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戲>>正文

倒閉的不僅僅只是“熊貓直播”

原標題:倒閉的不僅僅只是“熊貓直播”

熊貓直播倒閉或許與內部管理相關,熊貓直播與早前的薄荷直播、土扁豆泥等正式退出了歷史舞臺,其背后間接地折射出直播行業的發現現狀。

來源:傳媒內參-傳媒獨家

文/唐瑞峰

38日,熊貓直播官方微博證實倒閉傳言,開始關閉服務器,下架蘋果商店APP,這宣告著曾經以“不差錢”形象示人的熊貓直播在長達22個月沒有外部資金注入后慘淡收場。

熊貓直播倒閉或許與內部管理相關,熊貓直播與早前的薄荷直播、土扁豆泥等正式退出了歷史舞臺,其背后間接地折射出直播行業的發現現狀,而當用戶逐漸流入虎牙、斗魚、花椒、映客等頭部平臺,直播行業隨即也進入了一個新的發展拐點。

剪刀差加劇

腰尾部市場出清 頭部迎來收割期

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公布的43次調查報道顯示,全國網絡直播用戶規模達3.97億,較2017年底減少2533萬,用戶使用率為47.9%,較2017年底下降6.8個百分點。

而據公開信息不完全統計發現,相比2017年融資并購接近20起,2018年來直播行業投融資減少,過去一年相關融資并購12起,融資額超過百億元。

無論是用戶規模還是資本投融資,直播行業似乎顯得風光不再。早在2017年,就有消息稱中小型直播平臺陸續退場,直播平臺連倒閉300家,而從2018年下半場開始,薄荷直播、全民直播、土扁豆泥等直播平臺的接連被爆出現危機似乎更加直觀印證了這一現狀。

盡管直播寒冬一度被提及,腰尾部平臺接連遭遇市場出清,但對于頭部平臺來講,直播行業似乎正進入了最好的收割時代。

無論是去年上市后的虎牙,還是正謀求上市的斗魚,或是陌陌和YY財報的直播業務,這些頭部的平臺的表現似乎又給直播行業注入了強勁的發展前景:

據路透旗下IFR(國際融資評論)報道,游戲直播平臺斗魚終于申請在美國IPO,擬融資約5億美元,預計最快二季度上市。接近斗魚直播高層人士也證實,斗魚直播確定赴美IPO;

3月12日下午,陌陌發布了2018年全年財報,2018年全年,陌陌凈營收達到134.084億元(約19.502億美元),比2017年同期的88.864億元同比增長51%,直播服務、增值服務營收的顯著增長;

2018年5月虎牙成功在美股上市,成為了直播行業的“第一股”。3月5日, 虎牙直播公布了截至2018年12月31日第四季度和全年未經審計的財報。財報顯示,2018年第四季度,虎牙來自于直播的收入為人民幣14。418億元(2。097億美元),同比增長108。1%。主要增長原因是虎牙付費用戶數量以及每個付費用戶支出的增加;

3月5日,歡聚時代(NASDAQ:YY)在美股市場周一收盤后發布了該公司截至2018年12月31日的2018財年第四季度未經審計財報。歡聚時代第四季度每股美國存托憑證攤薄收益為人民幣10.54元(約合1.53美元),相比之下上年同期的每股美國存托憑證攤薄收益為人民幣11.53元。

熊貓關門,王者禁令

游戲直播或將面臨壟斷

國內游戲直播行業已經形成從游戲版權、電競賽事到直播平臺、公會、主播、粉絲及衍生品的產業鏈,而騰訊著掌握著游戲版權和電競賽事等上游資源。

2018年3月8日,斗魚和虎牙兩個游戲直播平臺相繼宣布完成最新一輪融資,兩家企業的投資方均為騰訊,投資總額接近11億美元。根據虎牙招股書顯示,騰訊旗下基金持有34.6%的股權,擁有39.8%的投票權,為虎牙第二大股東。騰訊對斗魚的投資為6.3億美元的戰略投資,投資完成后騰訊占股18.98%,為第二大股東。

而據不完全統計,騰訊在直播領域的投資至少有5起,除了虎牙、斗魚這樣的游戲直播頭部平臺,還包含映客、龍珠、呱呱視頻等直播平臺。除了投資结构,騰訊在直播領域也推出了多款自己的直播產品,包含花樣直播、NOW直播、QQ空間直播、騰訊直播、企鵝直播、企鵝電競。今年3月11日,騰訊直播推出一款針對微信公眾號主的直播工具,再次引起行業的關注。

騰訊的接連投資,使得游戲直播平臺正在向寡頭化集中,而騰訊在直播領域的结构似乎遠不止于此,多個動作顯示騰訊正謀求游戲直播行業的話語權:

近日,廣州知識產權法院裁定,自2019年1月31日起,與“西瓜視頻”App相關聯的運城市陽光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今日頭條有限公司、北京字節跳動科技有限公司三家公司立即停止直播《王者榮耀》游戲內容。

騰訊聯合企鵝電競、斗魚直播發布游戲直播公告,并提出12條直播禁令內容涉及到直播平臺、主播、MCN等多方利益,對主播違約跳槽、直播開掛、宣傳色情賭博信息、發布虛假消息、代練等行為命令禁止。此案下達禁令,或將預示騰訊等頭部廠商,將控制游戲開發、發行、運營、競技、直播的全產業鏈,游戲直播行業或將迎來大洗牌。

根據艾瑞咨詢發布的《2018年中國游戲直播行業研究報告》,2018年,中國游戲直播行業市場規模或達到141億元,預計2019年將達到191億元。隨著熊貓直播倒閉,游戲直播領域第一梯隊就剩騰訊系斗魚、虎牙、企鵝電競三家平臺了有分析稱,游戲直播行業接下來或將面臨壟斷的境況。

五把懸在直播行業的“達克摩斯之劍”

隨著直播行業的發展,進入的門檻相繼抬高,直播行業儼然已經變成巨頭和資本的戰爭,直播行業在擠掉泡沫的同時依舊面臨著很多的威脅:

首先是政策風險。廣電總局曾下發《關于加強網絡視聽節横眉直播服務管理有關問題的通知》,規定直播平臺必須“持證上崗”等,一定水平上抬高了直播行業的門檻。2018年,文化部、網信辦、廣電總局等部門對直播行業的監管仍舊嚴厲,直播平臺被約談、關停的事件仍在發生,直播平臺因為主播言論被批的案例屢見不鮮。

第二是資本逃離。在2018年直播相關融資并購中,整體融資明顯向虎牙、斗魚等頭部平臺集中,進一步加速了行業格局的洗牌,横眉前直播領域構成了虎牙、映客、歡聚時代、陌陌、天鴿互動五虎,而尾部平臺則頻頻傳出資金鏈危機。

第三是版權風暴。無論是游戲、唱歌的主播都需要面對正版化的浪潮,在主管們加強對版權管理的當下,解決版權隱患成為直播平臺當下面臨重要的課題。

第四是運營本钱。直播行業運營本钱高主要是因為用戶的忠誠度不高,用戶只忠誠于主播一定水平上造成了平臺對主播的依賴。此外,高昂的帶寬費以及版權費和運營推廣費用都需要一定的本钱。

第五是短視頻的威脅。短視頻的興起,一定水平上對直播行業造成了沖擊。移動互聯網碎片化時代,相對于直播而言,短視頻更符合用戶的消費習慣。在資本的结构和技術的加持下,短視頻內容生產的門檻降低,且極具模仿化和社交屬性,短視頻超出傳統網絡社交時期的圖文信息傳播,成為多維場景中最受歡迎的內容表達形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