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越先進就越好么?試管嬰兒一代到四代技術,一起了解下!

原標題:越先進就越好么?試管嬰兒一代到四代技術,一起了解下!

一個少女性成為母親

似乎自古以來就是一件自然的事情

但對于不孕不育的少女性來說

成為一個母親幾乎要拼盡全力

試管嬰兒技術往往成為“圓夢”的最后希望

自然受孕

精子由男性射出后,經過少女性的陰道、宮頸、宮腔,進入輸卵管,在那里和卵子相遇,二者結合形成受精卵;接著,受精卵會回到子宮腔,著床妊娠。

這是一個自然的受孕過程,其中處處都是“艱難險阻”。據統計,我國育齡人群中的不孕不育癥比例達10%至15%。

輸卵管堵塞是臨床上造成不孕的最常見原因,約占整個試管嬰兒患者群體的60%~70%。當輸卵管“此路欠亨”,精子便無法到達輸卵管與卵子“相遇”。

在實驗室促成“生命最初的結合”

在取卵之前,少女性往往需要經歷一個艱難的“促排卵”過程,又叫誘發超排卵。誘發超排卵主要是采取藥物促排,使卵細胞發育不受自然周期限制,獲得多個健康成熟的卵子。患者服用促排卵的藥物后,有時可讓卵巢一次生長10個以上的成熟卵子。

待這些卵子發育成熟后,技術人員借助內窺鏡或彩超,將它們從少女性卵巢中取出,并把精子和卵子一起放在試管或培養皿中,培養生成受精卵。

待受精卵發育成卵裂球(2-3天)或者囊胚后(5-6天),技術人員就會挑選若干個發育較好的胚胎,用一支細長的胚胎移植管,將它們移植回母體子宮內著床發育。

一般情況下,醫生會同時植入一兩個胚胎,根據胚胎質量,母體健康狀況、年齡等因素做調整。

隨著冷凍凍融技術的成熟,患者可以選擇將剩余的成熟卵子或胚胎保存起來,存放于零下196攝氏度的液氮中。當胚胎移植回子宮著床后,它的發育過程就與正常受孕沒有區別。

這就是開創性的“第一代試管嬰兒技術”,學名為“體外受精-胚胎移植技術”。除了輸卵管堵塞,這項技術還可治療因子宮內膜異位癥、排卵障礙等引起的不孕癥。

單精子卵細胞漿內注射技術

體外受精加上胚胎移植的第一代試管嬰兒技術,解決了少女性輸卵管堵塞等原因造成的不孕不育困擾。但這種體外受精,是在培養皿中讓精子與卵子自然結合,除了要求有成熟的卵母細胞外,還對精子數量和質量都有一定的要求。

但臨床上,男性因素導致的不孕約占30%。如果男性患有嚴重的少、弱、畸精子癥,精子數量太少或形態異常,就需要新的治療方案,來促成精子和卵子完成“生命最初的結合”。

針對男性精子原因造成的不孕癥,第二代試管嬰兒技術“單精子卵細胞漿內注射技術”應運而生,打破了第一代技術的限制。它通過顯微操作技術,將單個精子注入卵細胞來幫助卵細胞受精。

在實驗室內,技術人員首先用微量固定針將成熟卵細胞吸附固定,然后用微量注射器吸入單個精子。注射器穿透卵膜,到達卵細胞質中釋放精子,即可完成受精過程。隨后,就可以如第一代技術一樣,待受精卵發育幾天后移植回母親的子宮內著床妊娠。

第三代試管嬰兒打破“家族詛咒”

如果說第一代、第二代試管嬰兒技術解決了“生不出”的問題,第三代試管嬰兒技術則是為了解決“生欠好”的問題。

“對于已明確病因的遺傳性疾病,第三代技術近似于‘治未病’。”第三代試管嬰兒技術又叫植入前胚胎遺傳學診斷/篩查,是從試管嬰兒胚胎中提取少量細胞進行染色體或基因檢測等遺傳學分析,篩選出健康的胚胎移入宮腔。這就從源頭上規避了母親懷上有遺傳缺陷的胚胎。

