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正文

這牛市,套路太多

原標題:這牛市,套路太多

來源:尋瑕記

關于牛熊多空的爭論從本輪行情伊始就甚囂塵上,從雞犬升天的趨勢性行情走到個股分化的結構性行情也只用了短短幾個月,信息加速度支配下,演化越來越快的市場里,有些趨勢改變了,有些套路一直沒變。

套路一 花式減持頻現

彼得林奇說:“有很多理由導致公司管理人員賣出自家公司的股票,但內部人士購買股票只有一個原因:他們認為股票的價格被低估了,他們相信最終的股價會上漲。”

這些年我們聽過五花八門的減持理由,前有九州通技術總裁“為孩子交學費”短線交易,后有萬豐奧威實控人為“慈善事業的捐贈需求”減持,還有游久游戲二股東和三股東結婚,為“不影響大股東地位”而減持,以及本輪的某老板,減持自家股票后問“買哪家股票比較好?”相比之下,“改善個人生活”都算是稀松平常。

開年以來A股市場的接連上漲,大股東和產業資本紛紛加快了減持法式。數據顯示,今年以來,兩市共有428家公司發布了749份減持計劃,估算減持市值近千億元。隨著市場回暖,減持數量出現加速趨勢,3月以來上市公司已經發布了175份減持計劃。

股民跑步進場,股東忙著減持。看似偏空的信號背后,可能蘊藏著真實的市場驅動。

2018年6月,市場信用風險爆發,股票質押不斷爆倉,引發民企紓困熱潮和監管“可延期,不強平”的窗口指導。

隨著行情回暖,此前被暫時封存的“股票質押雷”慢慢解凍,疊加限售股集中解禁,主動減持,償還前期借款者有之,強平重啟,被動降杠桿者有之。“漲價去杠桿”,實際上是高杠桿資本的倉皇離場。

除了明面上的清倉式減持,還有中興通訊大股東換購ETF的含蓄式減持。

據中興通訊公告,控股股東中興新擬以持有的不超過總股本1%的公司A股股份參與工銀瑞信滬深300交易型開放式指數證券投資基金份額認購。

股票換購,是指在ETF發行階段,投資者通過指定券商,以持有的ETF的成分股直接認購ETF份額的投資方式。在以成分股換購ETF后,ETF募集成功,即可賣出ETF實現減持,減少對二級市場的價格沖擊。

這種“換購式減持”在市場已有先例,早在2012年,海康威視第三大股東就以600萬股公司股份換購等值華泰柏瑞滬深300ETF,被認為是“變相減持”,2016年多家上海國有上市公司以股票換購“上證國企改革ETF”,則為推進國資流動之舉,但當時史上最嚴減持新規還沒有出臺,換購式減持的市場需求也其实不茂盛。

減持新規對二級市場減持及大宗交易市場的沖擊巨大,也催生了可交債、對賭、兜底、代持等多種夾縫中求生的減持模式,假以時日,在市場化春風的吹拂下,減持新規若有所松動,又將是另一番浪奔潮涌。

套路二 高管跑路 公司連板

2月1日以來,*ST毅達已收獲19個漲停,公司股價也從1。69元/股一度攀升近150%,至4。19元/股,與此同時,上市公司深陷失控局面無法自拔,董事長跑路,管理層全員失聯,主營業務停滯,董事會無法正常召開,控制權交接不暢。

2018年12月,*ST毅達公告稱,公司大股東大申集團在與信達證券的質押式回購糾紛中,無法履行9.9億元到期債務,且質押股權經司法拍賣兩次均流拍,經法院裁定將大申集團持有的*ST毅達限售股股票2.6億股作價5.05億元,交付申請執行人信達證券抵償債務人民幣5.05億元。

