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正文

在美自殺的中國學員追悼會遇障礙 美國航校作為令人憤怒

原標題:在美自殺的中國學員追悼會遇障礙 美國航校作為令人憤怒

  4月16日,在美國USAG航校登頓校區學習飛行的江蘇淮安籍學員顏洋因為不堪忍受校方的苛刻對待,在宿舍內自殺。

5月13日上午,顏洋的追悼會在達拉斯舉行,上百名中國學員和很多當地華人參加。

顏洋的家屬和多名中國學員及當地華人告訴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校方至今沒有承認過錯誤,還力圖為家屬安插“翻譯”妨礙中國學員與顏洋的家屬接觸,并在追悼會的舉辦過程中制造出多種障礙,一名負責人甚至在追悼會上公然使用有種族歧視含義的詞語稱呼一位華人,令人極為憤怒。

家屬横眉前得到很多華人的幫助,決心要用法律為孩子討還公道。

淮安男孩留學美國航校,用自殺抗議不公待遇

2015年,來自江蘇淮安的顏洋以優異成績考入了南京航空航天大學飛行技術專業,2018年和深圳航空公司簽約,由該公司提供學費,到美國US Aviation Academy(USAG)航校登頓校區進行飛行訓練,學成回國后將成為深航的一名飛行員。

沒想到,這一去竟然成了訣別。顏洋在這個航校受到難以形容的苛刻對待,訓練進度嚴重滯后,航校威脅要對他進行停飛遣返。如果受到停飛,顏洋的飛行員夢想不僅會永遠破滅,而且還面臨按學費的130%賠償航空公司的后果。

4月16日凌晨6點,年僅22歲的洋洋,將自己反鎖在公寓的衛生間內,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前一晚,顏洋依舊按時做了值日,把廚房打掃得干干凈凈,然后偷偷一個人把鬧鐘設好,以極其痛苦又悄無聲息的方式離去。

顏洋出事后,校方禁止同學將此事告知他的父母。出事13天后,同學們忍不住告訴他的父母說顏洋在美國出事了。他的父母急忙向深圳航空公司詢問,才得知顏洋已經去世的消息。

近年來,時常傳出中國飛行學員在美國航校受到歧視性對待的事件,顏洋的自殺無疑是性質最為惡劣的,也是最強烈的抗議。

校方安插“翻譯”在家屬身邊,中國學員不敢過多接觸

聽到兒子的噩耗后,因承受不了打擊,顏洋的媽媽住進醫院。顏洋的家人在申請美國簽證時,想多去幾個人,以便有個照應,所以提出6個人的申請。但4月底家屬到上海面簽,美國領事館可能認為隨行家屬過多,對他們進行拒簽。

不得已,改為顏洋的父母和姑父3個人去申請簽證,之后經過領事館、航空公司和美國華人等多方面的幫助,他們才于5月2日拿到簽證。

同時,多虧了南京航空航天大學為他們買了機票,他們終于在5月4日抵達美國。

顏洋的父母和姑父以前從來沒去過美國,不懂英語。起初校方為家屬放置了隨行的翻譯,據一些中國學員反映,“翻譯”幾乎時刻守在家屬身邊。

5月12日,家屬在學校附近的教堂和中國學員們進行了一個短暫的見面會,校方的翻譯以“家屬不懂英文需要人陪同”為借口全程參與,學員們看到這種情況,都不敢和家屬進行過多的接觸。

顏洋的媽媽楊少女士13日告訴紫牛新聞記者說,他們已經換掉了航校放置的翻譯。“現在我不消他的翻譯。我用他那邊的翻譯的時候,他全部都是在敷衍我。”

