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正文

北宋統一南方時,吳越國為何不戰而降?

原標題:北宋統一南方時,吳越國為何不戰而降?

五代十國之一的吳越國地盤其实不大,只占據浙江一省和周邊部分地區。但在那個天崩地裂的大亂世,錢镠能打下這片基業,已屬不容易。

錢镠是杭州人,是五代十國少有的本土帝王(以本政權都城出生地為準)。錢镠出身寒微,剛開始是土霸董昌的舊部,董昌想攻下浙東,和錢镠做一筆交易。董昌對錢镠說:“你幫我拿下越州(浙江紹興),我把杭州給你”。錢镠當然愿意,率領軍隊開山路五百里,最終拿下越州。董昌沒有食言,把杭州讓給了錢镠。光啟三年(887年),錢镠出任杭州刺史,這意味著錢镠有了第一塊根據地。

有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錢镠就可以壯大自己,實力越來越強。景福二年(893年),錢镠升鎮海軍節度使,可他的地盤依然局限杭州附近。兩年后,董昌自立為帝,得罪了唐朝,唐昭宗封錢镠為浙江東道招討使,討伐董昌。董昌很快被滅掉了,董昌割據的越州自然就落入錢镠的口袋。

錢镠東有越,西有杭,底氣更足了。經過多年征戰,錢镠建立的吳越國,家底如下:

國都杭州,也稱為西府,鎮海節度使駐地。

越州為東府,鎮東節度使駐地。

二府之外,吳越國還占有湖州、明州(寧波)、睦州(建德)、婺州(金華)、衢州、處州(麗水)、溫州、臺州。當然,還少不了事實上堪稱吳越國北府的蘇州,為中吳節度使駐地。唐昭宗乾寧四年(897年),錢镠從吳王楊行密手下奪下重鎮蘇州,成為杭州北線的戰略屏障。除了十一州,吳越國還有一個衣錦軍,這是錢镠的家鄉,出于政治横眉的抬高的。衣錦軍就是現在的杭州市臨安區,天横眉山東麓。

吳越國的疆域,包含整個浙江省,江蘇省的蘇州,以及現在的上海全市。

吳越國面積是不大,但錢镠知足了。有人勸他當皇帝,他堅決分歧意,告訴子孫:中原政權不管姓什么,都要稱臣,用其年號,絕不出頭。錢镠搞好與中原政權的關系,和梁太祖朱溫是鐵哥們。有了后梁這座靠山,錢镠把重點放在吳越國的經濟建設上,成绩斐然。

晉天福五年(940年),錢镠第七子、吳越王錢元瓘在嘉興縣設置秀州。這樣一來,吳越就由十一個州變成十二個州。公元945年,吳越國南邊的鄰居閩國發生內亂,南唐皇帝李璟出兵消滅了閩國。如果坐視南唐滅閩,那就將對吳越國進行戰略包圍。年輕的吳越王錢弘佐當機立斷,出兵三萬,搶先一步控制閩國國都福州。等到李璟自認倒霉時,吳越國又多了一個福州。吳越國的福州包含現在的福州市、寧德市,南線與清源軍(泉州、漳州)接壤,堵死了南唐在福建的出海口,為吳越國掙到了一口“氣”。

之后,吳越國的疆域沒有什么變化,直到北宋太平興國三年(978年)。在位三十年的吳越王錢弘俶面臨生與死的抉擇:降宋,還是與宋決戰?錢弘俶最終的選擇符合吳越國苍生的歷史,吳越國以和平的方式并入北宋,為歷史留下一段佳話。那么,錢弘俶為什么不與北宋決戰?很簡單:打不過。

吳越國只有十三州,據有今浙江一省(蘇南、上海、閩東北)。而北宋呢,在周世宗統一之勢的基礎上,除了占有中原,還于963年收荊南、湖南,966年滅后蜀,971年滅南漢,975年滅南唐。北宋對吳越國已近完全包圍之勢,清源軍比吳越國還要弱好幾倍,根本不足以成為吳越國的戰略犄角。

就算吳越國人都愿意跟著錢弘椒與北宋開戰,地勢上也非常晦气。吳越國北部是平原,晦气于戰略防御。宋軍拿下南唐的福建內地,吳越國已無武夷山地勢之險,福州也守不住。北宋要以武力滅吳越,時間應該要比滅后蜀和南唐更短,畢竟吳越國太小了,也無山川縱橫,縱深不夠。

錢弘俶的選擇無疑是明智的,吳越國根本沒有與北宋抗衡的本錢。而北方的北漢比吳越還小,又窮,敢于抗宋,是因為北漢有北宋非常忌憚的遼朝做靠山。

錢弘俶又能依靠誰呢?更多歷史地理文章,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地圖帝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