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正文

美國空姐:停飛波音,美國空乘群里都在夸中國

原標題:美國空姐:停飛波音,美國空乘群里都在夸中國

【文/ 觀察者網專欄作者 Aja Mo】

美國時間3月13日早上,在親密盟友加拿大宣布全面停飛已經發生過兩起空難的波音737 max機型之后,頂著國際社會和美國國內民意沸騰的壓力,美國總統特朗普終于還是下了“停飛令”。

而中國作為此次事件中第一個宣布停飛的國家,也著實刷了好一波存在感。

筆者就職于北美一家大型航空公司,系前線的從業人員。當中國首先宣布停飛737 max的新聞出現,中國在筆者的社交媒體工作群組里非常難得地出現大規模好評,紛紛贊揚中國行事果斷,將公眾平安设于經濟效益之上:

“It took China only a few hours to make a right decision. What are we waiting for?

(中國只用了幾小時就做出了正確的決定,我們在等什么?)”

“Well this time China goes way ahead of us and I have no problem following them。 I am gonna ban Max myself。

(這一次中國行動真是遠在我們前面,我毫不猶豫跟隨中國腳步。我自己先禁飛了Max。)”

相關新聞和點贊數也是在工作群組里高居不下。

但美國的一些政治評論,當然就沒這么友善了。

不過面對那些評論,我們也要厘清一個觀念,那就是分歧于中國的媒體運營情況,美國的媒體是完全市場化經營,因此基本各大媒體背后的財團和主要廣告商決定著該媒體在政治上的立場,當然由于西方新聞媒體愛把“客觀中立”掛在嘴邊,在新聞評論節横眉上喜歡找立場相左的兩邊一同對新聞事件進行討論(只是從篇幅以及主持人引導的方向看,肯定與頻道總體立場相背的那方得吃點虧)。

所以在理論上,除非在涉及核心價值觀的情況下,美國每一家媒體有意無意透露出來的政治立場,是不克不及代表美國大眾總體的,最多只能代表美國一些群體的取向。

在中國互聯網上近日流傳關于美媒一些對于中國首先禁飛737Max的一些陰謀論,基本都是在這個布景下產生。由于國情差異,在中國的互聯網上的很多民眾會將那些“專家”的話視為權威的解讀,將此歸納為美國大眾甚至是美國官方的態度。

從現在這一屆白宮班子的行事作風看,美國官方倒很可能是同意這個論調的,只是美國民眾反而纷歧定。很多人對這個解讀嗤之以鼻,認為不過又是一個當跳梁小丑的名嘴在胡說八道。畢竟人命關天的事,賦予太多的政治解讀,的確招人反感。

美國的新聞評論節横眉中嘉賓暗示中國停飛的原因引發美國國內觀眾的反感(圖片來源:觀察者網

可陰謀論總有市場,當然也有為數很多的人對這個解讀深信不疑,開始指責中國打擊報復以及意圖爭奪航空平安主導權,即使是筆者的同事,也有在支持禁飛的態度下抱持這個意見。

而一部分中國網民,因上述的國情差異使然,以及出于對美國下意識的盲横眉信任,對這些陰謀論跟著全盤接受,也開始對中國進行批評。

但美國最終停飛這個決定,無疑是對這些陰謀論最好的否定。

可成為最后一個停飛的主要民航市場,也仍然足夠讓美國成為眾矢之的。

面對日益崛起的亞太和中東民航業,北美航空在機艙服務上已經落后,因此主要以發達的航線網絡以及良好的飛安記錄作為賣點,可面對群情洶涌的指責,他們又為何甘愿冒著自砸招牌的風險死死不肯妥協呢?

無關其他,利益至上。

作為前線人員,機型的平安當然與我們的工作平安緊密相依,完全是唇亡齒寒的關系。因此當大部分民航市場宣布禁飛,剩下美加我行我素的時候,業內前線服務人員的抗議聲浪是空前一致的——畢竟誰的性命都不是白撿的。

當聯邦航空局(FAA)針對機型平安以及西南航空和美國航空發布了官方聲明后,尤其是后兩者的“自信論”(兩家大型航空公司都表達了對這款機型的“充分信心”,以及它們絕對不會飛一輛不服安的飛機),更是點燃了大家的怒火:

“Your confidence doesn’t mean my assurance!

(你的信心不等于我的放心!)”

“This PR statement is ridiculous. Who will fly an unsafe airplane besides terrorists?

(這份公關稿件真是扯淡,除了恐怖分子誰會飛一架不服安的飛機?)”

“If god forbid I were to ever be brought onto that POS and anything were to happen to me, these are the people my family would sue…

(如果真的這么不幸上了這架飛機而且發生差池,這些人就是我家人要控告的…)”

而從業人員的怒火迫使涉及的三個空乘工會AFA,APFA以及TWU向三大航空公司交涉,要求空乘人員可以因為恐懼原因而拒絕相關機型的飛行工作。三大航空公司也讓步,允許不影響考勤記錄(有限次數)的事假方式拒絕相關飛行,由空乘管理人員審批。

當然,這仍然引起從業人員不滿,工作平安不應該以任何消耗員工績效的代價實現。更有人在社交媒體反映,與管理人員申請相關事假的時候,遭到對方冷嘲熱諷。

其實前線大多數從業人員對這組機型本已反感,它被認為是航空公司以犧牲飛行舒適為代價來增加經濟收益的產物。

以美國航空的737Max為例,為了增加12個座位,將乘客的伸腿空間收窄了1/3以及移除了椅背的娛樂屏幕;而機艙的洗手間更是狹窄,轉個身都會讓你對自己的身材產生新的質疑。

很多著名飛行體驗博客如“one mile at a time”也對這款機型大肆吐槽,對其評價為“sad”。乘客體驗欠好,情緒很容易就反射到服務人員身上,更何況飛機上某些設施服務人員自己也需要使用。

波音737Max內部空間(圖片來源:網絡

可沒有什么比報表上的數字重要,因此面對該機型的質疑,該公司CEO還跑到飛機上在媒體面前“親自體驗”了一把,甚至“驕傲”暗示:“我認為這款飛機非常舒適!”

