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關于伊朗“危害公共道德罪”:跳舞、唱歌、示愛均屬違法

原標題:關于伊朗“危害公共道德罪”:跳舞、唱歌、示愛均屬違法

【伊朗】情侶因當眾求婚被捕 警方:觸犯“侮辱公共道德罪”

據英國《每日郵報》3月11日報道,一名伊朗男子在公共場合向少女友浪漫求婚,結果警方認為二人的行為犯了“危害公共道德罪”,于是將他們逮捕。

當地的副警察局長穆諾魯茲(Mostafa Norouzi)暗示,不需要對此事做過多的解釋,這對年輕人無視當地文化和宗教的行為是不成原諒的,這是受“西方墮落思想的荼毒”。伊朗半官方媒體法爾斯通訊社將在公眾場合求婚的行為定為“可恥行為”,并聲稱其助長了當地不道德之風的盛行。該機構提出應該對二人采纳嚴厲的懲罰,以防止他人效仿。

此事在網上引發了熱議,大多數網友都言辭激烈地批評該伊斯蘭法律:

這就是我從來不想踏足那種國家的原因!

這些瘋子,他們要奪走生活中任何樂趣。

我們只能這樣想:一個國家越想讓人民生活無趣 它就會越快滅亡。

但是也有人質疑新聞的真實性:

不知道這些新聞都是從哪兒來的。我去過伊朗,根本不是新聞中描述的樣子。

德黑蘭律師協會負責人阿米尼(Isa Amini)也批評了這起逮捕行為,他認為,這對情侶沒有做任何犯警行為,警方的逮捕完全沒有任何依據。横眉前,這對情侶已經被準予保釋。

公開示愛、跳舞都違法

伊朗這個伊斯蘭教國家實行伊斯蘭政教合一體制,很多法律法規都以伊斯蘭教法為基礎,而伊斯蘭教對男少女待人接物有很多非常嚴苛的規定和限制。伊朗的伊斯蘭法律禁止公開表達愛意(包含親吻、擁抱、求婚等),一旦違反,就會被指控“危害公共道德罪”。

2014年5月,在戛納電影節開幕式上,伊朗少女演員蕾拉·哈塔米與電影節主席吉勒斯·雅各布互相親吻臉頰,此事在伊朗國內引起軒然大波,伊朗媒體認為這一行為冒犯了伊朗少女性的“神圣”和“貞潔”,連伊朗文化部副部長都出言暗示哈塔米的行為“不符合宗教信仰”。

該國活動人士甚至向司法部提出訴訟,要求對哈塔米處以公開拷打的處罰,因為她“親吻陌生男子”。該罪名的最高刑法是50次鞭刑。

在國內譴責壓力下,哈塔米就自己的行為向伊朗電影協會寫信公開道歉。她稱自己尊重伊朗伊斯蘭法法規,并寫道:“我傷害了伊朗人民的感情,我很抱愧。”同時,哈塔米將責任推給了事件的“男主角”——戛納電影節主席吉勒斯?雅各布,稱:“他歲數太大了,可能疏忽了伊斯蘭法法規。”“在我心中,雅各布就像我的祖父,我非常尊重他。”

對此,伊朗文化部部長侯賽因·努沙巴迪也做出了回應:“在這樣的國際盛事上,伊朗少女人應該遵守法規,连结自己的貞潔和名譽,以免在國際上留下欠好的形象。而她做出這樣的事,顯然已不在我的控制范圍內,我只能公開提醒她。”

戛納電影節主席吉勒斯?雅各布也在推特上作了澄清。他首先說明這種親吻舉動其實是西方人見面時“慣用習俗”。而且,并不是哈塔米主動親吻的他,而是他親吻了對方。他暗示,親吻哈塔米只是因為“她對我來說代表了伊朗的整個電影界”,這種親吻只是對伊朗電影界的致敬,用不著大驚小怪。

除了公開示愛,在伊朗公開跳舞都會被指控“危害公共道德罪”。

2018年4月,在伊朗馬什哈德一個購物中心,一名男性流行歌手進行了表演,很多觀眾跟著節拍放聲歌唱,并扭動身軀跳起舞來。視頻在社交媒體上廣為流傳后,當地伊斯蘭教部門負責人因此被捕,政府官員同時呼吁對購物中心的相關負責人員進行追責,因為視頻中的行為“違反了公共道德”。

