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正文

“巡航失控”車主將起訴奔馳!稱去年以來故障不斷,還遇剎車失靈

原標題:“巡航失控”車主將起訴奔馳!稱去年以來故障不斷,還遇剎車失靈

  “奔馳定速巡航失靈120km/h高速狂奔”事件發生一年后,4月15日,車主薛立山接受南都記者采訪時暗示,已委托律師,將于本周正式起訴北京奔馳汽車有限公司、焦作鵬龍得佳汽車銷售有限公司。

薛立山告訴南都記者,去年事發后,涉事車多次出現故障,最嚴重的一次是今年2月發生剎車失靈。“經鄭州之星奔馳4S店檢測,車輛存在電動駐車制動器故障等多項問題。我多次與北京奔馳總部和焦作銷售公司溝通,他們都不睬我,只好采纳法律手段維權。”

此外,薛立山還暗示,他在購車時也被收取了“金融服務費”,并被強制消費。

最新進展:車主稱事發后多次故障維權未獲理睬,將起訴

去年3月14日晚,薛立山駕駛剛買一個多月的奔馳C200L轎車從河南到四川出差,在高速公路上遭遇“定速巡航無法關閉”,以時速120公里狂奔;5月26日,第三方鑒定機構出具的司法鑒定意見書認定:事發時“被鑒車輛不存在失控情況”。

當時,車主薛立山暗示“尊重鑒定結果”。為何時隔一年多后,決定起訴奔馳及銷售公司?

4月15日,薛立山接受南都記者采訪時暗示,去年3月14日事發至今,涉事奔馳車不斷發生故障,“差不多每個月都有故障發生,多次失靈,每次我和銷售經理聯系,他都讓我到店(焦作鵬龍得佳汽車銷售有限公司)檢查,可一到店檢查就沒問題。”

薛立山稱,去年3月14日事發時,由于時間緊迫情況危急,他未能拍視頻留證據,“行車記錄儀是1080P格式,內存有限會自動覆蓋,真不是我故意刪除。”但之后,每次車輛出狀況,他都會拍視頻取證,“最嚴重的一次是今年2月13日發生剎車故障,踩了剎車沒反應,跟我去年在高速那次情況一樣。”

南都記者在薛立山微博看到,其于去年11月、今年2月多次發布拍攝車輛儀表盤的短視頻,稱“所有按鍵都不管用”、“方向沒有助力、發動機故障燈亮起”等。

薛立山稱,今年2月14日,他請鄭州之星奔馳4S店拖車到店檢測,“他們不知道我車的情況,應該可以實話實說,結果檢測發現車輛存在嚴重的質量問題。”

薛立山出具的檢測單顯示,被測車輛“電動駐車制動器存在功能故障”,"行駛檔位"顯示存在功能故障。系統功能受限制”,左、右前車輪“轉速傳感器存在功能故障”等。

不過,南都記者發現,該檢測單并未蓋章。薛立山稱,他曾要求4S店蓋章,但被告知“奔馳蓋章很麻煩,需要向大區、總部等層層報備”。

薛立山稱,他多次與北京奔馳總部和焦作銷售公司溝通均未獲理睬,因此決定采纳法律手段維權,將于本周在焦作起訴這兩家公司。

購車經歷:貸款買車繳納萬元金融服務費,還被強買保險

近日,西安奔馳少女車主“哭訴維權”事件引發關注。少女車主提及購車時銷售人員在其不知情的情況下,誘導其刷1.5萬多元奔馳金融服務費。對此,4月14日下午,梅賽德斯-奔馳汽車金融有限公司發表聲明稱,一向尊重并依照相關法律法規開展業務運營,“不向經銷商及客戶收取任何金融服務手續費”。

而薛立山告訴南都記者,他在購車時也被收取了上萬元金融服務費。

薛立山稱,他于2018年2月5日,從焦作鵬龍得佳汽車銷售有限公司處購買了北京奔馳汽車有限公司生產的廠牌型號為BJ7204HEL的梅賽德斯-奔馳牌C200L小轎車。“當時,我也是采纳貸款的方式,交了1萬多元金融服務費。”

薛立山說,除了金融服務費,他還被強制要求在該4S店購買保險及加錢購買“精品”,“大概多花了三五萬,如果不買這些,車就不賣你。我的行車記錄儀也是當時被強制要求購買加裝的,可經常出現問題,現在已經換過一次了。”

薛立山告訴南都記者,事發后,他沒再使用過定速巡航功能,也另買了一輛非奔馳的車。但這輛涉事車,他還是經常使用,“畢竟幾十萬買的車,難道就擱家里嗎?”

薛立山暗示,去年事發后,“上述兩公司有法定義務以負責任的態度,對本人所購汽車質量問題和隱患進行徹底調查,有義務妥善處理本人的相關訴求,有義務主動公開澄清相關事實。然而事故發生之后,兩公司亳無作為、極端不負責任,并任由輿論發酵,給本人造成了極大的權益和精神損害。”

横眉前,他已委托律師代理他與北京奔馳汽車有限公司、焦作鵬龍得佳汽車銷售有限公司產責任糾紛一案的法律事宜,并發聲明督促北京奔馳等公司:“切實履行法律規定的經營者義務關注汽車質量平安,重視消費者平安,切實承擔、履行對消費者權益的保障義務。”

事件回顧:車主曾稱靠開車門降速,司法鑒定稱車未失控

2018年3月14日晚,薛立山獨自駕駛奔馳C200L轎車從連霍高速洛陽段上高速,隨后開啟定速巡航模式,時速120公里。據媒體報道,之后他想切換回人工駕駛,卻發現“剎車和擋位等系統無法正常運行”,“車子無法減速及停下”。

薛立山隨后報警求助,豫陜交警營救,最后“恢復正常控制,平安停靠在連霍高速923KM處路段。”薛立山接受媒體采訪時稱,是通過開車門的方式讓車減速,“一直降到30后,制動才有效,車子終于停了下來。”

去年4月9日,奔馳公司向南都記者發來《關于薛先生用車經歷的進一步情況說明》稱,初步判斷“該車輛的定速巡航系統及駕駛系統當晚運行正常。”

去年4月27日,涉事奔馳接受北京中機車輛司法鑒定中心檢測;5月26日, 司法鑒定意見書認定:涉事奔馳車“制動系統、巡航系統均工作正常、無故障”,事發當天在連霍高速相關路段行駛過程中,“被鑒車輛不存在失控情況。”

對于這一結果,奔馳公司向南都記者回應稱,對鑒定意見“充分尊重和認同”;車主薛立山則暗示,“尊重鑒定結果”,但他對司法鑒定意見書中顯示該車定速巡航被檢出在事發后關閉暗示“疑惑”。

采寫:南都記者 劉苗

作者:劉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