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為什么在日本過敏給放假 在中國過敏被嫌棄?

原標題:為什么在日本過敏給放假 在中國過敏被嫌棄?

文 | 庫洛醬

圖 | IYE

楊絮飄飛的季節,很多人因花粉過敏深受其害,在日本和美國等發達國家,花粉顆粒濃度與PM2.5、PM10一樣都會出現在每天的空氣質量指數(AQI)中,人們甚至還能以過敏為由獲得假期。

但對很多中國人來說,“過敏”這個詞既陌生又“矯情”,仿佛只是個吃飽撐著式的煩惱。

中國人和外國人相比,是更不容易過敏嗎?

中國人不是過敏“絕敏體

對過敏患者來說,只需一點點過敏原,就能引發體內強烈的的免疫反應,從而產生各種不適癥狀。

日本的“國民花粉癥”和美國的“全民花生病”都是過敏性疾病的代表:

但對多數中國人來說,打兩個噴嚏,起幾個紅疹,根本就不是事兒。似乎過得“糙”點自然啥毛病都沒了。然而,中國人的過敏發生率遠比我們想象的高。

中國過敏性鼻炎患病率其实不比日美歐等發達國家的低;在食物過敏率上來看,同年齡段上也基本沒有太大的差距。

過敏甚至可以五分鐘就要命!

中國缺乏國民過敏的官方數據,從醫院的臨床數據可以看出,很多危險過敏原就是我們的生活中的常見物。你能相信中國人每天都吃的小麥會是我們主要的過敏原嗎?

小麥過敏的日常反應一般都不太劇烈,臨床表現為濕疹、呼吸道不適、胃腸不適等,一般人都不會太在意。但小麥過敏的急性反應就沒有那么溫柔了,患者在進食面食后6小時內若劇烈運動,可能就會引發休克甚至死亡,很多人到死可能都不知道自己是因為中午吃了饅頭的原因。

北京協和醫院變態反應科主任尹佳在自己的一篇文章中曾提到,50%死于過敏休克的患者都是因藥物誘發,從咳嗽皮癢到休克死亡平均僅需要5分鐘。在我國近年來因中藥注射劑誘發過敏性休克明顯增高。

比疾病更要命的是無知

中國人其实不是不容易過敏,而是從民間到官方的不重視。

2009年,重慶醫科大學附屬醫院對到兒童保健科就診的患兒家長進行了問卷調查顯示,56%的家長不知道哮喘屬于過敏性疾病,72%不知道過敏可以表現為腹瀉。

日常生活中,我們如果能正確的判斷過敏癥狀,掌握過敏原,進行迅速及時治療,病人康復幾率還是很大的。但如果什么都不知道,錯誤治療的話,后果則不堪設想。

在過敏疾病的普及治療上,中國官方比發達國家也做的遠遠不夠。

以美國為例,

花粉顆粒濃度與PM2.5、PM10一樣都會出現在每天的空氣質量指數(AQI)中;

食品標簽要明確標出花生、大扁豆等易過敏成分的具體含量;

在過敏性疾病的治療上,美國幾乎每個城市和地區都有專門的過敏與免疫專科診所,對過敏性疾病進行專業的檢測與治療;

在過敏性疾病急救上,最好的搶救手段是采取腎上腺激素注射。這項措施在美國的使用率是79%。

而在我國,

空氣質量指數(AQI)中根本就沒有花粉顆粒濃度這項;

食物過敏標識要求上,至今仍采取的是企業“自愿”標識的標簽形式;

在過敏性疾病的治療上,我國僅四成的醫院擁有獨立的變態反應科室,具備診療條件的醫院僅能覆蓋到部分省級三甲醫院;

在過敏性疾病急救上,我國腎上腺激素注射的使用率不足26%。

世界變態反應組織(WAO)《過敏白皮書2013》中提到,過敏知識的缺乏、大量病人未接受治療,是中國過敏性疾病死亡率居于世界高位的原因。

中國人并不是不容易過敏,而是對疾病缺乏認識及制度性的支持和保護,比死于疾病更可怕的,是死于無知。

數據來源:

日本文部科學省統計數據(2011)

Food Allergy Research & Education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ite Book on Allergy Executive Summary>

Sher Ney Chong and Fook Tim Chew<Epidemiology of allergic rhinitis and associated risk factors in Asia>

Lee, JK&Vadas, P <Clinical and Experimental Allergy>

北京協和醫學院《中國人群 1952 次嚴重過敏反應回顧性研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國民花粉癥 日美歐 尹佳 wao vadas
閱讀 ()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