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葉永青抄襲風波中的“裸泳藝術大咖們”

原標題:葉永青抄襲風波中的“裸泳藝術大咖們”

若從上世紀“八五”思潮算起,中國的現當代藝術已行進了30多年了。

正所謂“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而言,常感嘆中國藝術圈世事變化無常,大浪淘沙后我們驚異的發現,木見幾粒金子,倒是滿地雞毛。

近段時間,中國“藝術家”葉永青抄襲比利時同行克里斯蒂安·希爾文原創作品,首經國外電視媒體、網絡媒體及克里斯蒂安·希爾文本人自媒體揭露后,轉而在中國網絡空間發酵,引發一些口水式討論與道德批判,加上葉永青本人“鴕鳥埋頭”般的回應,更是引發了藝術圈眾多人士的譴責。

比利時媒體對葉永青(左)和希爾文(右)的作品進行了對比

捫心自問,中國是不是盛產山寨的大國?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藝術圈的抄襲之風不就是應了長久慣有的”大巫下小巫“的獨勝秘訣么?

但神馬原因造成”抄襲山寨風“倒是可以從分歧角度淺析。

一 是 “洼地文明”的本質所致,原創力匱乏。

二是“順手牽羊不算偷”和“君子竊書不算偷”認知觀念在中國人的深層精神意識結構里根深葉茂,認為理所當然并以此沾沾自喜。

三是“功利性”追求的“勾金奪銀”速成萬能法。

四是把原創、挪用、模仿與抄襲混為一談,深陷“醬缸文化”而不自知。

藝術創作提倡原創。

人類歷史發生史中,上帝也不成能蘭花指一彈,大師就遍地涌現,但上帝亦自有美意,總會時不時的推出對人類文明各領域開創突破的天才人物。在藝術史上,真正具有原創能力,革新精神的藝術大家自然也不會多,更別說“強勁山寨風”的中國現當代藝術圈了。

從文明秩序輸入演進史中,微小中國現當代藝術圈原創能力先天不足,差不多都是“舶來品”文化中的翻模復制,從所謂的“八五新潮”肇始,中國文化人生吞活剝,囫圇吞棗的消化了一些西方文化哲學著作,中國藝術家把這些觀念以粗淺的形式以“中國化”的語言出場,自然是頭重腳輕根底淺,眼疾手快搶符號。

安迪?沃霍爾 波普作品1960 王廣義”大批判“作品1990

王廣義的此類形式作品當然算不上抄襲,但模仿卻是板上釘釘。王廣義的小機靈與原創精神毫無相干。與其說王廣義運用波普藝術的觀念成功處理了紅色經驗,不如說“文革批判圖式“的改頭換面。這樣的模仿之作竟然被當之無愧地站在了中國當代藝術的前沿,被推崇為中國波普藝術。

再談談挪用創作手法

挪用這種創作手法也是藝術家可資利用的,但它不是照搬或臨摹。藝術史中那些經典,大眾較熟悉的圖像常被藝術家用解構的形式呈現,它隱含著原作的某些信息,表現的精神卻與原作大異其趣,并生成了新的觀念與意義。正是這種內在沖突與別開生面,讓觀看者心領神會,甚至有些挪用手法創作的作品較之原作更能深入人心。

馬奈《草地上的午餐》 萊蒙特創作的版畫《帕里斯的評判》

萊蒙特版畫作品的右下角畫紅線的局部里,畫面里的構圖模式和人物造型,與馬奈《草地上的午餐》表現出來的構圖與人物動態是一致的,馬奈用他的畫筆,為這些人物穿上了服裝,之前裸體的神表現成為完完全全的人,挑戰了當時的審美觀念,這樣的挪用手法有效且比原作有力,顯然觀者對馬奈的這幅作品會留下深刻印象。

塞尚《草地上的午餐》 畢加索《草地上的午餐》

在塞尚和畢加索版的《草地上的午餐》畫作里,若細究,依稀也能辨別出在馬奈和萊蒙特畫作中隱含的一條線索,人物動態與構圖模式互含相似性。但畫作所表達傳遞的意義已呈各自風范。

委拉斯貴支《教皇英諾森十世》 培根 根據委拉斯貴支再創作

培根挪用委拉斯貴支的畫作形式,就我個人的閱畫經驗來判斷,是比委拉斯貴之的原作更具張力和力透畫背的意味。

挪用已有的圖像再創作是一種方法,但這也可能觸犯侵權的風險。特別是挪用同時代,同行的作品更要慎之又慎,譬如杰夫·昆斯雕塑作品《裸體》就被判挪用抄襲了攝影師讓·弗朗索瓦·博雷作品而輸了官司。

杰夫·昆斯雕塑作品《裸體》 讓·弗朗索瓦·博雷攝影作品

挪用這種創作手法,從法律層面來說,皆有可能對專業知識版權構成侵害,是創作領域的雷區,若嘗試,可能就是一條走鋼絲的危險舉動,面臨著道德和法律風險。艾未未的很多裝置作品就在模仿與挪用甚至抄襲中玩火,若被原創者付諸法律行動,也是夠喝一壺的了。

