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正文

明朝版貍貓換太子:誰才是明成祖的親生母親

原標題:明朝版貍貓換太子:誰才是明成祖的親生母親

來源 | 摘自《另類歷史:帝王秘事》湖北人民出版社

作者 | 倪方六

明成祖朱棣

第一個媽媽:皇后馬秀英

稱朱棣的母親為馬皇后,最為廣泛。

在清人朱好陽編纂的《歷代陵寢備考》中有記載,“后生懿文太子、泰王樉、晉王桐、成祖、周王”。這里說得十分清楚了,朱棣為朱元璋與馬皇后所生的第四個兒子。

這一說法,來源于明朝當時的史書,如《太祖實錄》、《太宗實錄》、《靖難事跡》、《玉牒》等。《靖難事跡》中有相同的文字:“高皇后生五子,長懿文皇太子,次秦愍王挾,次晉恭王桐,次上,次周定王。”朱棣更是親口說過,他的母親是皇后馬秀英,“每自稱曰:‘朕高皇后第四子也’”。

但也有秘史稱,馬皇后根本就沒有生育能力,一世無子,正史上記載的包含太子朱標、燕王四子朱棣在內,幾個兒子都是別人所生。馬皇后采取了過去皇家最慣常的手法,把別的妃子所生育的孩子據為己出,是一出明版“貍貓換太子”。

這種說法,為朱棣的生母之謎平添了一份神秘。

第二個媽媽:朝鮮少女子李氏

稱李氏為朱棣生母很多人很相信,認為證據很充分。

《南京太常寺志》有這樣的文字:“孝陵祀太祖高皇帝、高皇后馬氏。左一位淑妃李氏,生懿文太子、秦愍王、晉恭王;左二位皇妃,生楚王、魯王、代王、郢王、齊王、蜀王、谷王、唐王、伊王、潭王;左三位皇貴妃,生湘獻王、肅王、韓王、沈王;左四位皇貴人,生遼王;左五位皇人,生寧王、安王;右一位碽妃,生成祖文皇帝。”

太常寺為皇家機構,《南京太常寺志》自然算是皇家文字,其記載應該有很高的真實性和可信度。

明人沈玄華在《敬禮南都奉先殿紀事十四韻》中有:“高后配在天,御幄神所棲。眾妃位東序,一妃獨在西。成祖重所生,嬪德莫敢齊。”因此,包含當代著名歷史學家吳晗先生在內,都深信朱棣的生母為“碽妃”李氏。

碽妃,為高麗(現在的朝鮮)選送給朱元璋的少女子。此說法見民國學者陳作霖《養和軒隨筆》:“予幼時游城南大報恩寺,見正門內,大殿封閉不開。問諸父老,云:‘此成祖生母碽妃殿也。妃本高麗人,生燕王,高后(馬皇后)養為己子。遂賜(碽妃)死,有鐵裙之刑,故永樂間建寺塔以報母恩。’與史志所載皆不合,疑為讕言。后閱朱竹坨跋《南京太常寺志》,云:‘長陵系碽妃所生’。復見談遷《棗林雜俎》,述:‘孝慈高皇后無子,即懿文太子(朱標)及秦、晉二王,亦李淑妃產也。乃僅齊東之語,不盡無稽也。’”

朱元璋處死李氏,是因為朱棣。當時李氏尚未到預產期,朱棣便急急出生了,是個早產兒。朱元璋遂懷疑李氏與人私通,給自己戴了綠帽子,龍顏大怒,賜碽妃“鐵裙”之刑。這樣,碽妃活活給折磨死了。

朱棣知道自己的生身之事,在皇袍加身后,于永樂十年,即公元1412年在南京重建大報恩寺塔,以報答生母碽妃。但這些記載都是后人所寫,真實性無人能保證。

與馬皇后“貍貓換太子”手法如出一轍,朱棣也來了一個障眼法,建塔的名義“以報答朱元璋和馬皇后的養育之恩”。在當時,大報恩寺塔终年大門緊閉的,屬“禁地”,以守旧這個驚天秘密。有人悄悄進去過,發現里面供奉的真是碽妃像。

但事實上朝鮮向中國稱臣送貢少女是在1365年,而史學上明確記載,朱棣生于1360年,其時朱棣已5歲了,難道朱棣是她從朝鮮帶來了的?顯然是不成能的,根據這種推測,朱棣生母是李氏的說法也不靠譜。

第三個媽媽:元順帝妃洪吉喇氏

這個說法,可上溯到朱元璋沒有稱帝前。

在至正年間,朱元璋跟隨郭子興起兵反元,郭子興病死后,朱元璋取而代之,南征北伐,先占領集慶(現在的南京),后又攻下大都(現在北京)。元順帝看看大勢已去,遂棄大都,退守蒙古。朱元璋入城后親臨元順帝后宮,看到落難人群里有一位美少女,姿容嬌美、眉横眉含情,頓時引起朱元璋的注意,遂收她為妃子。

這個少女子即元順帝的第三位妃子格勒德哈屯,她是元順帝洪吉喇托太師的少女兒。

故事到此復雜了:早在朱元璋攻占北京之前,洪吉喇氏已懷孕七個月,元順帝出逃時,不方便帶上,讓朱元璋白白地撿了一個少女人和一個兒子。兩個月后,洪吉喇氏生下一個男小子,此即朱棣。

據說,當時朱元璋心中知道此子非己子,其实不想認這個兒子,但看到朱棣相貌非凡,朱元璋就喜歡上了。況且,說自己的后宮少女人生了其他男人的孩子,傳出去可是一樁天大的皇家丑聞,朱元璋也不克不及不認下這個兒子。

