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正文

非洲土地上的中國“淘金人”——保鏢荷槍實彈伴左右|圖集

原標題:非洲土地上的中國“淘金人”——保鏢荷槍實彈伴左右|圖集

編輯|呂萌

奮斗著數百萬中國人的非洲土地上,機遇和風險并存。

3月10日,埃航客機墜毀事件讓世人的横眉光聚焦非洲。據媒體報道,遇難人員中有8名中國公民,除了兩人是因私出行,另外兩人系聯合國環境署職員外,其余全部是在非洲工作的中資公司派駐人員。

近幾年,隨著中國和非洲各國家的合作加深,扶持、援助項横眉逐步實施,進入非洲經商、務工、留學、旅游的中國人與日俱增。現如今,華人已广泛非洲50多個國家。廉價的勞動力、豐富的資源也吸引了越來越多中國企業在此落地生根。

和國內的商業環境分歧,多數非洲地區相對貧窮,消費水平低,很多中國商人則選擇經營服裝,小家電,藥品和五金等,這些生活必须品可以在短時間內獲得可觀的收入。他們的横眉標一致:賺更多的錢、過上更好的生活。

身在非洲的中國人,在獲取更高收入的同時,也在忍受與親人離別的苦悶,以及無處不在的危險。

在隨處可見華人面孔的約翰內斯堡中國商貿城中,每一個進入商貿城的重要通道都會站著荷槍實彈的安保人員。暴力搶劫经常讓中國商人們蒙受損失。很多在非華人通常會雇傭保安陪伴他們日常出行,不成確定的危險隱藏在他們身邊。

而對于很多常住非洲的中國人來說,這種生活方式已成習慣。他們認為這個遠離都市繁雜,原始氣息濃厚的地域猶如人間“天堂”,并選擇在此定居生活。如今,在非洲很多城市街頭都能看到中國人的身影,越來越多的中國人到這里發展或是旅游,投入金錢和時間,為非洲各地區帶來經濟收益。

中國中鐵集團承建安哥拉鐵路,當時修建的這段鐵路約有500公里長。所有修建鐵路使用的設備都是從中國海運到當地,大約有上百名中國工人在這個偏遠的地區勞作,他們吃住在簡易的帳篷里,并隨著鐵路的修建不断搬遷。

非洲当地工人也會參與到鋪設鐵路的工作之中。

2010年10月17日,埃塞俄比亞阿迪斯阿貝巴,中國援埃農業示范中心施工現場。中國眾多企業對非洲全境和埃塞俄比亞進行投資和援建,主要幫助埃建設基礎設施工程。

當地時間2018年7月30日,埃塞俄比亞,東方工業園內的一家中國制藥廠,27歲的汪紅梅為當地雇員講解液相色譜器械使用要領。她在國內學習化學專業,來埃塞俄比亞只有三個月,整個實驗室共有4個中方員工和18名當地雇員。攝影:李雋輝

2018年8月1日,埃塞俄比亞亞的斯亞貝巴的一家中國制鞋廠內,當地雇員在吃午飯。攝影:李雋輝

2007年3月24日,贊比亞,23歲的煉銅廠管理者Pan-De與贊比亞的工人在煉銅的鍋爐旁。

2012年,湖北禾豐糧油集團在莫桑比克成立“聯禾非洲農業發展有限公司”,開始在莫桑比克索法拉省開展規模流轉土地、種植水稻和興辦糧食加工廠等農業項横眉。隨之“出海”的,還有湖北當地的農民,他們在非洲承包土地,進行耕種,教當地人學習種植大米的技術。

一名中國婦少女在贊比亞工廠外的一塊土地上給蔬菜澆水,和她一起干活的是一名贊比亞的工人。絕大多數非洲國家沒有種植蔬菜的傳統,中國人不克不及不從超市購買價格昂貴的進口蔬菜,自己種植也許是一種不錯的選擇。

2018年8月,肯尼亞蒙巴薩的海邊,當地住校的學生們在周末集體出游。攝影:李雋輝

在休息區,一名中國鐵路工人在帳篷外清洗自己的衣物,大門上方掛著中國的傳統燈籠。對于大多數中國工人來說,中國的傳統節日只能和工友們一起度過。

中國的修路工人在郊外休息區的院子里打乒乓球。

2007年3月26日,贊比亞,一家贊比亞中國公司的工人在飯廳里玩麻將。他們受雇于一家名為東方聯合股份有限公司的制銅公司。該公司的總部在中國,他們在剛果購買原材料,之后運送到恩多拉冶煉。

