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正文

雷軍太精明,小米難走遠!

原標題:雷軍太精明,小米難走遠!

高科技行業的技術迭代太快,你若按步就班,極可能兩年不到,就被同行遠遠甩在身邊。

今天的小米,既不是智能手機的引領者,又不是具有獨特潛力的追隨者,其市場定位無比尷尬。

今天的智能硬件行業,比拼的早已不是營銷能力,而是技術研發的厚度。

“賭一賭,單車變摩托”——這是一句賭場攬客的俗語。

這句俗語,套用在企業身上,合適不合適?

看起來不合適,其實,細加推敲,是有一定道理的!

一個企業,要持續高增長,是需要一定“賭性”的。這里的“賭性”,是指著眼于未來10年、20年的戰略規劃能力,而且為了使這樣的戰略規劃落地,愿意舍棄當下的利益、愿意承受未來不確定風險的挑戰。

或許,有人會反問,如果一個企業只想按步就班地成長,是不是就沒有需要去“賭”了?

這得要看行業,如果是傳統行業,那沒有問題;但如果是高科技行業,那么就有問題。高科技行業的技術迭代太快,你若按步就班,極可能兩年不到,就被同行遠遠甩在身邊。

01

小米是沒有“賭性”的,雷軍更像是保險行業的精算師,這些年,除了早期營銷模式稍具“賭性”外,一直四平八穩、兢兢業業。

但是,四平八穩的小米,當下已然不穩!

小米不穩在哪里?

先說剛性的,手機出貨量。2018年的中國智能手機市場,在由華為、OPPO、vivo和小米構建的第一陣營中,華為的出貨量同比增長16%,與呈下滑態勢的第2—4名明顯拉開差距。

同期,OPPO和vivo的出貨量同比分別下降8%和2%,小米的出貨量僅比OPPO略好一點點(下降6%),占有13%的市場份額,尚不到華為的一半(25%)。

此外,小米財報顯示,2018年全年,小米手機收入為1138億元,占總體營收的65%,然而,作為收入支柱,手機業務的形勢卻其实不樂觀。2018年第四季度,小米售出約2500萬部智能手機,較2017年第四季度減少了350萬部,同比下滑12。3%,比2018年第三季度減少了830萬部,環比下滑24。9%。

受銷量下滑的影響,第四季度小米智能手機的收入,由350億減少到251億,環比下降近100億元,降幅高達28。31%!

再說彈性的,股價表現。小米自去年7月陸登港股市場后,股價一路高開低開,截止横眉前股價僅為IPO第二周高點的一半左右。即便3月19日發布的年報相對喜人,也沒有扭轉股價下行的勢頭——年報發布后的短短四個交易日,小米股價跌幅超過了10%。

小米到底怎么了,為什么在2018年凈利潤同比大增59.5%的情況下,資本市場對其依然不認同?

小米已經失去了想象力!

今天的小米,早已不是5、6年前的小米。今天的小米,既不是智能手機的引領者,又不是具有獨特潛力的追隨者,其市場定位無比尷尬。5、6年前的小米,其獨特的輕資產模式(主要是線上互聯網模式),曾經一度獨領智能手機市場的風騷。

但是,今天,在這一獨特法門已經不靈驗之下,小米也不克不及不急切地向線下沖刺。

小米曾經的獨特潛力,僅是商業模式的潛力,今天在線上線下融合的“新零售”大勢面前,不僅潛力已經挖掘殆盡,而且線下欠缺的短处盡顯。

數據顯示,截止到2018年12月31日,小米在中國大陸已設立了586個小米之家和1378家授權店,而早在2017年底,OPPO的線下門店就超過了25萬家,華為則有超過5萬家。

互聯網模式的優勢不再,線下通道又亟須惡補,小米的營銷傳奇已經戛然而止。

02

今天的智能硬件行業,比拼的早已不是營銷能力,而是技術研發的厚度。這其實是10多年前PC硬件行業的輪回,在那個時代,聯想是王者,是貿工技的代表,但是,今天的聯想,早已“面如黃花”。

雷軍可能沒有想到,四年前,他在聯想那場掌聲不斷的演講,今天,他已提早遭遇到聯想類似的困境;柳傳志應該也沒有想到,四年前,聯想奉小米為“先生”,但是,“先生”其實也不比學生高明多少,有所差別的話,也僅是行業風口分歧,但是,路徑并無二致。

小米的路徑,其實與當年的聯想一樣,走的同樣都是“貿工技”的路子,而不是華為所走的“技工貿”。

“貿工技”的路子好走,也挺平安,但是,越是往后走,路子就會變得越窄,因為,再牛的營銷模式,也是可以復制的,再牛的營銷模式,其護城河效應也遠遠比不上技術研發的厚度。

不扯營銷口徑的所謂“黑科技”,我們用數據說話,財報顯示,2018年小米的研發投入達到58億,較2017年的31.57億,同比增長83.3%。這兩個數字初看起來挺唬人的,但測算下來,其實也只占了營收的3.3%而已。

而2017年華為的總研發費用高達897億元,其中手機和手機芯片的研發投入超過500億,約為小米全年31.51億元研發經費的16倍(華為2018年數據暫未公布)!

從研發投入占比的角度看,小米是個穩健有余、而魄力不足的企業,雷軍是個超級優秀的戰術指揮家,但還遠遠稱不上一個合格的戰略運籌家。

在前幾天《雷軍去年薪酬98.7億元超小米公司一半?官方回應:股權獎勵并未變現》這則新聞刷屏時,我曾善意調侃道,“不精明的人,做不了企業,太精明的人,做欠好大企業!”

在中國的頂級BOSS中,我認為,雷軍是一流的創業家,二流的投資家,三流的董事長,四流的演說家!(董事會給予的股權獎勵,當初不要也罷,本就不應該要的)”。

今天的小米,進一步是一流,但這需要戰略層面的“豪賭”,而評估不確定的“豪賭”風險、并通過系統運籌將其化解于無形,這本就是一流企業家的能力所在。

今天的小米,退一步則是三流,在智能硬件這個競爭白熱化的浪潮之中,不進則是退,小進也還是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