Vladimir Tatlin 建筑師 1920 艾未未作品 2007

“ 第三國際紀念塔”的模型

毫無疑問,抄襲是無恥的行為。

文學中的文章段落剽竊抄襲還比較易于確認,但原作圖像被抄襲指認卻難。葉永青“抄襲事件”被網民轟下神壇,實屬咎由自取,完全是恬不知恥的“裸抄襲”,有可能面臨法律訴訟。

中國業已成名“藝術大咖”大多是“抄襲”的熟手,“順手牽羊”與所謂的“拿來主義”被他們運用的得心應手,呈現一派抄國外同行,你抄襲我,我模仿你,抄的熱火朝天,抄的難分彼此。

恩索爾 面具作品 曾梵志 面具作品1996

(James Ensor 1860-1949)

斯蒂夫·溫特 攝影《風雪之豹》 曾梵志 油畫《豹》

曾梵志被冠以”抄界大王“一點不為過,和葉永青八兩半斤,實為畫壇雙殊,但此君的畫作卻屢創天價。在1949年已去世西方畫家恩索爾,若看到曾梵志所創作“中國假面”作品話,嘆服山寨抄襲能力之強,可能都會從墳墓里驚坐起來吧,投去一道鄙視的横眉光,深深的那種。單憑《風雪之豹》原作者若起訴曾梵志,可能會遭遇杰夫·昆斯抄襲攝影師圖片,輸了官司的同樣結果。

蔡國強 《收租院》威尼斯雙年展 川美師生《收租院》雕塑

博伊斯 狼群 裝置作品 蔡國強《撞墻》裝置作品

“焰火師傅”蔡國強也是抄襲界高手,還把抄襲來的作品美其名曰為“撞墻”,這是撞墻么?是赤裸裸的抄襲。

耿建翌 第二狀態 油畫 1987 方力鈞 打哈欠的人 油畫 1992

每一幅露齒而笑的畫作是由分歧畫者創作的跟風或抄襲

若論藝術圈的大頭,笑臉,近似戴面具的繪畫形式,唯有耿建翌在1987年首次創作出的“笑面”形象風格有其獨特的藝術價值,因為這和早一點“痞子文學”崛起后的藥效所致有關,在耿建翌的繪畫圖示下,那么,后來鋪天蓋地與此相似跟風,模仿抄襲的畫作在獨特藝術價值上意義不大。

嬉皮笑臉的圖像符號泛濫成災,宛若近親結婚的畸形兒。曾經見到幾幅更離譜的畫作,不吝給老虎,阿貓阿狗畫上兩排大白牙,也嬉皮笑臉的笑抽過去了。

在此我就纷歧一列舉現當代中國藝術家抄襲的作品了。

造成此等惡劣的抄襲之風,中國的藝術批評家是同氣連枝的角兒,也是助紂為虐的一部分。

王林

葉永青為“中國當代美術史上的一位創造力極強的畫家。其前趨思想和文人氣質使他成為畫壇‘新文人’,典型的知識分子型畫家”。

黃燎原

鳥,籠子,蛋,垂釣,圈圈叉叉,條條框框。時間被打散,時間又重新被打回原形。

呂澎

葉永青本來就是個詩人,他從一開始就將詩意放進他的繪畫里,并讓其滲透在他所創造的圖像里。

栗憲庭

一九九一年,葉(永青)涉足波普,他的《大招貼》以大字報、招貼欄的方式,把當代中國諸多流行符號混置同一空間,提示我們所處的多元文化混雜的時代特征,但作品中所有流行符號的處理,都保存了他慣用的才情式的繪畫性,所以我在有些文章中稱他的作品為《詩意的波普》。

殷雙喜

我們可以這樣理解葉永青藝術創作的兩個方面,以《大招貼》為代表的工作室大型作品,是具有開放性的對中國社會與歷史的提問和含蓄批判,展開的是藝術家對民族根性與心理狀態的思考。

朱其

葉永青在89年現代藝術大展之后,在九十年代中期開始進入一種自由的“娛樂性”,鳥、鳥籠、煙斗、卡通人臉、明清的儲物柜、明信片、舊照片、金錢豹、拆口的信封、老樹、汽車自由的出現組合在畫面中,就像是一種郵票拼貼組合。那批畫像是一種“經驗的填格子游戲”,又像是一個裝填著詩意的格子抽屜。從這一時刻起,葉永青開始進入了一種“涂鴉的自由”。

批評家對葉永青作品的贊譽

很好笑的是一但某類作品風格確立能賣錢后,絕對有一大幫藝術家不約而同的選擇和創作這類風格的藝術作品,并美譽為“先鋒”和“前衛”。我們往往看到十幾個批評家對一個藝術家不吝厚愛、不吝筆墨的大加贊賞。

葉永青抄襲事件的現象,大咔藝術家與批評家現今已成為即得利益集團圈子里不成或缺的一環,被他們奉為神話的很多當代藝術作品正在遭遇信譽危機。需要反思的是原創力匱乏的文化機制,藝術家原創精神的墮落,藝術批評家胡亂吹捧的行徑,更需要懲治藝術生態圈的腐敗和推波助瀾的藝術資本瘋狂。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