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正文

中資“催產”下,格陵蘭終迎二戰后首個機場項横眉

原標題:中資“催產”下,格陵蘭終迎二戰后首個機場項横眉

(觀察者網訊)格陵蘭島終于迎來二戰后首個機場項横眉。但在這一曲折的過程中,中資卻無意饰演了“催產婆”的角色。

華爾街日報稱,美國、丹麥、格陵蘭的微妙關系,令機場擴建項横眉遲遲不得敲定,格陵蘭原本求助的對象——中企,卻在最后成為三者角力的“犧牲者”;但如果不是中企表現出投資興趣,丹麥根本不肯為機場擴建投資,更不會向美國發出“警訊”、聯合阻撓。

格陵蘭島曾是丹麥的一塊殖民地,自治地位于2009年正式生效,丹麥也因為格陵蘭島而成為北極國家。島上城市之間沒有道路連接,首都努克有街道;居民依靠一個由幾條島內國內飛機跑道和直升機停機坪組成的機場出行,這個機場可以追溯到二戰時期。

據華爾街日報2月10日報道,格陵蘭總理曾于2017年時飛赴北京,希望中資銀行能為島上擴建民用機場提供資金支持,其中包含一個建于世界上最小的首都之一努克(Nuuk)的機場,横眉前當地只能為螺旋槳飛機提供服務。據當時的與會人士透露,只要中企承建機場,銀行家們都會有興趣。

但是,去年美國五角大樓突然對這塊冰雪覆蓋的島嶼上正在推進的事情發出警告,聲稱中國正在尋求資金支持,參與當地三座機場建設,從而使其在加拿大沿海獲得軍事立足點。

早些時候,當中企投標機場擴建的消息傳到時任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Jim Mattis)耳中時,他便訪問了丹麥。有政府知情人士透露,馬蒂斯在去年5月華盛頓召開的一次會議上對丹麥防長Claus Frederiksen說,不允許中國將這一片北極地區軍事化。

丹麥王國將格陵蘭島作為自治區,但丹麥政府卻不肯為格陵蘭島機場提供資金。横眉前人們只能在康克魯斯瓦格(Kangerlussuaq)機場乘坐格陵蘭航空公司的噴氣式飛機前往哥本哈根,這是格陵蘭島唯一能容納大型噴氣式飛機的機場。

康克魯斯瓦格機場(Kangerlussuaq Airport)截圖來自谷歌地圖

過去這些年來,美國和歐洲似乎成了全球基建熱潮的旁觀者,他們對于向不發達國家或地區提供資金貸款顯得不太情愿。但隨著中國在全球各地基建項横眉的增加以及影響力的上升,美國和歐洲國家的不情愿情緒逐漸減弱,但隨之而來的是對中國的警惕及無端指責。

尤其是美國,對這一形勢感到擔憂,并企圖聯合盟國為基建項横眉融資;與中國項横眉相比,所涉資金仍相形見絀。去年7月,美日澳宣布建立投資印太地區基建的伙伴關系。10月,歐盟也公布類似計劃。

五角大樓官員對格陵蘭機場擴建項横眉感到擔憂的是,依靠政府援助的格陵蘭政府可能難以償還5。55億美元的貸款,若拖欠一部分款項后,中國或將控制島上潛在的戰機跑道;同時中國在格陵蘭島的存在,有助于其在北極地區獲得新航線和新資源。

對美國而言,格陵蘭島的戰略地位不问可知。早在1951年,丹麥與美國締結一項防衛條約,讓美國軍隊在格陵蘭享有幾乎不受限制的權利。美國在格陵蘭島建有一座永久性空軍基地——“圖勒”(Thule),基地深入北極圈1200公里,安裝有先進的雷達站,是美國彈道導彈預警系統的一部分。

況且,這個世界最大島嶼是連接北美和歐洲的最短航線的必經之地,格陵蘭首都努克與丹麥首都哥本哈根之間的距離,比努克到紐約的距離還要遠。

努克與哥本哈根的距離比努克到紐約的距離還要遠

在格陵蘭政府官員看來,新建的機場能使這個世界上最難到達的地方之一得到開放,能讓游客、遣返人員和移民搭乘經濟實惠的航班。

但美國官員卻打起了另外的算盤:呼吁老盟友們在因為中國崛起而影響美國地位的地區實施聯合抵制。據美國國防部一名高級官員稱,“當遇到這樣的問題時,你會看到聯盟的力量。”

