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微音從來不是絕響,街談應當悠遠長鳴”——老中青三代記者談新聞“四力”

原標題:“微音從來不是絕響,街談應當悠遠長鳴”——老中青三代記者談新聞“四力”

  2019年5月15日,羊城晚報社舉行“鐵肩擔道義,辣手著文章”許實同志新聞實踐研討會。

文/金羊網記者 甘韻儀

圖/金羊網記者 梁喻

5月15日,羊城晚報社舉行“鐵肩擔道義,辣手著文章”許實同志新聞實踐研討會。老中青三代羊城晚報新聞人,從微音的新聞精神中吸取營養,相互勉勵不忘初心,努力踐行“四力”,共同推動新聞事業前進。

羊城晚報報業集團黨委副書記、羊城晚報社總編輯林海利。

羊城晚報報業集團黨委副書記、羊城晚報社總編輯林海利介紹,許實出生于1919年,2004年逝世,曾任羊城晚報總編輯等,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他先后采訪過毛澤東、周恩來、朱德等開國元勛,寫下了一系列影響廣泛的報道,改革開放后,參與復刊羊城晚報,并長期擔任羊城晚報首席評論員,以微音為名,寫下了大量謳歌改革開放、鞭撻社會丑惡現象的“街談巷議”,深受廣大讀者喜愛。

現場,思想在一個個故事中碰撞與傳遞。

羊城晚報報業集團黨委書記、羊城晚報社社長劉海陵。

劉海陵說——

微音先生,在我們腦海里留下了永不磨滅的印記。羊城晚報社是一條長河,不是哪一個人的,又是哪一個人的。每一個人在成長過程中,為這張報紙、這條河流添磚加瓦,既為黨的新聞事業,也為報紙的文脈、歷史。我們要牢記自己的使命。

微音給我們留下了豐富的、龐大的遺產,我覺得有幾個方面:

第一,對新聞事業的追求與熱愛。時代雖然分歧了,但這一點是永恒的。他一生和黨的新聞事業緊緊相連。

第二,本真,對真善美的追求,對假丑惡的鞭撻。黨的媒體是社會的醫生,是要為社會治病的,這種精神不會因為鉛字時代還是互聯網時代而改變。媒體人給社會治病,不要夸大其詞,好就是好,欠好就拔“刀”。

第三,腳踏實地,貼近民生。如今就是習近平總書記說的“四力”。現在互聯網很方便,但還是需要深入實際,多方面調查,掌握事件真相。而不僅僅是傳說,不僅僅是眼見為實,還要發現內在規律。技術手段越先進,越應該把新聞工作者武裝起來,要看到事件全貌而不是局部,文章才能藥到病除,刀下病除。

當年羊城晚報一紙風行大江南北,這是歷代羊城晚報人的努力,我們一點點地,為這條有影響力、飽含著深厚嶺南文化底蘊的長河,一代代接棒相傳,為之做貢獻。

今天這個座談會,還有一點非常重要,就是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新聞工作者增強腳力、眼力、腦力、筆力的重要指示精神,通過“四力”,深入實際、深入基層,同時要政治過硬、本領高強、求實創新、能打勝仗。微音先生給我們做了一個榜樣,今天我們要增加羊城晚報報業集團全媒體的影響力,加強公信力,擴大傳播力,需要向微音等老一代羊城晚報人不斷學習開拓,永遠站在時代的潮頭,永遠和人民在一起,微音從來不是絕響,街談應當悠遠長鳴。

微音同志當年的同事陳心宇。

陳心宇——

今天回到羊城晚報這個大家庭,看到今天羊城晚報的版面,都感覺是微音又回來了。在八九十年代,微音就是羊城晚報的一個符號和一張名片,他一直是關注民生的新聞工作者,歌頌真善美,鞭撻假丑惡。羊城晚報形成了關注民生的風格,一直延續到今天。

90年代,廣州市籌備慈善醫院。他把他的書拿出來義賣,賣了20多萬元。老爺子一分不要,全部捐給了慈善醫院。由此可見,他不僅用筆關注弱勢群體,自己也身體力行。

他是一個率真的老人。廣州最早出現卡拉OK時,我寫了一篇特稿,說卡拉OK悄悄在這座城市興起。他就問,什么是卡拉OK?還要求帶他去體驗。他很少唱,經常抽著一根煙在那盯著。第二天你就會發現,他的《街談巷議》用了很多歌詞。一個70多歲的老人,對新鮮事物的熱愛,對新知識的吸收能力,讓我很驚訝。

