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正文

巨虧不止!美團已掉入“戰略陷阱”,商戶們還能忍多久?

原標題:巨虧不止!美團已掉入“戰略陷阱”,商戶們還能忍多久?

楊國英

傭金一提再提,美團的商戶,無疑是去年以來最受傷的平臺商戶。本質上,平臺和商戶是一損俱損的,如果商戶至今還對美團抱有期待的話,那美團最新財報所揭示的一切,可能會讓他們產生空前的幻滅感……

期望越大,失望也越大,美團上市后的第一份年報,觀感也大致如此。

對美團最大的期望和失望,首先是來自資本市場的。3月12日,美團點評公布2018年Q4及全年財報,全年1155億元的虧損,顯然給資本市場來了個措手不及——3月12日和13日,美團股價分別大跌11.12%和4.87%。

一個長期虧損的公司,靠著把自己“沒有邊界”的戰略綁在資本的戰車上過活,這個曾經很有效的路徑,好像已經不太靈了。即便已經從“無邊界”轉向“FOOD+超級平臺”,貌似有所聚焦、也更有新鮮感,但實則還是以打消市場對美團能否做好生態的疑慮。

1

市場的擔心是有道理的。虧損的統計口徑有多種,即便依照最守旧的虧損口徑——經調整后的凈虧損,美團在2018年也收獲了85.17億的凈虧損,而在過去四年里,這個虧損數字的合計也已經高達227億元。

沒錯,美團最新財報中的交易額是大增的——2018年,美團總交易金額達到5156.4億元,同比增長44.3%,但談到虧損,投資者顯然沒有耐心等待了,要知道,刨除1046億元的可轉換可贖回優先股之公允價值變動外,美團全年經營虧損仍有110.86億元,這個虧損的同比上升幅度,高達189.7%。從最實際的一點來看,横眉前美團的股價,F輪戰略投資者扣除財務本钱幾乎是不賺錢的,如果股價再跌到45港元下方,則是要虧損的。

放在當下這個時間節點,美團的巨額虧損對于已經在各輪融資中入局的資本來說,更是不成觸摸的痛。據美團點評之前的招股書,美團將于3月解禁的B類股接近27億股,以横眉前的情況和資本的敏感性,至少在美團A輪到D輪融資中入局的資本,有些可能會套現離場。

畢竟,強如資本,也要看市場的臉色,尊重行業的規則;之于美團而言,強如資本,實際上也很可能已經認識到問題的關鍵——過去被正面渲染過度的“戰略性虧損”,一度成為確立虧損合理性的護身符,但隨著虧損面的不成遏制、大環境的掣肘,市場對其的認知,極有可能正在加速回歸“戰略陷阱”的本質。

2

?

當下的美團,可能是解釋“戰略陷阱”一詞最好的教材級典型。

如果有人說美團是一家以戰略性見長的互聯網企業,是一定要被恥笑的。美團的優點,是戰術一流,執行力兇狠,美團在行業中被熟知的模仿功力,其實說的就是這一點;不過,美團最致命的缺點,恰恰就體現在三流的戰略,雖志向遠大,卻明顯是力所不逮的。

美團的戰略,為什么要從“無邊界”轉向“FOOD+超級平臺”?核心還是因為沒有與戰略匹配的生態能力。這也使得當年可以“撐估值”的業務類型,如今已經在財務上拖累到核心業務。而且,由于扶不起的業務盤子太大,相互之間又沒有協同效應,這使得急速的戰略轉型或是組織架構轉變,很難快速收效。美團在財報中暗示,2019年,在新業務投入上將會更加審慎,以美團的作風,這個,也完全是不得已而為之。

美團進軍出行領域、尤其是收購摩拜,就是個敗筆,而且可能兩年內就要剝離——百億現金收購摩拜之后,美團的logo換掉了摩拜,但是,一則,摩拜已經成為拖累美團業績表現的虧損大戶,美團去年調整后的虧損中,摩拜占比超過了一半;二則,移動互聯時代,所涉業務可以沒有邊界,但人力資源有沒有邊界?內控管理有沒有邊界?何況,外賣和出行的協同性在哪里,除了用燒錢換來的流量上的輸血效應,以及被美團logo換掉的摩拜logo,外界可能真的看不到。

美團在當下收縮局面,已經很難穩住核心業務,在空前激烈的外部競爭環境下,美團卻急于靠核心業務回血,這就更加被動。作為過度“聚焦”擴張的負面效應,除了虧損,美團外賣業務的表現更不容忽視。Q4季度,美團外賣的訂單同比增長只有35%,交易額增長只有32.5%,美團把這個放緩歸咎于“惡劣天氣”是站不住腳的,畢竟,從外賣需求來看,自然意義上的惡劣天氣,對外賣業來說實際上是求之不得的“好天氣”。事實上,擴張的壓力,已經讓美團在外賣業務上陷入戰略被動,2018年,美團外賣將傭金從15%漲到19%,2019年,美團從部分商家的抽成高達26%,然而,不僅美團的財報并沒有因此整體變得更好看,甚至,美團一邊加大商家的抽成力度,一邊卻不克不及不加大用戶補貼力度,即即是這樣,也沒有遏制住交易的放緩。

新業務失血未止,核心業務卻已經疲態盡顯,無論怎么看,美團當下的處境都是前無路、后有崖。

3

美團2018年財報,還有一個“魔鬼細節”——爆表的研發支出。

財報顯示,美團2018年一年的研發支出70.7億元,這個數字較2017年增長了93.9%,較2015年增長了近5倍,是過去三年的總和!這個“大躍進”級別的研發數字,如果不克不及歸因為戰略焦慮,那也是極其令人費解的。

美團到底是研發驅動型公司,還是流量驅動型公司,這個要有自知。研發投入應以滿足現階段運營為主,適當超前即可,巨頭如阿里,也僅是最近三、四年才真正巨資砸科研。美團的燒錢思維,如果可以稱為一種戰略思維的話,即便放在研發這種看起來高大上的戰略投入上,也改變不了其三流的本質——考慮到研發投入的特殊性,我們更有理由認為,這只是美團在愈發難以駕馭其戰略矛盾之后,迫不得已的又一次冒進而已。

美團廣為為外界所知的強項,除了戰術、模仿能力,還有融資能力,不過,這兩種能力都不是長效的,能夠讓兩者持續發揮價值的,實際上還是戰略能力。當美團掉入“戰略陷阱”的信號凸顯,曾經透支的,未來必定會以某種形式還回去……在這種“戰略陷阱”中可能還將繼續忍受煎熬的,抑或選擇逃離的,顯然還有美團的商戶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