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逼”同性戀男生自殺的社會土壤急需改良

原標題:“逼”同性戀男生自殺的社會土壤急需改良

文丨陳墨

5月14日深夜,青島一名初中生微博發布“遺書”出走。微博內容顯示,他是因為自己的男同性戀身份遭到欺凌和家暴后產生自殺念頭,“決定用最極端的方式解決問題”。微博發出后數萬網友轉發,包含同志機構成員在內的許多網友幫助報警。15日早上警方確認該學生已平安。横眉前,該學生再次出走。

(遺書的一部分。 微博截圖)

(再次出走,網友幫忙尋人。 微博截圖)

類似事件上月也有發生。4月27日凌晨,浙江湖州練市鎮一名同性戀公務員在微博上發了一封絕筆書,走進家里的廁所,吞下十幾顆安眠藥,燒炭、自殺。還好最終他被發現后得到搶救。

從“遺書”中看得出來,他們在學校、職場、家庭以及親密關系中受到的暴力,慢慢侵蝕著生命、消磨著意志,致使他們最后走向意欲自殺,放棄生命。同性戀身份成為危險因子。所以,還有些人選擇“治療同性戀”。澎湃新聞4月18日報道,記者暗訪多地醫院和心理診所,發現很多機構仍以“治療同性戀”為名收取檢查費和治療費,“患者”被毆打、電擊等方式治療。

都2019年了,還有人認為同性戀需要治療,實在有些匪夷所思。中國在1997年廢除了將同性性行為入罪的流氓罪,在2001年《精神障礙分類與診斷標準》將同性戀從精神疾病名單中移除。

同性戀不是疾病,是性少數群體的一種。性少數群體包含少女同性戀者Lesbian、男同性戀者Gay、雙性戀者Bisexual、跨性別者Transgender和疑性戀Questioning,簡稱LGBTQ性少數群體。2018年6 月 18 日,世界衛生組織(WHO)發表的最新《國際疾病分類第十一版》(ICD-11),首次把“性別纷歧致”(Gender Incongruence)從精神病中除名,改列于性健康的章節(在此之前,WHO 所出版《國際疾病分類第十版》中把跨性別人士列為“性別認同疾患”)。

同性戀、“性別纷歧致”先后被除名精神病,這樣的進展與變化,使得性少數群體在全球的討論聲浪逐漸高漲。加上如今網絡資訊的發達,一部分人能接收到一些先進有用的信息,再加上有比較開明健康的成長環境,能提前較好的完成自我認同。

(2018年6月,華盛頓同志大游行里的跨性別者隊伍 圖片來源:Ted Eytan@flickr)

但需要看到的是,社會觀念的轉變確實是一個緩慢的過程。仍有很多性少數群體面臨著來自各方的排斥甚至嚴重歧視,生存處境依然很艱難。人民網在2006年發布了《中國3000萬受歧視同性戀者生存狀況調查》,揭開一個繁重的事實,很多同性戀者都曾考慮過自殺。

這份調查中,專家曾對生活在大中城市、受過良好教育、相對年輕和“活躍”的男同進行調查。結果顯示,同志的心理健康狀況十分令人擔憂。因為受歧視,30%~35%的同性戀者曾有過強烈的自殺念頭,9%~13%的人有過自殺行為,67%的人感到“非常孤獨”,63%的人感到“相當壓抑”。超過半數人由于不被理解,曾感到很痛苦并嚴重影響生活和工作。

讓人絕望的是,十幾年過去了,情況卻并沒有好轉。2019年1月,北京師范大學心理學部的研究團隊發表了針對中國大陸性少數學生的研究報告——《在中國大陸出柜:全國LGBTQ學生問卷研究》(《Coming out in Mainland China: A national survey of LGBTQ students》)。報告通過在線發放調查問卷的形式,收集了來自全國29個省份的732名性少數學生(包含本科、碩士、高中、職高)的有效反饋。研究發現,中國性少數群體學生存在高心理健康風險:大約有85%學生感到過抑郁和40%學生有過自殺想法。

性少數群體依舊沒有得到社會的尊重和家庭的認可。而這是因為相關知識與常識上沒有進行更加完善的普及。錯誤的知識會不斷加深社會偏見和歧視。解決這一問題的根本途徑就是,普及相關知識,讓大眾客觀正確認識性少數群體,消除偏見。

但是,横眉前我們甚至缺乏一個相對開放的自由討論性少數話題的空間。今年4月13日,微博宣布“清查”同性戀內容,展開針對違規漫畫、游戲及短視頻內容的集中清理行動,“les”(少女同性戀)微博超級話題被微博封鎖。在引發爭議后微博才宣布清理不再針對同性戀內容。

而學校和老師對此問題也缺乏關注。前述北師大的研究報告顯示,中國大陸提供LGBTQ相關信息服務的學校數量較少,多數受訪學生所在學校缺乏LGBTQ相關的校規制定、教師培訓和課程支持。研究同時發現,擁有一個更包涵的校園氛圍和更多學校資源與LGBTQ學生自殺想法的減少顯著相關。所以,強烈建議學校完善和發展與LGBTQ有關的有效咨詢和活動。而就在五月,中國臺灣板橋高中和????臺灣大學舉辦了主題為“裙聚效應”的“男裙周”和“男裙日”活動,借此鼓勵大家打破性別刻板印象,提高性別平等意識。

(5月6日至11日,中國臺灣板橋高中舉行“男裙周”。)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在這兩起自殺事件中,本來可以依靠的家人,卻恰恰是對性少數接納水平最低的,他們都不敢向父母出柜,初中生男孩甚至出柜后遭到父親的家暴。這是因為父母對于性少數群體知識和常識更加匱乏,便無法理解自己的孩子。

在正確認知的基礎上,才能有效達成理解和認同,從而得到尊重和認可。而社會的尊重和家庭認可才能徹底改善性少數群體面臨的困境。5月17日是國際不再恐同日,希望大家能去更多地關注性少數群體的恐懼、他們因性傾向及性別認同而遭受的暴力及不公平對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陳墨 練市鎮 性少數群體 icd 裙聚效應
閱讀 ()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