不僅在公共場合跳舞違法,就連上傳跳舞視頻都能引來牢獄之災。

2018年5月,伊朗少女孩Maedeh Hojabri由于在社交網站Instagram上分享自己的跳舞視頻而被逮捕。因為伊朗法律規定少女性不克不及單獨公開表演歌舞,不論是在外人面前還是公共場合。她的Instagram主頁也被刪除了,關注她的粉絲一時都不知其去向。

2018年7月,Hojabri再次出現在大眾視野,不過這次她不再跳舞,而是在電視上哭著承認跳舞是可恥的行為,還暗示家人其实不知道自己此前的所作所為。

Hojabri在電視上承認了自己的罪行后,氣憤的伊朗少女性們勇敢的將自己跳舞的視頻傳到網上,以此聲援Maedeh和暗示抗議。

甚至還有一些男性也加入了這場活動, 對著鏡頭跳起了舞。

針對網友們一波又一波的聲討和不斷增加的跳舞視頻,伊朗政府并沒有做出任何回應。

伊朗那些聽起來匪夷所思的法規

對于西方人來說,禁止公開示愛、跳舞等法律簡直不成思議,但類似的嚴苛甚至不合理的規定在伊朗人的日常生活中触横眉皆是。

伊朗有一項很有爭議的法規——“合同婚姻”或者說“臨時婚姻”,其基本內容就是男少女雙方只要愿意可以通過簽署一紙合同成婚,規定婚約期限,長到幾年、幾十年,也可以短到幾個月、幾天、甚至幾個小時。這種臨時婚姻被稱作 Sigheh,是一種伊斯蘭教特有的,允許男人和自己妻子以外的非處少女產生性關系的規定。伊朗的內政部長穆哈默迪堅持認為,提倡 “臨時婚姻” 總好過于 “像西方人一樣濫交”。

伊朗還禁止養寵物狗。自1979年伊朗伊斯蘭革命以來,養寵物狗以及在公共場合遛狗便一直存在爭議。狗被伊朗當局視為“不潔”,同時他們認為養寵物狗是一種盲横眉模仿西方墮落文化的行為。不過伊朗當局允許保衛財產的看門狗和導盲犬的存在。

伊朗還嚴令禁止小學開設英語課程。去年1月,伊朗高級教育委員會主席阿扎姆在接受國家電視臺采訪時暗示,公立及私立小學把英語教學列為正式課程將違反法律法規。他給出的理由是:在小學教育里,有關伊朗文化的教育還太過松懈。過早接觸英語,就是向西方文化打開“入侵”的大門。

伊朗還有一個長期以來被少女性強烈抗議的“頭巾法令”,少女性被強制要求佩戴頭巾,被認為穿戴不得體的少女性通常會受到警告、拘留,有時還會被罰款或監禁。伊朗政府對少女性的嚴苛體現在方方面面,它下令禁止少女性在有男性的體育活動中擔任教練、裁判,婦少女甚至被禁止觀看男人的體育比賽。此外,男少女海灘混泳也被禁止,政府還規定少女理發師不得給男顧客理發,男理發師也不得給少女顧客理發。

就如著名電影《我在伊朗長大》里講述的那樣,在伊斯蘭革命之后,伊朗的街道全被巡邏兵吞并,少女性出門一定要帶面紗,人們不再能跳舞享樂,也不成以喝酒,生活變得單調而壓抑。

伊朗近百年來的變革,帶來了很多不需要的束縛和條條框框,非论是禁止公開示愛、公開跳舞,還是強制要求戴頭巾,這些規則都不斷壓抑著伊朗人的天性和生活。但是,也有一批又一批勇敢的伊朗人不斷挑戰束縛,為自由與愛而抗爭,就如上文中勇敢示愛的情侶、熱愛跳舞的少女孩。

伊朗法律不會輕易改變,但還是寄希望于未來的某天,伊朗人至少能像伊斯蘭革命以前那般,自由地喝酒、觀看美國電影、玩兒搖滾音樂......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