微音同志的少女兒許麗心。

許麗心——

我的父親與生俱來就是一個新聞人,一生結下新聞緣。最長的崗位就是在羊城晚報,他幾乎天天泡在報社里,跟記者們在一起,了解情況,對社會的真善美極力地鼓與呼。

父親也不斷鞭撻社會的歪風邪氣,由此得罪了一些黑勢力。有一次我們收到風,有黑勢力要來打擊報復。家人都勸他減少鋒芒,不要太銳利,但他一無所動,一如既往為公平正義吶喊。也正因為有羊城晚報,才這樣有使命感。

微音同志當年的同事葉健強。

葉健強——

第一是驕傲,以我是羊城晚報人而驕傲。去年我獲得中國攝影金像獎,有人說,應感謝羊城晚報對你的栽培,因為你是羊城晚報人,當年微音給你指引了一條路,走近平民生活。

第二是感恩,感恩這個時代。只有適應時代,羊城晚報才能征服一代又一代的讀者,讓廣大讀者繼續喜歡羊城晚報。希望年輕的記者秉承著羊城晚報的精神到永遠。

微音同志當年的同事許光輝。

許光輝——

作為人民的記者、黨的新聞工作者,微音給我們留下了寶貴的精神財富。他堅持政治家辦報,堅持以人為本,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他也培養了一批非常出色的新聞工作者,這一批人承繼了微音的精神,又將這種精神弘揚下去。

他作風扎實,腳板底下出新聞。他的文風,也旗幟鮮明,立場堅定,絕不動刀割肉,但一針見血。語言又特別凝練,風趣幽默。文章為什么有人看?因為有吸引力,要做到有吸引力首先文風要正確,不拖泥帶水。

微音同志當年的同事王華基。

王華基——

微音的《街談巷議》是根據記者的報道寫的,他經常說:如果新聞事實錯了,那就把我害慘了,把我也坑了。所以他要求每一個記者的新聞報道,一定要真實準確,這對于每一個新聞工作者來說都是受益匪淺的。希望年青一代希望傳承下去,能夠把微音的精神發揚光大。

微音同志當年的同事關筱。

關筱——

微音在生前把出書的任務交給我。我一方面很榮幸,另一方面也很忐忑,當時覺得這個任務比較困難。既然他信任我,我就要兢兢業業,盡心盡力去完整。當時他說:你能不克不及在一個月完成?我腦袋有一個定時炸彈,我長了一個瘤,我不知道什么時候爆發,一爆發就看不到書出版了。最終我完成了三本書的出版,他很滿意,而這對我自己也是一個鍛煉。

微音同志當年的同事潘雄。

潘雄——

微音在任的時候,我還是一個小編輯。他退休后,也經常回來要聞部工作。當時陳春凝逢周末在報社煮湯,他聽到周末有湯喝就又跑回來,說是喝湯,其實是看看要寫什么文章。他早上去勝利賓館喝早茶。但出報趕時間和任務,每天10點半到11點就要交版,于是我們給他訂了硬指標:只給你寫兩頁稿紙,大概700字左右,時間不克不及超過一個半小時。他文思特別厲害,馬上寫出來。

微音寫文章的線索,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年青一代記者要發揚。互聯網時代,但現場是新聞的第一來源,我們從來都不敢放棄。

微音同志當年的同事姜齊放。

姜齊放——

微音同志真是好的師長,他的人生和職業態度,對我整個人生的職場經歷,都影響深遠。我28歲就獲得中國新聞獎一等獎,大家都叫我“年輕的獲獎專業戶”。這些扎實的功底、好的作風都是前輩帶來的。

當時一家醫院出現嬰兒掉包事件,微音叫我去寫,上午采訪上午交稿,怎么做?當時我找到了法醫鑒定室的主任,請他用最通俗的語言,講述血液家族的情況,這是一個有趣的答案,兩個血型基底细同的概率是十一億分之一。沒想到微音看完之后,拍了一下桌子,說我寫得太潦草,其他他都能猜到,但名字猜不到。一句話一輩子,以后我寫名字就是一筆一劃地寫,這個影響直到今天。

今天看到這么多年輕人來參加座談會,真的很開心,體現羊晚薪火相傳。給年輕人三點建議:第一,羊城晚報這么好的氛圍中,沉淀了太多的品牌、經驗,一定要把這些東西系統地學到手,認真扎實地學。二、建立好自己的思想體系與思維方法,包含價值觀等;第三,永遠對前沿領域连结關注,连结新的判斷眼光。

年輕記者也分享收獲,梁懌韜說,羊城晚報“記者幫”一直在傳承微音精神,在一個個生活案例中幫助街坊解決痛點。甘韻儀則分享了微音的寫作主張,與年輕記者們共勉:文章必須寫得精悍,能吸引人;窄題闊路,有所發揮;有的放矢,具備棱角;如敘家常,和讀者心心相印;認真體會黨中央的政策精神,寫起來才能海闊天空,揮酒自如。

最后,羊城晚報報業集團黨委書記、羊城晚報社社長劉海陵作總結發言。

作者:甘韻儀 梁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