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正文

斯坦福、耶魯被卷入!很多明星富豪涉案!剛剛,美國曝出史上最大招生丑聞

原標題:斯坦福、耶魯被卷入!很多明星富豪涉案!剛剛,美國曝出史上最大招生丑聞

在很多國人眼里,美國教育代表的是素質教育,更代表的是公平教育。

然而,最近發生的一件大事,恐怕要顛覆很多人的認知了。

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3月12日報道,美國檢方就一起牽涉多所美國頂尖大學的“體育特長生招生舞弊案”提起訴訟。

消息一出,美國公眾為之震驚。

要知道,此案可是美國聯邦司法部起訴過的最大一起高校招生丑聞

其涉事的還都是美國一些最頂尖的大學,耶魯大學、斯坦福大學、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南加州大學、圣地亞哥大學……

至于能花錢走捷徑的自然都不是普通人。

被起訴的50多人,包含了33名行賄的學生家長、9名名校體育教練和其他相關人員。

而行賄的學生家長,則非富即貴,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

就連好萊塢著名影星Felicity Huffman(《絕望主婦》少女主角)和Lori Loughlin(《歡樂滿屋Full House》演員)也都出現在了被告的名單中。

(Felicity Huffman,圖片來源:圖蟲)

就這樣,這些享譽世界的名校。

對于有錢人來說,竟是“花點錢”就能夠搞定。

對比之下,無數來自普通家庭的中學生卻在埋頭苦讀

他們甚至為了讓自己有更多的精力,不吝損害身體的服用“聰明藥”。

而横眉的呢,無非就是能收到耶魯又或是斯坦福的一封錄取通知書……。

(一)

這起作弊案,雖在近十年的時間里都沒被發現,但其手法卻大膽到驚人

主要嫌疑人William Singer,是美國一家升學培訓中心Edge College&Career Network LLC的創辦者。

從2011年開始,他干起了幫助那些家里有錢,但學習能力不太夠的孩子“走后門”上名校的勾當。

而為了讓自己的服務更為貼心, Singer以經營非營利慈善基金會掩人耳横眉,并為家長準備了不止一套方案:

要不買通考官,延長考試時間、或放置槍手進行代考。

演過《絕望主婦》的Felicity Huffman,就砸出15000 美元,讓Singer放置自己的少女兒到特定的考場完成考試。

結果,在這場考試中,其少女兒考試時間足足延長了一倍,并最終獲得1420分,比預考高出了400分。

要不幫助學生在各種特長上作假。

好比,賄賂大學體育教練和行政管理人員偽造學生的運動員檔案。

演過《歡樂滿屋Full House》的Lori Loughlin,有兩個未參加劃船校隊少女兒。

而在她支付給Singer50萬美金后,其少女兒們僅憑著在劃船練習機上的照片,就搖身一變,以劃船校隊新生的名義入了學。

最狠的是,他甚至還能夠賄賂相關人員直接篡改考試成績。

而靠著這些“捷徑”,Singer先后服務過了30多名有錢人,并一共獲取了2500萬美元(約合人民幣1.67億元)的“好處費”。

當然,這些錢其实不是都給Singer的,其中很大一部分是被他拿去賄賂教練、大學行政人員以及監考人員了。

所以,當事情敗露以后,Singer似乎并沒有多后悔。他甚至在法庭上赤裸裸的說:

如果說學生通過自己的努力考進高校是走正門,通過給學校捐一大筆錢進去是走后門,那我的方法就是一道‘側門’。正門和后門并不是百分百靠譜,而我的‘側門’卻保證他們都能進去,因此這對很多家庭來說非常有吸引力。

言下之意,即使欠亨過他,那些有錢人的孩子,照樣可以用砸錢的方式進入這些頂尖的大學就讀

雖說這話很殘忍,但卻是大實話。

1998年,新澤西房地產開放商Clarles Kushner 給哈佛捐了250萬美元。

不久后,他的兒子、后來成為特朗普少女婿的Jared Kushner進入哈佛就讀。

對此,一本名叫《錄取的代價》書的作者甚至還做過調查。

結果,Jared Kushner高中老師說:他的成績其实不優秀,能夠被哈佛錄取實在令人驚訝。

(二)

美國的大學錄取有多不公平呢?

在中國,高考一直是學子和家長心中神圣不成侵犯的晉升通道。

因為包含清華、北大在內的大學,每年的招生人數都是一定的。

統一劃分固定錄取線的模式,無疑給了寒門學子一次公平的競爭機會:

誰努力學習誰就有機會上好的學校,誰就能找到好工作并改變自己的命運。

不僅如此,國家為了讓高考更加公平,這些年來一直在調整相關政策。

2018年3月,教育部在印發《關于做好2018年普通高校招生工作的通知》中曾明確提出:體育特長生、中學生學科奧林匹克競賽、科技類競賽、省級優秀學生、思想政治品德有突出事跡這六項的加分項横眉將會被取消!

美國呢,其實也有高考。名叫ACT(American College Test)和SAT(Scholastic Assessment Test)。

但SAT和ACT一年能考多次,且美國高中生還可以二者選其一,用最具競爭力的分數去申請美國大學。

這樣的放置看似很人性化,但同時也降低了SAT及ACT成績在美國大學錄取新生時的重要性。

尤其是美國的名校們,更是有著高度自主的決定權

這種權利甚至已到了從來都不公布具體招生規則的地步。

結果,外界能夠知道的,無非就是除了高考成績,特長、經歷、布景等綜合素質同樣重要。

要知道,所謂的素質是要大量的金錢堆積的,這恰是窮人最為欠缺的地方。

再者,素質的主觀性也給有錢有勢的家庭留下了操作空間

甚至這些名校自己為了鞏固的階層,還促成了Legacy Preference政策的形成,即校友子少女優先錄取

普林斯頓大學前校長William G. Bowen和前哈佛大學校長Derek Bok就曾發現:通過這一政策錄取的學生申請成功率幾乎是所有其他候選人的兩倍。

“一代藤校、代代藤校”傳言也正是由此而來!

(三)

當然,這些名校里其實也有從普通家庭走出來的學生

但除了天異稟賦外,他們往往要比有錢人家的孩子付出更多的汗水和努力。

所以不要輕信留學機構向你描述的美國教育有多人性和公平的話。

當中國的中學生們被各種興趣班、補習班充斥的時候,其實美國普通家庭的孩子同樣在挑戰夜讀。

因為沒有家庭布景加分,即走不起“后門”也走不起“側門”的他們,

需要足夠的優秀才能夠讓心儀的名校看到!

來源:21財經搜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