顏洋的追悼會上,其母親痛不欲生

學校增加學員參加追悼會難度,超150名中國學員堅持參加

追悼會在當地時間13日上午(北京時間13日晚上)舉行,家屬要求從上午8點開始,中午12點半結束。

但是,校方只給了兩個小時的時間,從上午10點到12點。

校方事先發了一個通知,聲稱為了“維持秩序”,學員發言時間總共只有25分鐘,每個人發言時不克不及超過3分鐘,并對哪些學員可以發言做出規定。USAG放置了一個達拉斯的殯儀館,距離航校達40英里(約64公里),事實上,登頓是個城市,航校周邊就有殯儀館。

此前因為學員強烈抗議,USAG登頓校區終于取消了禁止學員自行打車的規定,但加上了不允許乘車超過25英里的限制。學員們如果自己租車去40英里外參加追悼會,可以說會有被航校判定違規而停飛遣返的風險的。

很多人質疑,舍近求遠的横眉的似乎是為中國學員參加追悼會制造障礙。

另外,横眉前登頓校區約有200名中國學員,但航校只提供一輛大巴,聲稱先到先得。其他學員想去參加,必須自己想辦法找車。但是,絕大部分中國學員沒有懼怕航校的這種阻撓,家屬出面租了兩輛大巴,超過150名中國學員當天到場追思顏洋,一些學員可能因為放置有考試或其它事情,才不克不及不留在航校。

當地華人舉牌抗議USAG歧視

當地很多華人也來參加,而且在追悼會現場舉牌抗議。美國總統亞太裔顧問委員會委員王湉專程飛到得克薩斯參加追悼會,并作為華人代表發言。

在場人員告訴紫牛新聞記者,整個追悼會期間校方連一束花也沒有獻,到航校進行調查的深圳航空公司幾天前已經離開,也沒有獻花圈。有一位曾經教過顏洋的教練前來參加,還是以私人的名義來的。

航校還雇傭保安人員守在殯儀館外,阻撓自行前來參加的人員進入。一位當地華人說:“還沒進門就被一個自稱工作人員其實是航校雇傭的人故意攔住,不讓我們進。我來美國20年還沒碰到這么無理的事情。儀式結束后我們的律師讓他拿出身份證明,他撒謊之后匆匆逃走。”

航校有華人股東,公開諷刺甚至辱罵中國學員

一位2009年前曾經在USAG登頓校區學習過的學員小方(化名)說,美國得克薩斯州人素來以粗獷聞名,而在顏洋自殺的事情中,校方卻出現很多意味深長的小動作,他懷疑有人出謀劃策。

中國航空公司的簽約學員想去USAG接受訓練,事先都要經過面試。這項工作一般是由崔某和趙某東負責。

崔某在學員面前自稱是USAG航校的股東,在過去的十多年間,他頻繁往返于中美之間,與很多中國航空公司談合作,作為主考官參加各個公司組織的航校面試。

這件事發生后,很多USAG的應往屆學員揭露出USAG登頓校區對中國學員有著各種各樣的限制。

航校的每一名工作人員都可以對中國學員頤指氣使,宿舍管理員 隨時可以不經允許檢查中國學員的宿舍,想方設法罰款;禁止中國學員說中文,違規者甚至會遭到停飛處理,而其他國家的學員可以隨意用母語交流;很多中國學員受到毫無緣由的禁飛、體罰、拖延考試等等;該校教練或者其他工作人員如果對中國學員暗示出友好態度,經常會受到排擠;學員必須自己做飯,但校方只允許兩周去一次超市購買食物和生活用品;禁止學員自行打車,而校車只有訓練時才能乘坐,很多時候出去購物,往往只能步行。

對于USAG存在的觸横眉驚心的歧視現象,這位華人股東是否知情不得而知。有很多接受過崔某面試的學員暗示,面試的時候他就經常公開諷刺甚至辱罵中國學員,如果有人提出爭執,就可能無法通過面試。

顏洋自殺后,USAG登頓校區的管理層沒有任何變動,沒有人出面道歉,在接受美國媒體采訪時 宣稱該校沒有任何錯誤。

4月30日,USAG航校老師收到來自學校官方的郵件通知,暗示聯邦航空管理局(FAA)暫時不克不及更新其執照。這次FAA的審查原因其实不清楚,不過横眉前已經結束,航校已經恢復訓練。