在此之前,如果不幸發現胎兒有遺傳缺陷,就只能引產。這樣會對少女性造成很大的傷害,有的夫婦甚至經受過數次“忍痛割愛”,仍懷不上健康的胎兒。

2000年4月23日,中國首例第三代試管嬰兒在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誕生,母嬰平安。這個產婦攜帶血友病基因,醫護人員通過對胚胎進行篩選,最終使她避免生出患血友病的后代。而此前,她的大兒子因血友病而夭折,第二次妊娠也因產前診斷出男胎患血友病而中止。

第三代試管嬰兒技術如何“鑒別”出胚胎是否攜帶遺傳缺陷?其實在前期操作上,第三代試管嬰兒與第一代技術無明顯區別,關鍵是在于囊胚期。

卵精結合后4至5天,胚胎就進入囊胚期,這時的胚胎由50至150個細胞組成。處于囊胚期的胚胎開始大量分裂細胞,其中多數細胞朝著胎兒的方向發育,少量則朝著胎盤的方向發育。此時技術人員從向著胎盤發育的部分取出5至10個細胞進行基因檢測,就能獲悉胚胎的健康狀況。

如今,試管嬰兒技術發展到第四代卵漿質置換技術與卵子干細胞技術。這一技術是將志愿者(第三方)捐獻的卵細胞的細胞核DNA移除,再移入母親卵子的細胞核DNA,后依照標準的試管嬰兒技術進行培育。

這一技術主要針對少女性卵細胞老化與線粒體遺傳病帶來的生育問題。但由于該技術同時擁有兩位少女性遺傳物質,這使得這個胚胎同時擁有兩位母親,帶來倫理學爭議,也存在未知的技術風險。横眉前,第四代試管嬰兒技術仍停留在科研階段,國內尚未獲批開展臨床應用。

下一代技術纷歧定適合自己

很多患者會懇求,“醫生,請給我用最先進的技術。”但其實,四代試管嬰兒技術并不是是下一代替代上一代的“升級迭代”,每代技術各有技術特點和適用對象。

我院生殖醫學中心梁曉燕主任指出,第一代試管嬰兒技術主要針對少女方因素所致的不孕,第二代試管嬰兒技術主要針對男方因素所致的不育,第三代試管嬰兒技術主要針對有遺傳病、染色體異常的不孕不育。

在我國,輔助生殖技術被歸為特殊高新技術,嚴格遵循適應證,并實施技術準入制度,對機構數量嚴格把控。横眉前國內批準開展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的機構約500家,其中僅40余家三甲醫院獲批開展第三代試管嬰兒技術。

很多人想通過第三代試管嬰兒技術選擇生男孩,從技術上講,第三代試管嬰兒技術可以通過染色體和基因檢測來識別胎兒性別。

但梁曉燕強調,第三代試管嬰兒技術僅限用于一些“傳男不傳少女”或“傳少女不傳男”等與性別相關的遺傳性疾病,國家明令禁止非醫學指征的性別篩選。對于一些伴X染色體的遺傳病而言,男性胚胎才正是需要放棄的對象。

自然受孕仍然是最好的方式

試管嬰兒和普通受孕嬰兒有區別嗎?自試管嬰兒技術誕生以來,這就一直是各方最關心的話題。

試管嬰兒技術已經應用40年,根據大規模的臨床追蹤研究顯示,試管嬰兒的早期流產率、異位妊娠率、出生胎兒畸形率等與同年齡自然妊娠的發生率無明顯差異。

在產婦年齡、單胎多胎等同等條件下,試管嬰兒和自懷嬰兒沒有明顯區別,唯一分歧就是受孕的方式,國內外有多個科研團隊從生理、心理、社會和精神等多個維度開展調查研究,得出了同樣的結論。

横眉前,隨著試管嬰兒技術逐步被社會接受,很多人也對其產生了不切實際的“幻想”。有的人認為不孕不育就需要做試管嬰兒,有的人想通過試管嬰兒技術選擇生下男孩;有的人想生雙胞胎;甚至有的人希望通過第三代試管嬰兒技術生下更聰明健康的后代。