信達證券的資管計劃通過司法裁定強制劃轉,持股24.27%,成為*ST毅達的第一大股東。

大股東被動變更的同時,公司董事長失聯,管理層集體消失,上交所只能通過獨立董事試圖聯系上市公司。

1月12日,*ST毅達4名獨立董事接連公告稱,接到上交所監管電話后與公司聯系,但公司電話無人接聽,原公司聯系人辭職,新任董事長從未與獨董聯系過,獨董無法與公司取得聯系。

此后,獨立董事代公司發出了一系列的風險提示公告和信息披露公告,直至2月27日,四名獨立董事忍無可忍,發出《*ST毅達獨立董事關于獨立董事辭職的公告》,集體辭職。

另一方面,公司股價完全無視種種亂象,一路走高,半路接盤的信達證券苦口婆心5次提示公司相關風險,一是表白身份,說明公司的大股東是資管計劃而不是信達證券自己;二是信達證券被動變成大股東管理人,并沒有重組公司或變更主營業務的計劃,未來還可能處置股份;三是上市公司也不配合信達證券行使股東權利,無法施加影響,四是提示了上市公司還存在主營停滯、巨額虧損、賬戶凍結、立案調查、暫停上市等諸多層面的風險。

盡管退市危機當前,股吧里依然充斥著“信達可能會在近期公布賣殼結果”“信達不會坐視公司退市”的聲音,沒有什么能夠阻擋股民對賣殼重組的幻想和炒作妖股的熱情。

如果10個連板逼不出來董事長,那就再來十個。如果換一個大股東不克不及解決公司的問題,那就再換一個。

套路三 一手回購 一手配股

3月12日,招商證券公告,公司擬回購A股股票,回購金額不低于6.5億元,不超過13億元,回購價格不超過26.35元/股,比公告現價高近50%,回購股票擬用于后續實施股權激勵。

同時,招商證券發布公開配股預案,公司擬依照每10股配售不超過3股的比例向全體A股股東配售,配股募資不超150億元。

招商證券一手回購一手配股刷屏,被戲稱為“我有醋,你有餃子么?”

市場人士則稱,“每當券商覺得自己股價夠高的時候,就會伸手跟股東要錢,只不過這一次招商證券說,要來的錢會拿十分之一用來拉股價”“連非公開發行的對象都找不到了,要到公開市場來跟全體股民要錢。”

對于招商證券而言,配股相較非公開發行的審核略寬松,發行周期短,充實資本金在下一階段的科創板大戰中對于券商的競爭突圍也具有戰略意義。

但對于持有招商證券的10萬股民而言,如果放棄認購配股,則要承擔被動除權帶來的價格下跌,所以,要么在配股前賣掉股票,要么就老老實實交錢參與配售,用自己的真金白銀幫招商證券“穩定市場股價”“實現股權激勵”。

套路四 25億天價分紅,大股東獨得20億

同樣是3月12日晚間,華寶股份亮出一份10派40元的利潤分配預案,股息率高達10。56%。不明真相的吃瓜群眾拍手稱快,事實上,合計24。64億的現金股利中,大股東將分得19。98億(稅前),其他股東只能分得4。6億元。

回顧華寶國際近年來的資本運作,只能用“老謀深算”來形容。

華寶國際2004年4月在香港收購力特,2006年6月完成借殼上市,而后進入大肆并購的快速擴張期,大股東在股價攀升的5年間7次減持,套現近百億港幣,持股比例降至40%。作為內地最大香精香料生產商,現金牛,業績好,連年派息。

2015年6月公布年報,業績大幅下滑同時停止派息,公司股價出現斷崖式下跌,短短一個月光景,從8港元一路狂瀉至4港元,2015年8月發布盈利預警,預計盈利下滑30%左右,股價跌至近年最低點2。26港元。

大股東隨即在2015年底持續增持并啟動私有化,以低估為由拋出了溢價僅10%的3。3元的超低價私有化方案,依照這個方案,大股東要約收購對應的公司總市值相當于102。5億元,低于最近一期的凈資產107。4億元,把高拋低吸玩到了極致。

