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正文

日本陸軍史上最慘烈的戰役:血戰203高地,6萬余名日軍陣亡

原標題:日本陸軍史上最慘烈的戰役:血戰203高地,6萬余名日軍陣亡

在日本現代陸軍的歷史上,有兩場戰役是其揮之不去的夢魘,而這兩場戰役均發生在中國境內,一場是旅順戰役,另一場就是衡陽戰役。這兩場慘烈的戰役前后相隔整整40年,不過其所帶給日軍的影響卻是十分相似,那就是:慘勝。

如果從單純的作戰角度來說,在戰場上則只有勝敗之分,并沒有慘勝與惜敗的概念。但是,戰爭從來都不是簡單粗暴的你死我活,其背后都存在非常復雜的政略斗爭,所以這兩場“慘勝”深深的影響了所有日本軍人對戰爭勝負的意義。

20世紀初葉,日俄兩國在遠東地區的利益矛盾呈現出愈演愈烈的趨勢,在甲午海戰打敗大清的水師后,日本將下一個横眉標定在了俄國遠東的太平洋艦隊身上。要想控制東北,必須解決俄國的這支龐大海上力量,因為只要這支艦隊繼續存在,那么日本海上的交通線將時刻受到其嚴重威脅。

為了配合陸軍對旅順的圍攻,日本海軍于1904年8月對俄國艦隊發起了2次大規模偷襲,成功的消滅了太平洋艦隊的多艘主力艦艇,其剩余的重型戰艦此后便退守旅順再也不敢出來應戰。8月16日,在海軍成功得手后日本陸軍隨即從大連開始向旅順地區快速突進,在陸軍大將乃木希典的率領下,由第1、11兩個師團以及3個炮兵聯隊組成的5萬余人開始向俄國陣地發起進攻。

俄國人雖然在海戰中被日本擊敗,但是他們其实不甘心將苦心經營多年的旅順拱手相讓,作為戰役最高指揮官的庫羅帕特金將軍將整個防御重心摆设在旅順西部的203高地周圍,而203高地也在不久后化作埋葬數萬日本士兵的地獄。

作為一名舊式軍隊的將領,乃木希典相信只要依靠強大的精神武裝,日本士兵定能沖破俄國人的火力封鎖,快速奪占203高地,所以在第一次總攻時他派遣了數千名敢死隊,每人系上兩條白布,高舉軍刀鼓舞士氣沖在最前邊,后面的步兵在聯隊炮火的掩護下跟隨沖鋒。可是,當戰斗開始后俄國人的上百挺機槍同時射向日軍的沖鋒梯隊,更要命的是203高地上方還配有數座俄國海軍從巡洋艦上拆解下來的重炮,它們所發射的每一發炮彈都使得整個戰場地動山搖,而日軍則成片成片的倒在了火網之中。

經過一周的慘烈戰斗,日軍不分晝夜的反復沖殺203高地,但是卻沒有取得任何進展,第3軍此時已經陣亡了2.9萬人,占整個部隊人數的50%,而乃木希典的2個兒子也在第一次總攻時陣亡。旅順戰役的消息很快傳回了日本國內,民眾對乃木希典的指責聲一浪高過一浪,在這種情況下軍部也對其發出嚴令,必須想辦法全力以赴攻克203高地。

經過短暫的修整后,乃木希典命令日軍再次向203高地發起猛攻,在第二次總攻期間日軍不单從國內調來的超大口徑的重炮支援,而且此時駐守本土的唯一一支現役師團也被調往前線。戰至10月,日軍的總體傷亡已經達到了5萬人,而除了占領了203高地周圍的幾處無關緊要的陣地外,依然是毫無進展,這對于連續征戰50多天的日軍來說,無論從生理還是心理都已經達到了極限。

不過乃木希典此時卻絲毫不敢放松,因為對面的俄國人已經了解到從本土出發的太平洋第二艦隊正在快速趕往旅順支援,一旦兩軍會合,就可以內外夾擊疲憊不堪的日軍。所以乃木希典唯一的希望就是祈禱海軍方面的東鄉平八郎能夠解決俄國支援艦隊,而他必須利用這個時間再次向203高地發動一次猛攻,一定要在俄國人的援軍趕到之前結束旅順戰役。

12月5日下午1點,經過近1個半月的再次猛攻,日軍終于登上了203高地的核心陣地,此時整個炮臺中除了一名俄軍傷兵外,其余士兵全部戰死,而203高地下方的景象則讓所有人為之震驚,一眼望去漫山遍野的全是日軍尸體,戰后在一名俄國記者的書中曾寫到:“自從法軍攻擊波羅底諾大要塞之后,還不曾再見過這樣多的死尸”。

至此,歷時近4個月的旅順戰役宣告結束。此戰俄軍共傷亡3萬余人,日軍則前后陣亡6萬多人,傷者更是不計其數,乃木希典也因為在攻克203高地的戰斗中過多的使用人海、人彈戰術而飽受批評,最終在明治天皇去世后選擇了剖腹自殺。

旅順戰役結束后,日軍在長達40年的時間里都沒有再遭到過如此嚴重的傷亡,直到1944年中旬的衡陽會戰,日本陸軍在國軍第10軍的頑強抵抗下,付出了幾倍于守軍的傷亡,而衡陽會戰后日本歷史學者也不克不及不在其官方記載中寫下了:“慘烈水平堪比旅順戰役,是日軍在中日交戰期間唯一一個值得紀念的苦難戰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衡陽戰役 旅順地區 希典 庫羅帕特金 旅順西部
閱讀 ()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