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正文

名牌大學畢業的交警副大隊長懺悔:“白日上班就想晚上約飯”

原標題:名牌大學畢業的交警副大隊長懺悔:“白日上班就想晚上約飯”

2018年7月6日,人民警察日。在這個原本是警察最榮光的日子里,合肥市公安局交警支隊高速公路二大隊原副大隊長虞楊生卻被宣布開除黨籍、開除公職,永遠地離開了警察隊伍。

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5月15日注意到,最新一期安徽省紀委監委旗下《江淮風紀》雜志在“案例剖析”欄横眉刊文《失控的人生“信號燈”》,詳細介紹了合肥市公安局交警支隊高速公路二大隊原副大隊長虞楊生違紀違法案件。

根據合肥市紀委監委網站提供的信息,虞楊生于2018年6月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次月被“雙開”,8月由包河區人民檢察院依法受理了虞楊生涉嫌受賄罪一案。

《江淮風紀》雜志披露:經查,虞楊生在合肥市公安局交警支隊工作期間,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接受服務對象宴請、收受購物卡;違反廉潔紀律,違規經商辦企業;違反工作紀律,非法干預執法活動;利用職務便当,為他人謀取利益并收受財物。2018年10月,虞楊生因犯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四個月,并處罰金34萬元。

虞楊生出生在一個小山村,從小就想成為一名警察。1993年虞楊生考上了名牌大學,成為全村第一個考上大學的孩子。 1997年大學畢業,他順利考入合肥市公安局,實現了成為一名警察的夢想。工作后的虞楊生,一直從事科研工作,因學歷高、技術強,是單位里公認的研究設計道路交通信號智能控制的“技術男”,同事們都敬稱他為“虞工”。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虞楊生的心態發生了重大變化。

2007年,自恃名牌大學畢業和專業領域行家,卻在參加工作后十年時間里始終沒有得到提拔,上升“天花板”使得虞楊生的心態開始扭曲,認為在仕途上進步無望,那就要從其他方面尋找平衡。此時,虞楊生受單位委派,在某公司參與智能信號機研發,并對該公司研發項横眉進行監管,虞楊生與該公司負責人王某某相識。虞楊生心態發生變化后,便開始頻繁與王某某等人接觸,多次在高檔酒店違規接受宴請,甚至對舌尖上的腐敗還樂此不疲。

“那個時期,白日上班的時候就希望有人約我晚上吃飯,一般我都是欣然前往,即使手頭有工作也會放下”——虞楊生在悔過書中這樣寫道。在此期間,虞楊生還多次收取了相關人員贈送的購物卡。欲望的閘門從此打開,虞楊生逐步滑入嚴重違紀違法的深淵。

2008年1月,上述公司智能信號機研發成功后,虞楊生看到了這里的“商機”,他隨即找到王某某商議,想成立一個公司,參與一些項横眉發點財。王某某隨后以該公司名義出資10萬元給虞楊生作為注冊資金。為規避調查,虞楊生使用他人姓名注冊成立了一個軟件公司。 2009年2月,因害怕被查處,虞楊生注銷了該軟件公司,并將10萬元注冊資金據為己有。

2012年,該公司生產的智能信號機投入合肥市場后,虞楊生作為應用單位使用方代表,利用其對合肥市道路交通信號控制設施維護、建設驗收等職務便当,與王某某商議,依照該公司在合肥銷售智能信號機的利潤比例每臺500至800元,收取所謂的“提成款”。自2012年初至2014年10月,虞楊生共收取“提成款”50余萬元。

像這樣的公司,還不止一家。 2013年至2015年期間,虞楊生利用職務便当,為另一家公司推薦道路交通信號控制設施建設項横眉,后又代表合肥市公安局交警支隊,對該公司參與的道路交通信號控制設施建設項横眉進行監管和驗收。該公司負責人易某為感謝虞楊生的幫助和關照,前后共送給虞楊生好處費30余萬元。

此后虞楊生變得更加毫無畏懼,甚至將黨紀國法視為虛設。虞楊生在交警支隊科研所任副所長期間,負責代表單位與第三方設備維保單位對接日常數據統計工作。在此過程中,虞楊生多次找該單位負責數據統計的工作人員,從后臺查詢其是否存在交通違章信息,并告知該工作人員如有其違章記錄,立即消除。即使在調離科研所后,虞楊生仍然實施上述行為,非法干預正常執法工作。

在被調查之前,相關部門曾多次找到虞楊生要求其主動說明情況,可以酌情給予從輕處理。虞楊生卻置若罔聞,對組織不忠誠不老實,甚至編造謊言,意圖蒙混過關。虞楊生的技術專長是道路交通信號控制,然而對于人生“信號燈”的控制,虞楊生卻是一塌糊涂。在本該停下來的“紅燈”前,他多次膽大妄為,無視黨紀國法。最終,虞楊生為“闖紅燈”付出了慘重的代價,“虞工”變成了“愚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虞楊生 江淮風紀 犯受賄罪 楊生
閱讀 ()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