民間對這種說法傳得神乎其神的,而朱棣與其他幾個兄弟相貌長得確實纷歧樣,一點也不像麻臉朱元璋(朱元璋相貌疑云,見上篇),這也加大了這種猜忌,民間據此稱朱棣是蒙古人。但史上記載,大都失守是至正二十八年,即公元1368年,而朱棣生于至正二十年,即1360年,時間相差七八年呢。因此,這種說法也最不靠譜,朱棣生前也從未承認過。

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是民間在罵朱元璋和朱棣。前者殺人如麻,不仁;后者則是非法當上皇帝的,用今天的話來說,是通過軍事政變上臺的,不孝。

第四個媽媽:蒙古少女子翁氏

與洪吉喇氏一樣,翁氏也是蒙古少女子,也是元順帝的妃子。但民間之所以還有翁氏一說,可能是“洪”、“翁”譯音上的相似而以訛傳訛。這里就先姑且算翁氏是第四個媽媽吧。

劉獻廷所著《廣陽雜記》稱:“明成祖,非馬后子也。其母翁氏,蒙古人。以其為元順帝之妃,故隱其事。宮中別有廟,藏神主,世世祀之,不關宗伯,有司禮太監為彭恭庵言之。余少,每聞燕之故老為此說,今始信焉。”

用大白話來說,就是朱棣不是馬皇后生的兒子,他的母親是蒙古人翁氏,因為曾是元順帝的妃子,所以史書上不方便提這事。但朱棣沒有忘記這位蒙古生母,而是在宮中另外建廟,供奉她的牌位,讓世世代代紀念她。

劉獻廷為清朝人,他的文字,就如筆者現在這文字一樣,僅是自己的觀點。況且,他的依據是來源于北京一帶的坊間傳言(“每聞燕之故老為此說”),而且是小時候聽說的,你說這靠譜么?

另有一說,出自民國學者王謇的《孤廬雜綴》。書中記載:“往余幼從吳夢輒師恩同游,師告余曰:‘克金陵時,官軍得明成祖御碣于報恩寺塔座下,其文略謂:成祖生母為翁吉剌氏,翁故為元順帝宮人。生成祖,距入明宮僅六月耳。明制:宮人入宮,七月內生子者,需受極刑。馬后仁慈,遂詔翁以成祖為馬后所生。實則成祖生日,距懿文太子之生,僅十月稍強也。翁自是遂抑郁而歿,易簣前,以己之畫像一幀,授成祖乳母,且告以詳,命于成祖成年就國后告之。成祖封燕王,乳母如命相告。于是,成祖始知己之來歷,乃投袂奮起,而靖難之變作矣!’”

王謇所記也是“聽來的”,老師是聽曾國藩的幕僚馮桂芬說的。這么“據說”顯然不足為憑。

朱棣的生母到底是誰?現在的情況來看,馬皇后和碽妃李氏最有可能。

那比較一下馬、李二人,朱棣還應該是馬皇后所生,因為碽妃的情況與洪吉喇氏、翁氏一樣,在時間上有破綻,生育時間與朱棣的年齡對不上號的。

但有人提出反對,說是在朱棣沒有奪位之前,他是妃生的沒有人提出異議。但在他通過政變取得皇位后,情況變了。篡位本來就是一件大逆不道之事,如果自己是妃生子,那就等于承認是庶出,而不是馬皇后生嫡出。

在有嫡子的情況下,庶子是沒有資格承繼大位的,即皇位實行嫡長子繼承制。所以,朱棣為掩人耳横眉,把自己標為嫡出,以證明自己的資格是可以當皇帝的,就授意史官,有意將事情搞混,以掩人耳横眉。

為什么民間會有那么多傳言,朱棣是元順帝之妃所生?這與當時他篡位有直接關系,當時他的行為是不得人心的,說是元妃所生,不就是罵他不是漢人的種么?!

在民國時期即有多名學者考證過,明史中有很多文字都改動過,與史實不符。特別是,稱朱棣為馬皇后所生的官方記載,都被做過手腳了。本來應該是最權威的《明史》等典籍,是清人萬斯同編纂,他也給明史“抹黑”,好多東西都被改得面横眉全非,以討好清廷,但這給后代史學研究帶來了極大的困難,留下許多歷史懸念。

横眉前史學家認定朱棣為庶出的唯一“官方文件”,也是最權威記錄,來源于明代《南京太常寺志》。但據考證,這書也被人做過手腳了,據說“槍手”是康熙三十九年(1700年)的進士、清朝保和殿大學士張廷玉。

孝陵內碽妃的牌位為什么“獨向西”,有兩種說法,一是朱棣和朱允炆這對叔侄在爭奪皇位的“靖難之役”中弄亂的,二是朱彝尊《靜志居詩話》所說:明南都太廟,嘉靖中為雷火所焚,嘉靖年間,孝陵前的供殿讓雷擊中,發生火災,在神位重新擺放,有可能弄錯了。

不過,順便說一句,朱元璋名下有一二十個兒子,都稱是他本人的“作品”。對此,筆者暗示懷疑。

據說朱元璋有占人妻室的愛好,以顯自己是男人,有能耐。除了把元順帝的妃子搞進自己的皇宮,在打敗老對手陳友諒時,也將其妻阇氏納為妃子。阇氏當時已有身孕,不久就生了一個陳友諒的遺腹子,朱元璋一直當作自己的兒子,還將他封在長沙,為潭王。

史學家稱這是以訛傳訛,與朱棣生父是元順帝的說法一樣無稽。但無風不起浪,里面肯定有故事。

誠邀有志之士投稿,原創或推薦好文章,我們將第一時間發布您的內容,郵箱:107000701@qq.com

聲明:本文來源于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告知刪除。我們對文中觀點连结中立,僅供參考。文中圖片均來源于網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