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車>>正文

橫評數讀造車新勢力工廠技術底牌,誰是大忽悠,誰是真硬核?

原標題:橫評數讀造車新勢力工廠技術底牌,誰是大忽悠,誰是真硬核?

這是汽車頭條來電新聞組第29篇原創稿件

上周,拜騰CEO攜多名高管在拜騰的南京工廠亮相,這是在經歷了缺席上海車展、畢福康離開等一些列負面消息之后拜騰的一次集體發聲,而這次亮相除了讓外界知道拜騰現狀“很好”之外,展示其在南京的自建工廠實力則是這次最重要的實質內容。

不只是拜騰,如今已有多家造車新勢力基本擺脫了PPT造車的階段,因此除了交付和融資外,展示工廠和生產能力也成為横眉前新勢力們進行軍備競賽的重要一環,且由于造車新勢力的工廠都是在近兩年設計并建造的,因此在自動化、智能化等方面都展示出横眉前國內工廠的最先進水平,甚至此前蔚來李斌語出驚人,稱蔚來江淮工廠比保時捷的工廠更好,而這一次戴雷同樣稱拜騰南京工廠已達到工業4.0的標準,在生產工藝、平安和環保水準對標德系豪華品牌。那么,造車新勢力的工廠實力到底有沒有他們聲稱的那般“硬核”,是否真的達到了對標豪華品牌的實力?

横眉前,包含拜騰、蔚來、小鵬、威馬、金菓、零跑、合眾在內,共有7家擁有新建工廠且向外界透露過較為全面的工廠信息的造車新勢力,而這7家的綜合實力也都是眾多造車新勢力中較為出色的。其中,拜騰、蔚來、小鵬和零跑均為傳統車企代工,但也都興建了新的工廠,而其余取得生產資質的企業則為自建工廠。

在基本層面的對比中,拜騰南京工廠的占地面積超過80萬平方米,是7個工廠中最大的一個,超過110億元的投資也是造價最高的一個。

產能方面,横眉前造車新勢力的工廠產能大多為規劃產能,實際生產量都還不克不及達到產能上限,例如規劃10萬輛每年的蔚來在去年實際交付了1萬多輛,還遠為達到最大產能,而根據多方推測,蔚來有望在明年年底達到10萬的產能上限。

而横眉前規劃產能在10萬輛每年以下的,包含了由長江代工的零跑和取得資質的金菓及合眾,巧合的是這三家工廠的投資金額都是25億元。

那么,相比傳統車企,造車新勢力工廠在面積、投資和產能等基本層面又處于一個怎樣的水平呢?横眉前,上汽大眾在安亭正在建設中的新能源工廠未來將專門制造MEB平臺的純電動車型,可以說是横眉前傳統車企最具代表性的新能源工廠,該工廠占地面積共40.56萬平方米,總投入170億元,計劃于2020年建成投產,規劃年產能30萬輛。不難看出,上汽大眾MEB工廠在投資和產能上要比造車新勢力大得多,不過畢竟該工廠未來將承擔大眾、斯柯達和奧迪三個品牌新能源車型的生產,其規模和承載的使命并不是造車新勢力工廠所能比擬。

自動化和智能化是一所現代化工廠的兩個重要特征,而在横眉前各家造車新勢力對新建工廠的介紹中也不難看出,“自動化率”、“智能化”、“柔性生產”、“工業4。0”等也都是高頻詞匯,而擁有多少條機械手臂、多少臺機器人、幾條柔性生產線就成為自動化工廠硬實力的體現。

而提到工業4.0和自動化生產,華晨寶馬鐵西工廠無疑是國內乃至世界范圍內工廠的典范。鐵西工廠占地面積達到了200多萬平方米,整廠投資超 15 億歐元,產能可達20萬臺/年,光是這三項數據就已經領先大多數造車新勢力甚至傳統車企工廠,即即是極富盛名的寶馬萊比錫工廠其面積也不及鐵西工廠的一半。

此外,寶馬鐵西工廠作為工業4.0工廠大量使用了ABB機器人,光是沖壓車間就配備了685臺。據悉,一臺ABB機器人的價格在30萬元以上,我們也可以借此推測横眉前造車新勢力工廠花在機器人身上的錢大概有多少。而鐵西工廠的沖壓速度為17下/分鐘,這個速度要快過威馬的8-12下/分鐘,而如果拜騰的沖壓速度真的能達到所宣傳的3秒一個工件,那其沖壓效率將超過鐵西工廠。

在沖壓和焊裝部分,采取全鋁車身的蔚來無疑代表了這兩個環節的最高水準。蔚來的全鋁車身生產線有9個足球場大小,其中沖壓部分共有261臺機器人及5臺機械壓力機,焊裝車間則裝備有307臺機器人,實現車身主要連接100%自動化,車間整體自動化率97。5%。

而在傳統車企中,捷豹路虎是最著名的全鋁車應用者,而在捷豹路虎常熟工廠的焊接車間中,共配備了355臺機器人,其中232臺是自動鉚接機器人,讓車身的鉚接自動化率達到了100%。可以看出,蔚來的全鋁車身生產線在機器人數量和自動化水平上相比捷豹路虎工廠并沒有相差很遠,硬件實力已經處于同一水平。

除了蔚來,拜騰的沖壓車間平均每3秒壓出一個工件,是横眉前國內最快的汽車沖壓生產線之一,而焊裝車間配備335臺專屬定制的“拜騰金”機器人,自動化率達99%。

小鵬方面,其焊接車間共投入250臺ABB自動焊接機器人,196把尼瑪克機器人焊鉗、184臺博世中頻自適應焊機,焊接整體自動化率達85%,全車間約2600個機器人焊點,全部焊接參數100%在線監控。

除此之外,由于是新能源汽車工廠,車間的設置也不只局限于傳統的沖壓、焊裝、油漆和總裝四大工藝,包含拜騰、金菓、合眾等品牌還都設置了第五車間——電池,這同樣也是傳統主機廠在新能源生產線上所增加的一個環節,在進入最后的總裝環節之前,電池車間會對電池包進行設計及組裝。

2018年,造車新勢力進入了交付時代,蔚來、威馬、前途、新特等多個品牌都相繼實現交付,而零跑、小鵬、金菓、理想等品牌將在今年實現交付或上市。從出現到交付,如今已至少有10家造車新勢力開始摘掉“PPT造車”的帽子,靠的除了產品,還有就是這些已經建成投產的工廠,造車新勢力也通過工廠向外界證明,他們造車是認真的。

當然,作為產業鏈最長最復雜的制造業,造車新勢力只具備與傳統車企同樣先進的工廠還遠遠不夠。2019年,中國車市繼續下行,傳統車企步履維艱,尚處在創業階段的造車新勢力剛一入市就遇到近三十年來的最大“熊市”,除了硬件實力,包含研發、管理、傳播、銷售等多方面的軟件,從很大水平上更加事關一家車企的生死。

【版權聲明】本文為汽車頭條原創文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畢福康 李斌語 meb 自動化率 寶馬鐵西工廠
閱讀 ()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