因此新仇舊恨一綜合,前線人員自然怨聲載道。

而北美民航業五大航空(達美航空,美國航空,美國聯合航空,西南航空以及加拿大航空)本就已經壟斷市場,在只追求快速盈利的情況下,在服務上的投入自然不會得到優待。

再聯系本次事件,分毫必爭的三家航空公司都購入為數很多的相關機型(西南航空擁有30架,美國航空24架,美聯航14架,這當中其实不包含已經下訂的數量),自然也千方百計阻止停飛,畢竟公司賬面欠好看,不止影響被董事會緊盯的烏紗帽,還有年底帶回家歡度圣誕的那張支票。

而前線人員其實對于最終禁飛,也其实不料外——公司在對外界如此強硬的情況下,卻愿意對工會讓步這個動作,自己就留下了很多解讀空間。而FAA前期堅持拒絕作出停飛決定,在總統宣布后不久卻有FAA官員暗示“這個決定是在評價過一家相關飛行監控公司的數據后作出的”,也似乎側面印證了業內的猜測。

其實對于這款機型的平安質疑,早在去年的10月以及11月就出現了。在一個可以供機師匿名報告平安隱患的聯邦數據庫里,就有在那段時間提交的投訴,都是關于自動航行系統在起飛后的爬行出現問題,飛機頭會突然下垂,而這個問題也被懷疑與去年10月發生的印尼空難有關。

波音這款機型的平安隱患早有預示(圖片來源:東方IC

當時FAA并沒有大規模告知此事,也沒有對相關機型作出任何停飛的處理,而只是通知航空公司并對該機型的機師發出操作的修正指引。

美國作為擁有久遠民航發展歷史的首席航空大國,FAA對于世界民航業自然擁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制定著世界民航業主要游戲規則。FAA同時又與波音以及四大航空公司的關系密切,而波音自己的地位也不问可知,因此這次事件的方方面面都從根源上牽扯到美國的利益。

而FAA作為其中的官方代表,自然要極力維護美國方面的利益,因此一直不肯意作出停飛決定,也恐怕與其有關。而中國作為首先宣布停飛的國家,也讓FAA在開始只能堅持對波音“力挺”的態度——一個制定規則的人當然會對話語權寸土必爭,尤其另外一方還是老對家。

除了在航空方面的話語權之外,波音與美國政治的關系,似乎也是當中因素。

作為世界兩大民航客機制造商之一,波音每年為美國進賬多少,應該也不消為大家贅言。而許多人不知道的是,波音與華盛頓的關系,自己已經是非同一般的密切。

每年波音都會花上數以千萬對國會和相關行政部門“進貢”,方式是什么呢?美國財團對政治施加影響力的經典手段——游說。聯邦選舉委員會的數據顯示,光是去年,波音就把1500萬美元花在游說上,排名第三;波音還聘用了超過20個說客常駐國會,以及將近20家游說公司以影響決策制定。

因此,平日對選票錙銖必較的議員們,面對洶涌的民意,部分卻選擇了缄默,甚至在強硬的兩黨議員如Ted Cruz(共和黨)以及Elizabeth Warren(民主黨)呼吁停飛時,還有很多人為波音和FAA背書,也是十分罕見。

最讓外界意外的,倒是特朗普首先宣布停飛這一個決定。波音除了在國會影響力巨大之外,在白宮也是不遑多讓。畢竟作為美國的納稅大戶以及就業大戶,天天“Make America Great Again!”不離口的特朗普,當然會被外界預期保全波音,尤其波音的前任執行總裁還在特朗普內閣,而波音總裁之前也才跟川普通過電話解釋。

特朗普宣布停飛所有波音737 MAX飛機(圖片來源:東方IC

但川普個人對波音觀感如何,其實是不得而知的。波音自己也是個政治投機者,當年2016年大選的時候,投入大量資金支持希拉里。好巧不巧,美國歷史卻淘氣了一把,或許是想改變白宮現任主人的印象,波音對川普的就職委員會“慷慨解囊”了一百萬美元。特朗普的行事作風,大家有横眉共睹,波音游移的政治態度對他處理此事有無影響,那就只能任君猜測。

不過,在族裔性別性向組成十分多元因此總體左傾的空乘屆,卻因此破天荒對他說出了好話,“Thank you, President.”在停飛令宣布后不絕于耳。

雖然這些來自一線員工的贊美特朗普個人估計也其实不在意,但對筆者來說,也是一個十分有趣的發現了。

(由于工作原因,作者系匿名發稿,所用筆名均與真人無關)

本文系觀察者網獨家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