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對話 | 中國教育的核心問題是什么,出路和希望在哪里?

原標題:對話 | 中國教育的核心問題是什么,出路和希望在哪里?

看點:2月23日一土嘉年華期間,一土學校創始人李一諾與中國基礎教育質量監測協同創新中心首席專家、北師大中國教育創新研究院院長劉堅、北京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劉云杉、清華大學教研院學術委員會主任史靜寰、清華大學生命科學院院長王宏偉圍繞“教育的變與不變”這一個看似宏大的話題,就什么是回歸常識的教育進行了一次深入分享。

李一諾:中國教育的核心問題是什么?

劉堅: 2018年,我們完成了一份政府咨詢報告,標題是《學業過剩陷阱——中國基礎教育發展的重大風險研究》,聚焦基礎教育問題。今天我想聚焦在另一個話題上,我覺得中國教育可能面臨的另外一個重大問題是:體制的單一性,或者說過度的封閉性,我們局限于教育系統內辦教育。但我認為體制紅利,即依靠單一的教育系統自上而下的這樣一種方式,已經用到了盡頭。

史靜寰:中國教育有一個悖論,即社會對教育有普遍的高期待,但同時又有一種高焦慮。因為高期待和高關注,最后導致高焦慮和高不滿,所以我們現在可以看到沒有人對教育滿意:老師不滿意,家長不滿意,政府不滿意,孩子更不滿意,可以說是痛苦的學生、疲憊的老師、焦慮的家長。政府饰演的角色也是這樣,是一種無所不做,但好像又事無所成的狀況。這些悖論可能就是我們中國社會的現實,轉型期大家都認為要改,改一定比不改好,但是怎么改,改革的對象、主體是誰,我們不清楚。

王宏偉:在學校每天面對現在的大學生和研究生,我對他們有一種擔心。有數據顯示在過去10年里,每年各個省市高考前10名的70%都進了清華大學,那么我們所招到的學生是不是最優秀的學生呢?我覺得欠好說。在我自己從事本科生教育和研究生教育的過程中,我感覺現在很多學生對自己的學業、對自己的未來、對自己的人生感到非常迷茫,也缺少自信。如果站在高等教育的角度去看我們的基礎教育,很多問題其實發生在基礎教育這個層面上。

劉云杉:如果說教育出了問題,這個問題的短处可能不在教育內部,而是社會出了問題。在我看來,中國教育今天看起來更像是一種股市賭場。分歧的家庭、分歧的階層、分歧的人,都在這個賭場里面重新洗牌,想搏一個新的機會,那么賭的砝碼是什么呢?是學生的成績、學生的分數。

李一諾:中國教育的出路在哪里?

劉堅:如果我們希望中國的教育再往前走一步,走得更好一點,能夠面對現在這樣一個社會,面對十幾億人和幾億少年兒童,能夠使所謂的人力資源大國變成人力資源強國,更重要的是讓每一個孩子能夠自由生長,個體差異性受到尊重,但這需要全社會的力量。

我希望社會各界,如公益界、資本市場等全社會各方面有見識的人士共同來關心教育。此外,我們教育體制內的管理者,在保障孩子的生命平安的前提下,應該給教育工作者更大的空間,給孩子們更多的成長空間。

史靜寰:我之前去一土參觀過,我覺得這樣一種鯰魚現象,可能有助于攪動我們已經死水一潭的教育體制,就像劉堅老師提到的封閉性和單一性。而改變這種封閉性和單一性,特別是讓多元的社會力量參與到教育當中,是教育改革不成缺少的動力。

王宏偉:如果要提升高等教育的質量和水平,我們要從基礎教育開始做起。我希望我們的學生未來能夠在自己的整個人生中,连结對周圍各種各樣事情的好奇心以及愿意自主地主動地去學習的動機,然后建立起自己學習的自信心。這種成绩感不是來自于社會的評價,不是來自于別人的評價,而是來自于他自己掌握的一些新知識、產生的一些新思想。

我很贊同一土學校現在正在做的事情:老師、家長和孩子們在一起學習。在這個過程中,大家都會永葆好奇心,然后學習新的知識、新的體會,減少功利心,對自己的人生價值產生新的認同,而不是僅依靠社會評價。我們應當在教育上給予教育工作者更多的自主性,讓更多的可能性成長起來,更自然地向前發展。

劉云杉:我更愿意看到教育回歸根源,即回到教育的本來面横眉。成人可以站在一米的高度看到兒童看到生命,看到背后更大的教育責任。學校不應該是一個互相欺詐的、懷疑的、博弈的、爭斗的場所,應該是一個團結的、溫暖的、建設的共同體和一個不斷擴大的家的概念。

李一諾:在一線做教育每天有很多負能量,我們現在還應該连结樂觀的理由是什么?

史靜寰:孩子、成長、生命。世界著名教育心理學家加德納曾說“孩子是天生的學習者”。現在的教育,很多是依照我們成人自己認為最有利于孩子的方式去設計:把一個豐富的世界切割成我們所認為的數學、物理、化學、語文、英語等這樣的學科性知識。其實對孩子來講,豐富完整的世界是最自然的,而且孩子的成長和學習是一個自然發生的過程。

對學校、老師、家長來說,更重要的是不要用成人認為對孩子有用的方式去剪裁這個世界,去設計對孩子的教育,甚至去扼殺孩子的自然成長和內在潛能。孩子的創造性是天生的,學習力也是天生的。如果我們的家長、我們的學校不克不及培養,請至少不要傷害孩子那種與生俱來的想象力、創造力、學習力。

劉云杉:教育是非常具體的,也是非常復雜的,甚至是非常謹慎的。我看見一諾和孩子之間,和家長、員工之間的默契,我猜這是克服負能量的一個無限的精神動力。另外,我覺得給孩子們呈現一個真實的世界,這個真實的世界不是沒有雜草的,不是沒有暴風驟雨的,但在這樣一個需要克服困難,需要和現實不斷斗爭和爭取的環境中所生長的小孩,不會是溫室里的花朵。他們會是一群健康的、有活力的,知道世事艱難,但在艱難的世事里依然可以做有夢有趣的真實的人。

李一諾和孩子們一起研究植物

王宏偉:從生物學的角度來講,人類與其他物種的一個很重要的差別就是人類的學習能力非常強,它根植于人類的基因和大腦結構中。人天生就比其他所有動物更愿意學習,而且擁有更強大的好奇心,這種天生的愿意學習的能力和好奇心是人類與生俱來的。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學習和教育是相伴而行的,從人類文明開始的那一天起,教育就以各種各樣的方式存在,學習同樣無處不在。

社會發展到今天,不論我們的教育是一個什么樣的狀態,還有多少缺陷,我們現在所接觸到的知識,所能夠使用的各種學習工具比10年、20年前都大大擴展。只要愿意學習,所有的人都可以不断地學習新的知識。從這個角度講,我不認為教育自己有問題,而是我們要思考怎么把它做得更好。這是鼓舞我們每一個人努力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情的一個原因。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