入侵”譯制領域,影響角色塑造了,這合適嗎?

但看過英語原聲版后,反而發現找雷佳音配國語,太合適了。

影片前期宣傳時,公布美國男演員“賤賤”瑞恩·雷諾茲將為皮卡丘配音,中外社交媒體一陣歡騰。

瑞恩·雷諾茲

由于連續主演兩部超級英雄片《死侍》及其續集,瑞恩·雷諾茲的聲量水漲船高。

為史上最賤、最貧、最浪的超級英雄賦予真人影視形象,他是第一個。

這成了他迄今為止最成功的角色,中國影迷也樂于把死侍的外號“賤賤”一同贈與他。

雷諾茲的人設,逐漸與死侍的賤萌融合,他的“騷柔”聲線也由此被人記住。

當《大偵探皮卡丘》里,“電耗子”的設定成了話癆大叔,為CG角色配音的任務,也就非他莫屬了。

影片引進到中國,合家歡影片的譯制配音,自然十分重要。

要找一個與“賤賤”一樣,賤萌討喜又渾身是梗的男演員,似乎除了雷佳音,別人也未必更合適。

這倆可都是明星人設史上十年出一個,“滑稽樹下你和我”的奇葩乘以二。

影片在上映前期的營銷,也照著倆人的“有毒”路線來,甚至出現了以“雷諾茲+雷佳音”組成“雷次方”CP,剪輯出的“拉郎”視頻。

想看的,可以去B站自行搜索,甜度約等于一顆怪味扁豆。

從演員到明星化

角色變成角兒

其實,邀請明星為引進片配音,作為新噱頭,擴大觀眾群,倒不新鮮。

唯一分歧的是,配音横眉的變化,帶來了配音重點的轉移。

最早的“明星配音”,并沒出現在譯制片領域,而是國產動畫。

1999年,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出品的動畫長片《寶蓮燈》公映。

作為新中國建國以來第五部動畫長片,它從拍攝之初,就背上了太多紀錄與意義。

它創下了國產動畫長片空前的制作規模與本钱紀錄,是國產動畫長片在電影市場“復活”之際的最響一炮,也是四十年“國營老字號”上美為建國五十周年,交出的世紀末獻禮。

《寶蓮燈》的配音演員陣容,宛如一出大戲:

徐帆配三圣母、姜文配二郎神、陳佩斯配孫悟空、寧靜配嘎妹、梁天配假道士……青衣花臉開口跳,依照演員戲路,行當一應俱全。

同時還有馬精武、雷恪生、朱時茂、馬羚、馬曉晴一眾知名演員參與配音,連一個會說話的秦俑,幾句臺詞,都請來朱旭老先生演繹。

妥妥的神仙配神仙了。

當年在上映前期造勢上,超豪華的配音陣容,連同那張“神級”原聲帶,成了大賣點。

影片的片尾畫面,也把明星配音后期花絮剪入——這在國產片配音史上,可能是第一次。

聽到截圖自帶BGM的請舉手

這次空前絕后的盛況,到底是電影市場競爭激烈、制作思路打開造就的:

老配音演員的聲音名片,是“國字號標配”,也是電影統購統銷時代的產物。

當時移勢易,電影市場波濤泛起,明星效應也就成了新的票房增長點。

但此時,明星們參與配音,最重要的身份,還是塑造角色的演員。

大批名演員加盟,相互配合,不搞一人獨大,歸根結底還是為了一臺戲。

即便有《海底總動員》請來張國立配音,演員個人的明星屬性也沒那么強。

這種情況,延續到了十幾年后的外片引進。

《三傻大鬧寶萊塢》作為批片在內地上映,已經是2011年了,距離影片公映,已經過了兩年。

此時,由于網絡資源豐富,該看的人基本都看了。

為了從影迷層面“出圈”,吸引更多人群進影院,也為了再創作帶來新鮮感,《三傻大鬧寶萊塢》的國配版,再次啟用了全明星陣容。

剛因為《失戀33天》火遍全國的文章,一年有《武俠》《極速天使》兩部商業片上映的湯唯,以及一年演了兩部喜劇片的黃渤,成為最具賣點的三位配音演員。

三個演員的共同特點是,出演過現象級高口碑電影,既受影迷關注,也為大眾熟知。

某種水平上,這成了譯制片真人電影“明星配音”的新起點,也是明星配音兩種横眉的的銜接:

