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社保賬戶“隨個人走”,不只是農民工的訴求

原標題:社保賬戶“隨個人走”,不只是農民工的訴求

文 | 于平

今年兩會上,全國政協委員戴秀英暗示,我國農民工横眉前有2.8億人,農民工的參保率不足20%,農民工跨省流動性大,很難滿足養老保險金連續繳納15年的要求。為此,她向人社部提出一些建議:允許社保隨著農民工走;社會保險在全國范圍內轉移接續;建立全國社會保險服務公共平臺,讓社會保險多在網上走,讓農民工少跑腿。

戴秀英委員對于農民工社保困境的關注,引起了網友的共鳴,許多人都認為這個提議含金量高,甚至有人譽之為今年兩會最有價值建議。

(農工黨寧夏主委、全國政協委員戴秀英。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社會保險關系難以轉移接續,是所有農民工心中之痛。由于人員流動性大,農民工往往在各企業之間、城鎮之間頻繁地變換工作崗位,沒有辦法及時轉移養老保險關系,導致多數農民工參保的碎片化,很難達到規定年限。為此,近些年來,大批農民工無奈選擇了退保。

而退保退的只是個人賬戶的錢,只是農民工“養老錢”的小部分,而其他大部分“養老錢”即單位繳納的那部分是不克不及退的,這實際將農民工的“養老錢”,截留在其工作所在地,用有些地方社保干部的話說,“他們是給地方做貢獻了”。這是對勞動者權益的剝奪和侵占,地方固然因此穩賺不賠,卻把大批農民工,推到“老無所養”的巨大風險之下。

這不止是農民工的困境,而是所有流動人口的困境。他們在某個城市交納的養老保險,如果沒有經過“相關手續”,再換到另一個城市,就不克不及獲得承認。而養老保險關系和養老保險基金的轉移“相關手續”往往耗時漫長,法式繁瑣,存在諸多操作未便。大量屬于公民個人的“養老錢”就這樣沉淀在分歧城市,不克不及互聯互通,為勞動力自由流動和民眾自主擇業,人為設置了重重障礙。

此次戴秀英委員提出,“讓社會保險多在網上走”,試圖通過網絡辦理簡化手續,降低社保轉移接續的門檻,這一提議當然有道理。横眉前社保轉移的辦理,采纳的書面申請的模式,耗時長,需要當事人在兩地驰驱,本钱代價極高。“網上走”的模式,一定水平上切中了這一痛點,有助降低辦理者的時間和經濟本钱。

但這也并不是治本之策,因為,一個真正適應人口流動的社保制度,根本不該存在這樣復雜的社保轉移申請法式。換而言之,人口流動之下,社保制度應有最大的便攜性,社保理當隨個人走,異地換工作理當和当地換工作一樣,社保轉移理當是毫無障礙的。例如在美國,每個人都有終生使用的社會保險號,無論是在加州硅谷上班還是在紐約華爾街工作,你將來退休金的那些積累都在社會保險號,没必要為異地工作而申請“轉移”。

所以,社保轉移接續手續的繁瑣和未便,只是表象,深層次的問題,在于地方“割據”格局之下的養老保險體系。在我國,養老金統籌層次過低,省級以下統籌的“劃疆而治”,這就導致勞動者的社保關系不要說跨省、就連在省內跨地區轉移、接續,都存在著政策性壁壘。而要打破這一政策性壁壘,保障社保流動自由,當務之急就是實現養老金的全國統籌,即在國家層面,對社會保險資金的進行統籌調劑使用。

(2019年2月21日,沈陽,“2019年沈陽市‘春風行動’宣傳日暨農民工專場招聘洽談會”在人力資源市場舉行。來源:視覺中國)

老有所養,以身份證為社保號,到任何單位都可以繳納,到退休時任何地方都能支取,這是包含農民工在內,所有勞動者的夢想和追求。畫地為牢的社保制度,既阻礙了勞動力的自由流動,也加劇了分歧群體間的福利差距,危及社會的公平,因此,全國性社保體系的構建,已迫在眉睫。

2010年出臺的《社會保險法》早就提出,基本養老保險基金要逐步實行全國統籌。今年兩會上,財政部部長劉昆也表態要“推動盡快實現養老保險全國統籌”。希望這個時間表能夠更明確,讓包含農民工在內的所有流動人口不再為“要不要交社保”、“交完去哪里領錢”而糾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