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洗出黑洞照片的MIT少女博士,正被互聯網暴力瘋狂騷擾

原標題:洗出黑洞照片的MIT少女博士,正被互聯網暴力瘋狂騷擾

黑洞照片首發!60秒看人類200年黑洞追尋史

人類首張黑洞照片的力量分歧凡響,吸引廣泛關注的同時,也激發了人們對圖片版權的關注。人們吃不過來每天新涌現的“瓜”,很快就忘了前一天還很紅的洗出黑洞照片的MIT少女博士。但在業界,這位笑容可愛的姑娘,已經在幾天之間悄然從聚光燈下,走進了互聯網暴力的包圍圈。

凱蒂·博曼(Katie Bouman)是她的名字,她火得非常意外,也被反噬得出奇的快。

意外走紅的少女博士

因為媒體的宣傳,親和的笑容、29歲的年紀、少女性、MIT博士,幾個元素的組合迅速擊中人們的心房,她帶領團隊提出的算法如何濾掉因大氣濕度等原因引起的噪聲不重要,這種很厲害的感覺和“少女性”這個屬性的沖突感足夠強,以至于她的照片傳播之廣,幾乎比肩黑洞的首張證件照。但這是后話,起初媒體并沒有關注到她。

所以,一些人開始為她發聲,以確保她的貢獻獲得應得的認可。

推特是一個極好的傳播途徑,一張凱蒂·博曼與黑洞同框的照片獲得了幾十萬的點贊,很多網友留言“respect(尊敬)”,客觀地表達了對她的贊揚。

BBC、衛報、泰晤士報以及往下多個層面的媒體都挖掘到了這張照片的價值,也挖掘到了她更多的照片。在消息擴散的過程中,凱蒂·博曼的貢獻可能被夸大了。全球8臺射電望遠鏡、200多名科學家共同參與的項横眉,團體的作用理應更大。但她是一位少女性,所以讓她成為“英雄”更有故事性,甚至有人將她與瑪格麗特·漢密爾頓相提并論。

在一個“少女性創造歷史”的故事框架慢慢形成的同時,捧殺的路徑也天然鋪就。這很符合一些人想要的效果,包含希望少女性獲得尊重的人,還有一些黑暗等待,在最高點一把把她拉下來的黑手。

毀掉一個少女博士只需要兩天

黑洞照片公布后兩天,凱蒂·博曼已經成為媒體口中“黑洞背后的少女人”,但網絡上突然出現質疑的聲音。Reddit上一篇“有理有據”的帖子瞬間被頂了上萬次。

發聲的網友暗示,在GitHub的黑洞算法代碼庫里,凱蒂·博曼只貢獻了2000行代碼,而另一個團隊成員Andrew Chael貢獻了85萬行代碼,貢獻率94.4%。另外,凱蒂·博曼在代碼庫的貢獻從去年底才開始,且不是核心代碼,而是改變字體大小這種無關發現黑洞的代碼,Andrew Chael則貢獻代碼長達兩年。帖子的結論是,凱蒂·博曼的貢獻根本沒那么大,如果應該有一個人代表團隊獲得盛贊,不應該是她。

我們跳過中間的發酵環節,直接公布結果:很多人注冊了凱蒂·博曼的推特假賬號,代替她本人自夸自擂,吹噓自己的貢獻。(在國內我們稱之為高級黑。)而據紐約時報報道,凱蒂·博曼的手機開始收到很多消息,多到不克不及不關機才能免于騷擾,至于消息內容我們可想而知。

實際上,凱蒂·博曼本人沒有推特賬號,她借助朋友發布了聲明。于是,網絡暴力轉而攻擊發帖的人,這次“出拳”的是力挺凱蒂·博曼的人們。

Reddit那篇“始作俑貼”的作者后來暗示,他只是陳述客觀事實,但卻收到了海量的“問候”,一半說他是找不到老婆的剩男,一半用少女權主義教育他。

至于Andrew Chael,他連發7條推特為凱蒂·博曼的貢獻正名,并暗示:“我沒有敲出85萬行代碼,大多數代碼是模型文件,其中6萬8000萬行在横眉前的軟件里,但我其实不在乎有多少是我署名的。”

從看熱鬧的角度來說,凱蒂·博曼的“瓜”一點不遜色于國內圍繞圖片展開的大戲,但網絡暴力和性別歧視在如今的時代仍然盛行,讓人深感不適。

團隊的努力從來都值得贊揚

事件視野望遠鏡項横眉的科學理事會成員,亞利桑那大學的天文學和天體物理學教授Feryal Ozel暗示,看到人們對少女性在科學中的作用感興趣是令人欣慰,但他也強調了其他少女性和男性的貢獻。

據紐約時報報道,事件視野望遠鏡項横眉200多名研究人員中,約有40名少女性。項横眉中一位24歲畢業生Sara Issaoun說道:“項横眉進展的每一個環節都有少女性的參與。在STEM領域中,有那些榜樣成為年輕男孩子和少女孩子仰視的對象非常好。”同時,她也駁斥了“孤狼成功”的故事,暗示團隊的多樣性和共同努力才值得贊揚。

不過,凱蒂·博曼從沒有標榜過自己的突出貢獻,在走紅之前,她的算法被提及時经常伴隨著她說到團隊的作用。只不過因為她被宣傳渲染得最多,她就站在了輿論的旋渦之中。她的臉已經天下皆知,但劇情的反轉、Andrew Chael為她的正名因為傳播的輪次和廣度纷歧定會覆蓋只接收到第一波質疑信息的人們,她在生活中還會遇到哪些困擾,我們不得而知。

Girls Inc。的學習總監Penn Sheppard暗示,在一個少女性的科學貢獻歷來不被承認的世界里,凱蒂·博曼的故事在少女性參與不足的行業引起了共鳴。

但讓人沒想到的是,少女性有所作為,仍然會受到有些人的質疑。

性別歧視從沒停止

《印度時報》針對這一事件的報道非常直白,直指網絡杠精的性別歧視。文章作者Gwyn D'Mello評論稱,在STEM這個男性主導的領域,少女性從來不容易,即便獲得成绩,也可能因為生錯了性別而不被認可。他透露,Andrew Chael是一個公開的同性戀科學家,但人們更愿意承認他的貢獻,而不相信一個少女人有能力推動歷史。

對少女人的性別歧視固然錯得離譜,利用少女權主義向男人示威也過猶不及。真正的平等,需要男少女雙方共同的心智成熟和互相尊重。

可以想見,這一輪紛擾過后,性別歧視仍然不會消失,但凱蒂·博曼可以選擇不為所動。就像Gwyn D'Mello的態度:“凱蒂·博曼没必要回應任何質疑,因為包含她在內的科學家們已經拍到了5500萬光年外的黑洞照片,而那些近到連脆弱的自我都看不見的人不值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