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逃離城市的年輕人

原標題:逃離城市的年輕人

和大眾視野中的“逃離北上廣”、“世界這么大,我想去看看”分歧,她沒有選擇大理、麗江這種文藝青年聚集的地方,她對生活,是以取悅自己為準則的。

圖文|彥初

編輯|李凱祥

?“瓶子”原名叫李春梅,今年29歲,湖南衡陽人。10歲之前的她都生活在故鄉的小鎮里,有著一個與大自然親密接觸的美好童年時光。

18歲那年,她考入湖南師范大學美術學院,畢業后和很多同學一樣,在長沙成為了一名早教老師。漸漸地,“瓶子”厭倦了都市生活,她想回到小鎮,重新尋找到童年時的那種感覺。

2014年,瓶子決定辭掉工作,搬到靖港古鎮。后來,她租了原本預備做倉庫的房子進行改造,并把這個決定稱為自己的一場“生活實驗”。

5月下旬的夜晚,靖港古鎮的天氣已經有了一點炎熱勁了。穿著藍色吊帶背心和牛仔短褲的瓶子滿頭大汗,在廚房里忙碌著,西紅柿已經切好,碼在案板上。喜歡旅行的她,學會了做西餐,晚飯就吃意面配桑葚冰飲。

△ 正在準備晚餐的瓶子。

△ 高腳杯里的飲品,是瓶子用采摘來的桑葚熬成醬再兌蘇打水制成的。

除了桑葚冰飲,廚房里陶餐具也是自制,桌子上擺放的老物件和植物標本也是野外鄉間揀來、收集來的。總之,一切可以通過自己動手得來的東西,瓶子總是會盡量去親自嘗試一下。

△ 瓶子親手為自己的小廚房制作的各類餐具,有烤面包用的托盤,有小碗碟,茶器茶寵。

△ 從野外帶回的各種葉子,瓶子會把它們制作成標本。喜歡手做的她,自己動手做了兩個標本夾。

△ 制作葉子標本。

她是一個動手能力極強的姑娘,生活里,她不僅连结繪畫創作,同時學習制陶。“我覺得美好事物除了在藝術作品中體現,還應回歸到生活自己來。”她說。

瓶子對這種“自給自足”的生活很滿意。 “綠所(Green House)”是瓶子給自己住的這件房子起的名字——“綠色事務所”的簡稱。房子的墻上是瓶子畫的涂鴉,沙發旁的大衣柜上,堆滿了她揀來的玻璃瓶。

對于哪個“瓶子”先有這個問題,她暗示,“瓶子”這個名字很久了,收集瓶子是近幾年的事情,但其实不是因為她叫瓶子才故意收集它們的。

△ 房間內,充滿了綠色元素。

△ 桌子上擺放的各種搜集來的玻璃瓶。

離古鎮四五十公里,在長沙市工作生活的朋友們,節假日或空閑時就會來古鎮玩耍并看望“瓶子”。

他們每次都不空手來,會帶上些食材及其他物品,在這里一起做飯吃,晚上不回去的人就住在叫做“瓶子家”的民宿里,悠閑的度個周末。

△ 長沙的朋友帶過來的食材以及其他物品。

“瓶子家”民宿是一棟二層小樓,沒有門頭、沒有招牌,更不要說閃爍的霓虹燈了,外觀上也和左鄰右舍的老居民們的房子毫無區別。

民宿也不是每天都有客人入住,連對門的鄰居都覺得房子是空的,他們總會把汽車停在“瓶子家”門口。

△ “瓶子家”的民宿。

這里是她自己營造的家,房間里所有的擺設、裝飾物件都是她親手畫的畫,以及她在外面揀來的老舊家具。所有的物件改造陳設都依照她自己的想法來置放放置,雖簡樸但也別具一格。

△ “瓶子”家中的擺設。

在“瓶子家”后面,有一塊小空地。在那里,她用從野外鄉間揀來的瓶瓶罐罐養著各種植物,配上兩張舊木頭沙發和茶具,這里就變成了民宿里的小花園。

△ 瓶子每天都會花些心思來照看這些植物。

和大眾視野中的“逃離北上廣”、“世界這么大,我想去看看”分歧,她沒有選擇大理、麗江這種文藝青年聚集的地方,她對生活,是以取悅自己為準則的。

在古鎮里,她經常背著一個竹背簍,里面放著放大鏡、剪刀,還有一臺照相機去鄉間田野里觀察收集植物。

遇到好看的,還不認識的就會用放大鏡觀察一番,并拍下來。她的手機里有一款可以分辨植物科屬的軟件,她一邊拍攝一邊了解植物的屬性。有時也會剪下來帶回去用顯微鏡觀看并做成標本。

△ 背著背簍,收集植物的瓶子。

△ 遇到美麗的野花,瓶子也會把這些花兒采一些回去裝點民宿和家。

△ 干了的植物和花就這樣成束的倒掛在屋里,她經常會包一束送給喜歡的朋友帶走。

△ 遇見有野生的果子時,那即是最幸福的時刻了。爬上樹采摘枇杷和桑葚后回家享用是一件美事。

有時候,瓶子會和朋友一起在老街上、破屋里、窯址邊揀些破舊陶器回去,種花、插花、擺設……總能物盡其用。

揀了一天收獲了一些陶罐,回來擦洗一番,這些被人丟棄的東西,瞬間變成了生活美物。

△ 正在尋找陶罐的瓶子。

△ 瓶子將揀來的陶罐清理干凈,準備隨時用上。

“綠所”的另外一間屋子是瓶子的畫室,她自己繃個畫布準備畫畫,本來生活拮據的她能自己動手的就自己去做,這樣可以節省一點開支,而且也能為她帶來一些收入。

但是,她其实不靠賣畫為生,由于她學畫出身,積累了一些美學素養,所以有人會請她做一些電影電視置景的活,“最近半年的生活花銷就來源自上一次的置景工作的報酬,不過也花得差不多了”。

△ 畫布上臨摹的是德加的舞少女,一位要好的朋友家庭裝飾,委托“瓶子”為她友情畫幾張畫。

“瓶子”特別喜歡做些杯子茶具之類的器物,除了自己用,還可以送給朋友,偶爾也會賣給有其他需求的人。

“我平時還會賣畫作,我自己做陶器也會在網上買,你看,這是昨天賣的”說罷,“瓶子”翻出手機上的照片,“那是一個很漂亮的杯子,標價50元”。

△ “瓶子”在制作陶器。

近來,她覺得賣些陶器也許可以維持一下生計,于是就想托朋友買一個拉胚機和一個小的電窯。

幾天前,“瓶子”就曾與朋友們去了以銅官窯著名的銅官鎮,那里有個朋友開的工廠,她想問問看有沒有廉价點的拉胚機可以團購一臺,但結果似乎不太如意。

“承認生活的艱辛與苦難,這也是生活的一部分存在啊。去體驗其中,收集感受,再轉變表達至作品中,即是再好不過了。

她的夢想是創造一個空間,空間里的所有物件都是她自己的雙手制作出來的,人在這個空間里感受生活的饋贈和美好。

因此,她堅持不断地學習各種手工技能,包含木工、繡制、鐵藝、編織。而且她希望這些手藝一輩子都可以堅持在做。

她知道這個夢想可能是要花上幾十年或者說一輩子的時間的,所以不急不躁地帶著學習積累的横眉的,盡心盡力地把每件事情都做好……

本文授權轉載自公眾號:拍者(ipaizhe)

如果離開城市生活,你最想去哪里?

白巖松:手機的投其所好是毀人的最好方式之一

你看我好看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