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正文

年少不懂左宗棠,如今方知真英雄

原標題:年少不懂左宗棠,如今方知真英雄

19世紀的中國,是一塊讓人垂涎的肥肉。

李鴻章主張重點防御海疆,防止英、法、美、日等國從大海而來,擾亂大清的財賦重地。

而左宗棠主張“海塞并重”,因為西邊有強大的俄國,和從印度來的英國。

這就是晚清的“海防與塞防之爭。”

平心而論,二人堅持的立場都有道理,大清國一點都不克不及少。但是李鴻章卻主張放棄新疆:“咱國土太大,不要了。”

此時的新疆壓根不在大清手中,而是被俄國支持的叛軍阿古柏占據,而且已經得到英、俄的外交承認。

這下就把“鋼鐵硬漢”左宗棠惹火了,16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說不要就不要了?敢情不是李中堂家的地。

但是面對咄咄逼人的李鴻章,他畢竟有點心虛。

論學位,一個進士、一個舉人;

論勢力,湘軍日衰、淮軍日強;

論人脈,李氏人眾、左氏孤寡。

于是,左宗棠給朝廷寫了一封萬言書:

天山南北兩路糧產豐富,瓜果累累、牛羊遍野、木馬成群。煤、鐵、金、銀、玉石藏量極為豐富。所謂千里荒漠,實為聚寶之盆。
東則海防,西則塞防,二者并重。

幸好,還是有明白事理的人,一個是軍機大臣文祥,另一個,就是慈禧太后。

不管后世給老太太什么評價,但是涉及自己利益的問題,慈禧的態度還是很堅定的。(嗯,這是個好評價吧?)

64歲的陜甘總督左宗棠,再一次披掛上陣。

二、

當時的新疆,早已被阿古柏割據,建立“洪福汗國。”

1868年,英國就向阿古柏贈送了大批軍火,維多利亞少女王還寫了親筆信,向阿古柏致以親切的問候。

1872年,俄國也和“洪福汗國”簽訂了條約。

這樣一來問題就變得很嚴重。在“安史之亂”以后,新疆已經將近千年不與中原交流,直到乾隆時期才再次收復。

到此時也不過100多年。

我們可以想象,如果沒有左宗棠的強硬態度,新疆恐怕比外蒙古更早脫離中國,我們今天真的是“西出陽關無故人”了。

既然下定決心,那就干吧。

他親手制定了西征的戰略:緩進速決。

首先是錢。左宗棠預計需要800萬兩白銀的軍費,但實際到帳只有500萬兩。怎么辦呢?他準備向外國銀行借錢應急。

平心而論,朝廷也還算給力。

在左宗棠借錢之后,朝廷看到左宗棠的決心,也大手筆支持。

據統計,從1876—1880年,收復新疆共花費5000萬兩,平均每年要用1000萬兩,占朝廷年收入的15%。

然后是武器。左宗棠向洋人買、朝廷要,費盡心機為西征軍弄來了劈山炮、來福大炮、后膛槍等裝備。

英國歷史學家包羅杰說:“這支軍隊基本近似一個歐洲強國的軍隊。”

中國最優秀的統帥、視死如歸的軍隊、世界一流的裝備、朝廷的大力支持,此時的阿古柏,生命已進入倒計時。

1876年3月,左宗棠離開蘭州,揮師西進。

戰斗過程毫無懸念,1878年1月,盤踞新疆12年的阿古柏軍事集團被全殲,新疆再一次被收復。

這次戰役,幾乎是左宗棠以一己之力扭轉乾坤,就憑這次戰役,他足以配得上“左公千古”的榮譽。

他是那個時代的男神,也是最強硬的漢子。

三、

阿古柏被全殲,但伊犁卻被俄國占據。

俄國的說法是“代清朝占領伊犁”,一旦清軍收復北疆就立刻歸還。在他們的腦子中,清軍都爛成什么玩意了,還能遠征?

可左宗棠就這么來了,招呼都不打。

1878年10月,朝廷派崇厚出使俄國,希望能要回伊犁。但到了俄國后,估計是伏特加喝多了,崇厚就把伊犁送給俄國。

然后也欠亨報朝廷,就這么大搖大擺的回家了。

(這位大爺,好任性啊。)

左宗棠一下就怒了:“老子從南走到北,又從東打到西,你個老東西就把伊犁送了?啥玩意?”

回家后,崇厚被判“斬監候”,最終花30萬兩白銀,買了一條命。

左宗棠向朝廷報告:“這次不算數,請重新派人去談判,談不攏我就帶兵開戰了。哼!”

最終去俄國談判的,是曾國藩的長子曾紀澤。

為了給曾紀澤在談判桌上增加籌碼,左宗棠在后方也定下“三路大軍收復伊犁”的新方案。

1880年,他已經69歲了。

由于水土不服,他經常早上咳血,還有渾身的濕疹,這樣的身體,早已不適合遠征。但想要回伊犁,自己又必須出關。

怎么辦?

左宗棠讓人抬著一口棺材,跟在自己身后,踏上平生最壯烈的征程。

曾看到一句話:“此生若能得幸福安穩,誰又愿顛沛流離。”69歲的老人,不克不及在家含飴弄孫,甚至有家難回,他圖什么?

因為此身早已許國,再難許卿。

第二年,曾紀澤與俄國簽訂《中俄伊犁條約》,爭取回部分主權和領土。在當時,這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條約簽訂的那一天,左宗棠剛好抵達北京。

弱國外交的勝利,他會感到欣慰吧。

在晚清名臣中,左宗棠是一個異類。

他與其他人最大的分歧,是點燃一身正氣作為火把,在渾濁的時代照亮自己,也溫暖了世界。

23歲時,左宗棠就寫下一幅對聯:

身無半畝,心憂天下;

讀破萬卷,神交古人。

其氣勢之豪邁,絲毫不像前途未卜的年輕人。

近50年后,垂垂老矣的左宗棠依舊一身肝膽,在西征新疆之前,他曾寫過一封家書:

西事艱阻萬分,人人望而卻步,

我獨一力承當,亦是欲受盡苦楚,

留點福澤與兒孫,留點榜樣在人世耳。

讀到這句話的時候,我鼻子一酸,哭了。

當大清的袞袞諸公在醉生夢死的時候,他們是否知道,這個“抬棺上陣”的老人,在萬里戈壁中的奮斗?

左宗棠在不顧生死拼殺的時候,是否知道,他所保衛的江山被一群癮君子、真小人腐蝕的千瘡百孔?

他是知道的。

盡管如此,左宗棠依然背對浮華,面向艱險,深一腳淺一腳的走下去,拖著身后的老大帝國艱難前行。

這才是真正的英雄。

十年飲冰,難涼熱血的真英雄。

世人都說左宗棠太犟了,可我就喜歡這樣的犟騾子。

在任何時代,最缺的就是這樣的鋼鐵硬漢。

這樣的純爺們,才是民族的鋼鐵脊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