中小股東對低價私有化方案其实不買賬,但大股東“不加價不延期”,私有化雖然宣告失敗,大股東卻成功將持股比例從40%提升至迫近75%。

2016年,華寶國際將核心子公司華寶香精的注冊地遷往西藏,借經濟落后地區的IPO綠色通道“即報即審,審過即發”,華寶股份成功于2018年3月在A股上市。即便考慮IPO稀釋,控股股東的持股比例已高達81。1%,這一耗時四年,歷經“業績洗澡-股價下滑-低位增持-低價私有化”的騷操作,以高比例現金分紅,大股東落袋為安收場。

據上市公司稱,截止2018年底,公司貨幣資金余額61.17億元(扣除募集資金余額后,貨幣資金余額為47億元),公司有能力實施本次利潤分配。而2017、2018年,華寶股份凈利潤為11.48億和11.76億,合計23.24億元,尚不足分紅價款全額。

大A股教你做人

最能夠代表牛市來(fen)臨(hua)的信號,不是領跑全球的歷史性漲幅,也不是業績爆雷指數一路長紅,打板指數高歌猛進,更不是曾經擔心仙股遍地的A股已定向消滅了2元以下的非ST股票。

而是連你老家的親戚都準備拿出首付甚至賣房抄底了,各路股神紛紛出來指點江山了,推銷“大數據分析,人工智能選股”的電話和推銷配資的電話都變多了。

果決無情的市場先生,依舊在逐日的波動中給你報價,等你交易,教你做人。

“原來我司這么牛?”

據說這幾天,好幾個上市公司高管感慨,看了研報,才知道原來我們公司這么牛,我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還有這些業務。

某上市公司,有一小塊業務司做LED路燈電源的,跟著年初這波行情大漲了70%,老板打聽一圈懵了“原來我也是OLED概念股?”

某上市公司,主業不振連年賣資產保殼,用賬上的閑置資金融資買入了幾只券商股,一度浮盈近90%,并因投資類主業被市場認定為“科創概念股”。

“我是來炒股的,不是來考研的!”

柔性屏炒了一個月,邊緣計算炒了一周,泛在電力物聯網炒了一天,數字孿生炒了一個上午。

黑科技引領下的概念炒作越來越快,“新瓶裝舊酒”玩得越來越溜,收盤前說可以炒異構計算、網絡切片了,收盤后又說可以炒V2X、毫米波了,韭菜手里不再握著龍頭戰法和打板口訣,換成了學術論文乃至科幻世界。

索羅斯曾說,世界經濟史是一部基于假象和謊言的連續劇。要獲得財富,做法就是認清其假象,投入其中,然后在假象被公眾認識之前退出游戲。

問題是,跟你說“兄弟,來不及解釋了,趕緊上車”的人,在倉皇跳車的時候,其实不會拉著你一起走。

市場的歸市場,凱撒的歸凱撒

易會滿首秀,提出了“四個敬畏”,敬畏市場、敬畏法治、敬畏專業、敬畏風險,是對于過去政策的全面糾偏。

兩會期間,易會滿接受采訪時也暗示“股市上漲是市場行為,欠好評論。”

近期,兩份看空研報發布,A股應聲大跌,方星海則回應道“我們不評論這種事”。

敬畏與不評論之間,監管的風向悄然切變。

A股已近而立之年,屢經“名醫坐診”仍體虛茍病,雖羸弱,雖彷徨,雖牛短熊長,但“愛之適以害之”,不克不及再搞無微不至的“父愛式監管”。

在《救不出個牛市》里我們說,

要改變現狀,答案不是出手干預指數的漲跌,而是讓市場恢復流動性和賺錢效應,不是在事前將機構參與的意愿和途徑紛紛扼殺,而是提高事后處罰的力度和威懾力。不是倉促反復的政策轉向,讓市場預期無所適從,而是在政策出臺之際充分征詢市場意見,做好情景推演,提高政策執行的一致性和可預期性。

把有形的手收起來,讓市場自己進化。

說到底,賺錢才是硬道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