試管嬰兒不是想做就能做的,而是我們不得已而為之的一個手段,如果可以自然妊娠最好。即使診斷為不孕癥,仍然考慮從最簡單、最合適的助孕方式進行治療。

在所有的不孕不育患者中只有約10%需要接受試管嬰兒手術治療,其余90%不孕患者可通過其他各類措施可以順利懷上寶寶。

其實,即使試管嬰兒等輔助生殖技術發展至今已日臻成熟,但其臨床運用仍然有著很多風險。

試管嬰兒技術自己也存在一定的局限性。遺傳病的復雜性致使部分患者出現健康子代的概率偏低,在第三代技術實施過程中,少數患者出現了缺乏正常胚胎可供移植的局面。

同時,由于第三代技術是選取胚胎上的少部分細胞進行遺傳診斷,但是由于胚胎染色體鑲嵌型現象的存在,有的細胞攜帶而有的不攜帶這些基因缺陷,選取的細胞可能不克不及真實反映整個胚胎的特性。操作不當的話,有可能導致誤選畸形胚胎,也有可能致使正常胚胎被棄用。

此外,這項技術其实不克不及檢測出所有的基因缺陷,有時在實際應用中會產生意想不到的結果,生出有其他基因缺陷的嬰兒。

尤其需要澄清的是,第三代試管嬰兒技術只適用于致病基因明確的、可能造成重大出生缺陷的遺傳性疾病,“這項技術只是進行篩選,横眉前其实不克不及進行基因修改。”。

想通過試管嬰兒技術成功受孕,許多人還要面對高齡這個最大障礙。横眉前,在國內各大生殖中心,35歲以下做試管嬰兒的成功率一般可達60%,甚至更高;但過了36歲,成功率以超過10%的數額逐年遞減,40歲以上的低于20%。如果有生育愿望而努力1至2年后未果的患者,應及時就醫。做試管嬰兒也要趕早,少女方年齡一般不超42歲,以36歲以下為佳。

火影都有7代了

試管嬰兒還會繼續...

本文指導專家

生殖醫學中心 梁曉燕 教授

醫學博士,主任醫師,博士生導師。先后于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第六醫院任核心骨干,在婦產科和生殖內分泌臨床及科研一線工作30余年,現任中華婦產科學會內分泌學組副組長,是生殖內分泌及輔助生殖醫學領域的國際專家。于2010年創建中山大學附屬第六醫院生殖醫學中心,打造并錘煉出一支經驗豐富、技術精湛、管理一流、服務超前的專業團隊。本中心現已成長為國內最具規模的生殖醫學中心之一,在助孕治療成功率、活產率等方面位居世界前列。

研究范圍包含青春期多囊卵巢綜合征、生育期促排卵治療、排卵障礙、卵巢功能減退等,在國際主流學術刊物發表科學論文三十余篇;參與《中華婦產科學》一、二版的編寫。

在國內率先將卵子體外成熟培養技術(IVM)應用于卵泡發育不良及障礙的患者,2002年成功助孕廣東省首例不成熟卵體外培育試管嬰兒。

近年來開展了少女性生育力保存技術的臨床應用研究,包含卵巢組織冷凍、卵子冷凍及胚胎冷凍,取得突破性進展。已利用該技術為多名乳腺癌、結腸癌患者施行了有效的卵巢組織、卵子及胚胎冷凍保存。繼2012年2月開展全國第一例(世界第10例)卵巢組織移植術以來,已成功實施兩例新鮮卵巢組織移植術,為卵巢早衰、年輕少女性腫瘤患者帶來了福音。

學術任職:

中華婦產科學會全國內分泌學組副組長

衛生部輔助生育技術評審專家組成員

醫療專長:

不孕癥的診斷;促排卵方案的制定、藥物選擇;疑難病例及反復失敗病例的個體化治療;多囊卵巢綜合征患者的生活管理和不孕治療。

責任編輯:郭松青

初審:李饒堯

審核:簡文楊

審定發布:李冠宏

文章內容來源于南方日報

記者:龔春輝 李秀婷

圖/銳景創意,部分圖片來源于網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促排卵 排卵障礙 畸精子癥 dna 梁曉燕
閱讀 ()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