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正文

不到一年17人離職,扶貧干部為何紛紛“逃離”?

原標題:不到一年17人離職,扶貧干部為何紛紛“逃離”?

  一個縣扶貧系統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離開;另一個縣的扶貧信息員有1/3辭職;還有的村連換3名第一書記都干不下去,調離后自感“脫離了苦海”……部分基層扶貧干部反映,考核壓力大、問責風險高、工資待遇低,讓他們不堪重負,漸生退意;又時逢地方機構改革關鍵期,面臨是去是留的選擇。

在脫貧攻堅進入攻城拔寨的沖刺階段,某些基層扶貧干部的叫苦、畏難、厭戰情緒乃至逃離行為,值得警惕和正視。

1

一個縣扶貧干部不到一年17人離職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區某縣,鄉鎮扶貧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幾人,加上縣扶貧辦工作人員,全縣扶貧系統干部約有120人。去年該縣先后有17名縣鄉扶貧人員辭職或調走。縣扶貧辦有關負責人告訴記者:“這些人以事業編制人員為主,在大半年內"扎堆"離開扶貧領域。”

其中一個鎮扶貧工作站的兩任站長辭職。第一名站長在鎮扶貧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縣扶貧辦綜合服務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辭職。她說:“越到基層,任務越重,而落實的人越少。鎮扶貧工作站負責對接縣上好多部門,除了搜集信息、上報數據、寫各種材料、開展培訓等,還要經常下鄉檢查。人少事多壓力大,很多工作都難以開展。”

另一名站長辭職后去了廣東工作。她對記者說,剛到扶貧工作站時覺得工作光榮,后來發現想法太理想化。上級部門什么事情都扔給鄉鎮,個個都急要,做得欠好或不及時就被通報。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開始懷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辭職的鎮扶貧工作站工作人員說,“基層扶貧工作各項政策太多了,我們所有的任務幾乎都來自省里,縣里只是把任務分派下來。我們壓力能不大嗎?”

西部某深度貧困縣扶貧辦副主任透露,2017年該縣招聘了85名扶貧信息員,基本上每個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約1/3的人已經辭職。

2

一個村兩年換了4任第一書記

基層責任重、壓力大,讓某些扶貧干部滋生厭戰情緒,不肯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紹,這個村兩年里換了4任第一書記。

第一任第一書記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實背了一個處分后,“高高興興”回到原單位,逢人便說“脫離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書記進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當場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鋪蓋回了縣城。

原單位派不出人,部門領導只好托關系,從其他單位借了一名50多歲的老干部,先頂一段時間。横眉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書記,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時候。

3

一個縣鄉鎮副科崗位空出20個名額,只有三四個人選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縣一名公務員編制的扶貧干部說,他有20年工齡,10年副科經歷,收入一個月到手還不到3000元,養家糊口讓人發愁。而當地事業編制人員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辭職的扶貧干部說:“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資2000元,加班從來沒有報酬。現在,很多縣鄉扶貧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層扶貧干部,特別是事業編制的扶貧干部,晉升空間小成為他們的心病。在基層,事業編制人員的數量是公務員的數倍,承擔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層公務員待遇提升、部分事業單位參公改革后,事業單位和事業編制人員面臨的困難愈加凸顯。

記者在中部某縣了解到,前些年事業單位參公改革后,横眉前當地縣直事業單位只剩下兩三家,可選擇空間進一步壓縮。同時,按相關規定,縣直單位事業人員不克不及提拔進鄉鎮領導班子。

該縣一名扶貧干部說,鄉鎮工作繁重、考核壓力大、問責風險高,縣里公務員、參公人員寧可在原單位苦熬資歷,也不肯到鄉鎮。而縣直單位事業人員想去卻去不了。“前段時間機構改革中,鄉鎮副科崗位空出20個名額,只有三四個崗位有合適人選,其余位子碰到了選人難。”

4

要讓有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減基層無謂的形式主義負擔,才能讓基層扶貧干部輕裝上陣,將時間精力用到脫貧實事上。近期,中辦發出《關于解決形式主義突出問題為基層減負的通知》,明確提出將今年作為“基層減負年”,贏得基層干部一片掌聲。基層扶貧干部期待,切實解決困擾基層的形式主義問題,盡快將減負落到實處,減少他們的后顧之憂。

給基層扶貧干部減負、打氣的同時,要讓有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縣以下機關建立公務員職務與職級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辦又印發《公務員職務與職級并行規定》。其中明確提出,改革公務員職務設置辦法,建立職級序列,暢通職級晉升通道,拓展職級晉升空間,促進公務員立足本職安心工作,加強專業化建設,激勵公務員干事創業、擔當作為。

廣西大學中國貧困治理與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輝等專家認為,這些改革能在很大水平上解決基層干部的困擾,但政策效果的顯現,特別是涉及事業編制人員的改革效應,仍需要一個過程。

在脫貧攻堅的關鍵期,可適度加大對基層扶貧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傾斜。基層干部呼吁,對于在脫貧攻堅戰中脫穎而出的優秀人才,在職務提拔、職稱評定、待遇提升等方面,應給予特殊關愛,鼓勵其繼續奮戰在基層一線;對長期堅守在扶貧一線的第一書記、扶貧工作隊員和扶貧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齡、身份、學歷、級別等因素影響,給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盡快健全激勵政策機制,出臺吸引基層扶貧人才的專門辦法。廣西壯族自治區區委黨校教授盤世貴說,可根據各地實際,建立專門的待遇保障機制,尤其要對事業編制的扶貧干部在公務員招錄中給予照顧和傾斜,讓他們看到未來發展希望。

扶貧工作是個良心活,有賴于廣大扶貧干部的傾情奉獻和艱辛付出。在為基層扶貧干部做好機制保障、暢通其上升空間的同時,還應加強與他們“心靈對話”,開展情懷教育,扭轉消極思想情緒。要讓他們了解脫貧攻堅的意義,明白投身脫貧攻堅事業的價值,積極擔當作為,樂此不疲。

何偉 王井懷 半月談記者

編輯

許中科

本文轉載自微信公眾號“半月談”(ID:banyuetan-weixin),原文發于2019年4月13日,標題為《不到一年17人離職,是什么逼走了這些干部?》,原刊于《半月談》2019年第7期,標題為《扶貧干部“逃離”,接力存隱憂》。

總監制:蘇會志

監制:夏宇

責編:戴麗麗 李逸博

編務:黃俊峰

作者:半月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