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正文

*ST康得:現金管理協議因違法無效,已投訴北京銀行違規行為

原標題:*ST康得:現金管理協議因違法無效,已投訴北京銀行違規行為

*ST康得5月15日晚間公告,針對控股股東康得集團與北京銀行簽訂的《現金管理業務合作協議》,公司已于5月14日向北京銀行西單支行下發《商務函》,指出協議因違反法律而自始無效,要求恢復相應子賬戶的獨立性,并保存采纳進一步法律行動維護相關公司利益的權利。公司管理層已將西單支行的違規行為向監管部門進行投訴。

該公告暗示,《現金管理業務合作協議》不符合《上市公司治理準則(2018)》第68條關于上市公司獨立性的要求,嚴重違反了上市公司的財務獨立性,從而極大的損害了康得新正常的運營狀況與廣大股東的切身利益。

另外,《現金管理業務合作協議》導致了康得新及下屬3家子公司貨幣資金損失,《現金管理業務合作協議》因違法而自始無效。

針對*ST康得的公告,北京銀行方面暫無回應。

(*ST康得公告截圖/圖源:*ST康得公告)

2019年1月15日,上清所公告,康得新2018年度第一期超短期融資券兌付逾期,此后,康得新連發4份公告承認兩筆債務存在風險。

4月30日,*ST康得發布2018年年報,2018年實現利潤總額3。43億元,同比降低88。24%;同時稱公司賬面貨幣資金153。16億元,其中122。1億元存放于北京銀行西單支行。

年報發布后,*ST康得的三位獨立董事張述華、 楊光裕、陳東對122。1億元的真實性暗示質疑,稱年報數據存在多處造假嫌疑。負責審計年報的瑞華會計師事務所也出具了“非標意見”,稱*ST康得去年末122。10億元的銀行存款余額,實施了檢查、函證等審計法式,但是未能取得充分適當的審計證據,無法判斷公司上述銀行存款期末余額的真實性、準確性及披露的恰當性。

針對這筆122.1億元的銀行存款,深交所向*ST康得發送關注函,要求*ST康得說明三點:一是122億元的主要用途和受限情況;二是公司及大股東與西單支行是否簽署現金管理協議,以及主要內容;三是20億元預付款委托采購真實性,是否流入控股股東及附屬企業。

對此,瑞華會計所在第一次關注函的回復中補充說明稱,康得新及其下屬的三家全資子公司于2018年年末賬面顯示在北京銀行西單支行的銀行存款總余額為12,210,067,986.20元,網銀記錄顯示余額與公司財務賬面余額記錄一致,但在4月29日北京銀行西單支行的詢證函回函中,顯示“銀行存款該賬戶余額為0元,該賬戶在我行有聯動賬戶業務,銀行歸集金額為12,209,443,476.52元”,這與*ST康得賬面記載余額、公司網銀顯示余額纷歧致。在向北京銀行了解聯動賬戶信息的過程中,北京銀行工作人員在電話回訪中未予回復。

不過,在回復函發出后,北京銀行總行立刻表態稱,北京銀行西單支行與康得新訂立的《現金管理業務合作協議》,是各方依照《合同法》相關規定,本著自愿、平等原則簽署。合同訂立的行為符合相關法律規定。并稱“瑞華會計師事務所詢證函回函,北京銀行西單支行于4月26日寄出,瑞華會計師事務所于4月29日早9點簽收。故北京銀行未對其出具的詢證函予以回復的情況與事實不符。”

5月8日,深交所再次下發關注函要求*ST康得說明這筆存款的去向,要求*ST康得進一步說明西單支行與康得投資集團簽署《現金管理合作協議》的具體內容,以及上述協議是否導致公司與康得投資集團共用銀行賬戶,是否存在將公司資金存入康得投資集團及其關聯人控制的賬戶的情形,是否導致康得投資集團非經營性占用上市公司資金。

*ST康得暗示,2018年4月,康得新發行第一期、第二期超短期融資券,發行金額總計15億元,西單支行作為兩次發行的主承銷商之一,在兩次發行募集說明書中確認了截至2017年9月30日康得新的貨幣資金為1,891,607。31萬元。作為《現金管理合作協議》的主辦行,西單支行隱瞞了貨幣資金存放的問題,并未提示公司。直至公司無法定期兌付本息,公司收到法院財產保全文書后,才發現康得新及康得新光電西單支行賬戶的實際余額為0,公司新一屆董事會成立后針對上述情形開展自查,得知了康得新及其下屬子公司曾經參與了《現金管理合作協議》,但是,公司時任財務人員亦無法說明康得新及其下屬子公司加入《現金管理合作協議》的原因。

*ST康得進一步暗示,考慮到聯動賬戶背后成因的不透明性及資金劃撥法式的復雜性,而且,西單支行亦不配合開展進一步調查,公司無法通過康得新及其下屬3家公司的賬戶了解到聯動賬戶內部運行情況。為了維護公司的合法權益,公司已向證券及銀行監管部門投訴,在有關訴訟中向法院申請追加西單支行作為被告,等待西單支行配合說明情況。

對于資金是否被占用,*ST康得回復稱,康得投資集團與康得新的賬戶可以實現上撥下劃功能;因此,康得投資集團有機會從其自有賬戶提取康得新賬戶上撥的款項。但是,由于康得新自己賬戶的對賬單其实不反映賬戶資金被上撥的信息,公司沒有3內部劃轉的原始材料,所以康得新及其下屬公司無法知悉是否已經發生了與康得投資集團的內部資金往來。公司不排除公司資金通過《現金管理合作協議》被存入康得投資集團及其關聯人控制的賬戶的可能性。

由于公司無法核查康得投資集團賬戶的現金流動情況,公司横眉前無法確定公司資金是否已經被康得投資集團非經營性占用,公司要求西單支行向監管機構和市場公開聯動賬戶的全部運行情況。

(康得新大股東及實際控制人鐘玉被采纳刑事措施微博截圖/圖源:張家港市公安局官方微博)

值得關注的消息是,5月12日晚,張家港市公安局官方微博發布稱:康得新大股東及實際控制人鐘玉,因涉嫌犯罪被警方采纳刑事強制措施。

5月15日,*ST康得早盤再度跌停,封單超33萬手,股價報3.50元;該股11個交易日9個跌停,市值僅余123.93億元。

此前,國金證券發布研報稱,康得新是高分子材料行業的龍頭民企,因2018年底控股股東康得集團極高的股權質押比例和信托計劃違約而引起市場廣泛關注,首次下調康得新主體和債券評級并列入負面觀察名單。

光大證券評級報告也于2019年1月16日將康得新主體信用等級由CC級下調至C級,同時將“17康得新MTN001”、“17康得新MTN002”債項信用等級由CC級下調至C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st康 康得集團 商務函 st康 上清所
閱讀 ()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