在一些惡劣的工作環境中,工人們隨時面臨被蚊蟲叮咬的危險。

2012年11月3日,加納的中國醫院。很多中國人因瘧疾死在加納。中國人開的醫院是中國務工者最放心的醫療機構,也受當地人歡迎。醫院門前的仙人掌上,很多病人留下具有中國特色的"到此一游"。

2013年程瑞瑞畢業于安徽交通職業技術學院工程造價專業,當年7月到中鐵四局一公司工作,轉眼就是5年多時間。2017年春節后被派往埃塞俄比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工作。程瑞瑞說,對很多員工來說,來這里工作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情,圖為程瑞瑞和當地人打交道。

一名中國少女商人在羅安達的一家商店門口用手機聯系客戶。在她身后一名手持沖鋒槍的士兵站在那里。羅安達位于非洲西部,這座大西洋邊上的城市,既是安哥拉的首都,也是該國最大的城市。這里聚集了大量的中國人,也是絕大多數中國人抵達非洲的第一站。

當地時間2017年12月29日,在安哥拉首都羅安達中鐵四局駐地,39歲的中國員工黃志俊幾乎每次外出都有一名保鏢手持AK47貼身保護,從2011年至今已經8年時間。“槍里面裝有20發子彈。”黃志俊說,這名保鏢名叫法烏斯迪路,也和他相處有7年時間,彼此之間就像兄弟一樣。

當地時間2017年12月28日,非洲安哥拉羅安達,進入中鐵四局項横眉駐地需要經過三個關卡,第一個是當地警察,配備有槍支。第二個關卡是軍隊,駐地圍墻邊搭建了幾個集裝箱宿舍,里面住著十幾個軍人,荷槍實彈守衛。第三個關卡則是來自中國的安保人員。圖為安哥拉中鐵四局駐地門口的持槍軍人。

當地時間2017年12月26日,付在鵬,42歲,來自湖北荊州。在非洲打工4年時間,最早在安哥拉,8個月前到埃塞俄比亞。家里只有一個孩子由父親帶著,妻子已經不在了。付在鵬說,在海外工作和國內一樣辛苦,最苦的卻是夜晚想孩子,這個春節又回不去了。

2010年以來,一些中國人懷揣脫貧、暴富的夢想,遠赴加納淘金。據民間守旧估算,在非洲大陸第二大黃金生產國加納,活躍著上萬名中國采金人,逾九成采金人來自國家級貧困縣廣西上林縣。圖為采金人李增全位于加納庫瑪西澳芬河上游的工地,一天采金的產量,超過700克。

當地時間2017年12月26日,秦健,44歲,江蘇南通人。2007年開始在非洲打工,平均一年都不克不及回家一次,最想家鄉的妻子和孩子。一個月前的一個夜晚,在工地加班時,秦健的手機被一個黑人搶走。他沒有追,他說手機沒了可以買,命沒了買不回來,他還需要養家。因為經常戴平安帽,秦健的臉上下黑白分明,形成一道明顯的界線。

當地時間2017年12月26日,埃塞俄比亞華人餐館里一對打工的中國情侶。

2007年3月27日,贊比亞,道路建筑工地為即將回國的同事準備的歡送晚宴。

2018年8月1日,埃塞俄比亞亞的斯亞貝巴的一家中國制鞋廠,當地雇員在2015年啟用的新廠區內工作,連同其他廠區,該鞋廠一共解決了當地7500余人的工作問題。攝影:李雋輝

2018年8月,中國長江三峽集團總承包建設的非洲幾內亞蘇阿皮蒂水電站大壩正在緊張的施工中。蘇阿皮蒂水電站是幾內亞孔庫勒河梯級開發的第二級水電站,距離幾內亞首都科納克里約135公里。這個電站正常蓄水位210米,總裝機容量45萬千瓦。建成后,該電站不僅能滿足幾內亞國內的電力需求,多余電能還將輸入至岡比亞、塞內加爾等周邊國家。

2010年10月17日,埃塞俄比亞亞的斯亞貝巴,建筑工地上的中國工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推薦閱讀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