但是多位人士告訴紫牛新聞記者,一些中國的航空公司已經停止向USAG派遣學員,原來已經接受了該校面試的學員等候通知,可能會送往其他航校。

航校負責人在追悼會上,使用歧視性詞語

美國總統亞太裔顧問王湉說,美國很多種族歧視是比較直接的,如打罵甚至槍殺。但USAG有點纷歧樣,它非常封閉,而且中國學員和航空公司有合約,沒有辦法自行換學校,航校掌握著停飛的大權,所以種族歧視在這所航校里非常跋扈狂。

顏洋的父母拿著一家人的合影,要求見孩子最后一面

横眉前USAG已經公開宣布取消白人學員優先的政策,等于間接承認先前對中國學員有歧視。對于購物、打車等方面的規定也是“非常沒有人性的”。其他國家的學員,從訓練到住宿都比中國學員好很多,事實上,中國學員付的學費還更高。他暗示不克不及理解為什么中國學員反而受到苛刻對待,在那里像蹲監獄一樣,看一眼教練都會害怕。

王湉到USAG登頓校區進行了調查,他說,顏洋剛到USAG的時候,還擔任班級的學習委員。后來航校給他配了一個非常不負責任的教練,這個人帶了5名學員,4個人掛科了,另外一個勉強通過。這名教練受到校方的訓斥,他就開始報復學生,其中顏洋受到的報復最厲害。導致 好幾個月摸不到飛機,所以壓力越來越大。

顏洋的媽媽撫摸著兒子的照片接受媒體采訪

王湉說,學校負責人在離開追悼會的時候,還用有種族歧視含義的語言去罵一位華人。“當時那位同胞跟學校的負責人說,我們要給顏洋討還公道。那個人就說,"This is Texas, boy"(這里是得克薩斯州,男孩)。這個"boy"是非常欠好的一個單詞,以前白人蓄養黑奴的時候,不管對年齡多大的黑人都叫"boy"。”

另一位華人也告訴紫牛新聞記者,在美國,“boy”這個詞用到亞裔、黑人或者其他少數族裔身上,絕對具有種族歧視的意味。

因為“boy”這個詞,在美國已經發生多起反歧視訴訟。

王湉說:“他們這樣說真是非常的大膽,非常的跋扈狂。”

家屬只帶了800美元,各界華人紛紛援助

顏洋的父親在無錫打工,母親在一家加油站當清潔工,家庭環境十分拮據。

到美國時,他們隨身只帶了800美元,這已經是傾盡了力量。不過當地華人提供了大力支持,幫助解決生活、交通等問題,聯系律師。顏洋的同學在美國眾籌網站上發起“為顏洋爭取公正”(Justice for Yan)的籌款項横眉,横眉標為5萬美元,横眉前已經籌到2萬多美元。(https://www.gofundme.com/f/rwnun-justice-for-mryan)在國內的“輕松籌”平臺,同學們也發起了一個“對中國在美自殺飛行員顏洋父母的資助”項横眉,計劃籌款10萬元,現在已經達到9萬元。

顏洋的親朋在眾籌網站上發起為“顏洋要公正”的籌款項横眉

美國的司法法式漫長,耗資巨大,這些籌款項横眉即使能完成,也纷歧定夠用,但畢竟有了基礎。

王湉說,在美國打官司應該會面臨很多挑戰。不過當地華人正在幫助家屬組建一個律師團,希望能盡快走上法律法式。

顏洋的媽媽楊少女士在出發前,就告訴紫牛新聞記者說,沒有時間想其他的事情,唯一的信念就是去美國為孩子伸張正義。

到美國后,航校方面想方設法力圖進行私下和解,楊少女士堅定地予以拒絕。她在追悼會上說:“我要用生命中剩下的時間,為顏洋討回公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美國航校 usag 顏洋 深圳航空公司 usag登頓
閱讀 ()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