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正文

酒香不怕污水深?瀘州老窖劉淼“責任論”受考

原標題:酒香不怕污水深?瀘州老窖劉淼“責任論”受考

文/岳家琛

張之洞是瀘州老窖歷史上第一個重量級帶鹽人。

公元1866年,張老爺子從北京出發,赴川上任路走了整整一年。路過瀘州的時候,仆人為了一掃張之洞路途勞頓,于是道拐拐,走彎彎,走到小巷深處最后一家溫永盛作坊,給他的老爺捧來一壇好酒。

張之洞微醺中吟出了那個后世耳熟能詳的名句:

“酒香不怕巷子深”

不過,張之洞那時喝到的酒并不是瀘州老窖,而是——瀘州老窖。

不要緊,“瀘州的老窖”后來都成了瀘州老窖。包含溫永盛在內,大約20家明清作坊全部被整合進瀘州老窖的釀酒窖池群。當年巷子深處的千口老窖池被列為全國重點文物,“國窖”由此誕生。

再后來,50到80年代,瀘州老窖擴大產能,興建了羅漢基地,幾十年過去,最近的窖池的如今也有30年窖齡。

2018年,中央第五生態環保督查組從北京來到四川,在瀘州現場檢查發現,重點企業違法排污問題突出,大量污水直排長江。

督查組5月9日公布了具體問題:瀘州老窖羅漢釀酒基地污水處理站實際進水化學需氧量濃度長期高于設計處理濃度,導致生化池漂浮大量死泥,加之加藥系統老舊,藥劑混合不均勻,污水處理設施長期不正常運行。

此外,因管網破損,部分污水直接滲漏外排至市政排污渠,滲排污水化學需氧量、總磷、懸浮物濃度分別高達345毫克/升、27。5毫克/升、80毫克/升,均超過行業直接排放標準限值。

這與瀘州老窖年報披露的數據是截然分歧的。瀘州老窖2018年報披露:

羅漢基地化學需氧量濃度23.99毫克/升。這比督查組的數據低了整整14倍。

(漂滿死泥的瀘州老窖污水處理站生化池,圖片來源:生態環境部)

同樣的檢測項,截然分歧的數據。難不成又是會計錯了?

這次恐怕是“窖”錯了。根據官方的解釋:

“因羅漢基地污水處理站建于上世紀80年代,確實存在設備老化,有時出現運轉不正常的情況。”

如果真是這樣,那么污水究竟是只滲漏了一天?還是一年?還是十年?恐怕是一筆糊涂賬了。

瀘州老窖背靠長江,坐擁10086口老窖池,方才生產出高端白酒。自然的恩賜,祖先的文物遺留,給瀘州老窖帶來了可觀的收益:

去年凈利潤近35億,毛利高達77.53%。

取之于窖,也應該用之于窖。對于那些有數十年、甚至數百年的老窖、老生產基地,瀘州老窖公司理應維修改造,保障其正常運行。對于滋養整個瀘州的母親長江,更應該敬畏。

正如瀘州州老窖掌門人劉淼曾暗示的那樣:

“當前白酒行業在做大做強的同時,應該造福社會,承擔起相應的社會責任”。

這句話,瀘州老窖做到了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轉載自原創文章: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