雖然仍是“幾個明星一臺戲”,但更注重明星熱度了。

引進片數量、質量豐富,市場空間擴大、競爭激烈,譯制成了一筆好生意。

同時,在國內影迷群體逐漸形成,紛紛追求“看原聲”的時代,譯制片也需要新的求生之路。

于是,越來越多的明星演員參與引進片配音,鄧超、林更新、張涵予、劉昊然、雷佳音……纷歧而足。

在這個過程中,“明星配音”現象的特色,也就逐漸形成了。

首先,影片類型的選取,依然是以動畫、喜劇等“合家歡”題材為主。

動畫片的配音是重中之重,需要明星“金嗓”,也便于明星發揮,避免了真人電影聲畫雙方表演上,可能存在的契合困難。

同時,原本就面向大眾的合家歡題材,也需要影響力巨大的明星進一步推廣。

其次,配音演員的選取,越來越向流量與熱度靠攏。

不需要花大錢請一整套“明星班底”,一兩個有熱度的,足夠撐場。

2014年,《神偷奶爸2》請來鄧超和田雨橙配音,正是兩人參加的真人秀綜藝《奔驰吧!兄弟》與《爸爸去哪兒》熱播之際。

鄧超為《神偷奶爸2》配音

《奇幻森林》在2016年上映時,為黑豹巴希拉配音的張涵予,正處在《智取威虎山》《老炮兒》《湄公河行動》三部票房大片連年發力的聲量上升期。

而《馴龍高手2》上映時,為男主人公“小嗝嗝”配音的,是2014年,剛演完《同桌的你》《舞樂傳奇》的林更新。

五年后,《馴龍高手3》中的“小嗝嗝”從少年成長為青壯年,配音演員卻換成了更年輕的劉昊然。

這不但是譯制片“借流量”的一頭熱買賣,明星也同樣需要譯制片配音。

譯制片配音工作,相比長達數月的影視拍攝,更加省時輕松,也能跟隨影片上映熱度,再多一次露出。

當明星每年的露出達到一定數量,再多這么一個“跟隨露出”,數量增加,也能造就一定的“刷屏”現象。

水平要高,效益較小

問題仍處于潛藏階段

但明星配音,就沒有潛藏的局限與缺點嗎?

即使再小,也是有的。

首先,飾演與配音,都屬于影視表演藝術,但說到底是兩套活兒。

邏輯、方法、横眉的、技術指標,有著非常大的區別。

沒有配音經驗的林更新、劉昊然們,配音水平自然沒有相關經驗二十多年的張涵予老到。

真要讓演員們掌握熟練的業務水平,草草上馬顯然是不夠的。

其次,是“熱度為王”導致的演員人選、特性問題。

同樣水平的演員,熱度更高的更有希望“接活”,熱度與配音水平的平衡,就是個問題。

而且,演員的“人設”也是個問題——他們的人設,往往與戲路、表演風格有著分不開的關系。

如果是風格造就了人設,人設引來了流量,那么演員的鮮明風格,就成了流量的根源。

為了流量請來的配音演員,必定會把帶來流量的風格帶入角色塑造。

當演員個人的表演風格,與所配音角色的塑造產生不成避免的沖突,孰輕孰重呢?

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問題:這么干,對票房意義大不大?

即便有粉絲愿意為了愛扁豆的國配版買票,影院依然只會把國配版排在冷門時段,場次也少。

横眉前為止,還沒出現過配音演員帶來的票房,足以倒逼影院多排國配版的情況。

所帶來的票房收益,横眉前來看,還是有限的。

但說到底,這種“求仁得仁”的買賣,雙方所求的,也許沒那么大,也做不了那么多。

片方所求的,是帶來一波小熱度,明星需要的,則是找一個有露出,也能表演的“小活”干干。

市場有限,野心也有限,作為一個同樣以“熱度為王”的影視制作環節,配音市場,終究還是理性多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大偵探皮卡丘 禍害論 包天婦羅 瑞恩·雷諾茲 雷諾茲
閱讀 ()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