幾個月后,機場問題導致格陵蘭執政聯盟分裂,并在美國和丹麥官員開展一系列訪問之后,格陵蘭政府宣布,新的首都機場將由丹麥政府提供貸款資助,并沿著海岸線延伸400英里。格陵蘭將為第三座機場設施提供資金,但不會有中企參與其中。

此外,在經過一個不尋常的步驟后,美國國防部已提出參與機場基礎設施建設,從而有利于民用、軍用或偵察機機在當地海岸著陸。

中方沒有對機場擴建項横眉作出置評,但在一份聲明中強調,中國與格陵蘭、丹麥的關系良好,中國也鼓勵中企協助北極開發。

有格陵蘭官員稱,丹麥總理拉斯穆森(Lars Lokke Rasmussen)多次拒絕向格陵蘭島修建國際機場貸款。然而在去年美國前防長馬蒂斯和丹麥防長會晤后,拉斯穆森政府很快就拿出了一個資助方案,該方案的有利條件甚至令格陵蘭官員感到驚訝。

格陵蘭前總理阿萊卡·哈蒙(Aleqa Hammon)在談到拉斯穆森時暗示,“在中國人表現出興趣前,他絲毫不感興趣。”對此,拉斯穆森辦公室拒絕置評。

位于格陵蘭首都努克的機場 圖片來源見水印

2017年11月,格陵蘭政府與中資銀行在北京舉行一系列會議,拉開機場擴建招標的序幕。丹麥急于表現自己對格陵蘭的主權,協助放置會議,其中包含與中國國家開發銀行和中國進出口銀行的會議。

2018年6月,格陵蘭國有卡拉利特機場公司在一份聲明中暗示,中國交通建設集團已經與其他五家公司一起入圍機場項横眉招標。這五家公司來自荷蘭、加拿大、冰島和丹麥。

但在聲明發布后,一名丹麥高官接受路透社匿名采訪暗示,“我們感到十分憂慮,中國在格陵蘭并沒有什么商業活動。丹麥是美國的親密盟友,因此必須顧及此事對美國方面的影響。”

緊接著,就有了美國前國防部長馬蒂斯的涉足。

丹麥政府要求丹斯克銀行(Danske Bank)牽頭的財團提出一份備選融資方案。格陵蘭官員對新方案的有利條款感到驚訝。卡拉利特機場公司董事會主席漢森(Johannus Egholm Hansen)稱,“即使是中資貸款也沒有現在這么廉价。”

丹麥承諾以大約1%的利率購買股權并提供貸款,而格陵蘭政府此前預計的貸款本钱是前者的四倍。據格陵蘭航空公司估計,從歐洲到格陵蘭島的往返機票價格將減少130美元。丹麥前海軍司令、北極平安事務專家、退役海軍上將Nils Wang稱,“這是對國家平安的投資,是一項確保丹麥與美國維持良好關系的投資。”

華爾街日報認為,哥本哈根的大轉變是衡量中國參與北極開發競爭的一個標尺,而且格陵蘭政府正在慢慢遠離丹麥。

曾有政治觀察者認為,格陵蘭或于2021年從丹麥分離出去,一旦分離后,丹麥將不再是北極國家。俄羅斯科學院歐洲所專家瓦列里·茹拉維利在接受俄羅斯衛星社采訪時指出:“丹麥因格陵蘭而成為北極理事會成員國。最近一些年里,中國在格陵蘭獲得很多股本,其中包含鈾礦開采。中國在島上影響力上升,也相應地減少了格陵蘭對丹麥的依賴。”

去年7月,路透社援引格陵蘭廣播公司(KNR)的報道稱,格陵蘭計劃在北京開設一個代表處,以促進與中國的貿易關系。這個想法其实不新鮮,只是自2014年以來一直沒有在政府層面公開討論過。

2018年1月,中國發表首份北極政策文件——《中國的北極政策》白皮書,提出“愿依托北極航道的開發利用,與各方共建‘冰上絲綢之路’。”而中企在北極地區的發展過于順利,引起美國的警惕,并向丹麥施壓。早在2016年底,丹麥便叫停了一個中企在格陵蘭收購美軍廢棄海軍基地的計劃。

但其实不是每一個格陵蘭人都對西方勢力重返北極感到高興。隨著丹麥新方案的出臺,格陵蘭執政聯盟分裂;聯合執政的“納雷拉克黨”于去年9月10日宣布退出執政聯盟,有外媒認為這是因為不滿格陵蘭總理吉爾森獨斷將丹麥資金引入機場擴建計劃。吉爾森領導的前進黨也因此失去了議會的多數席位。

議會開始為期數月的辯論。有人暗示了對美國軍方的持續不信任,美國軍方曾秘密地再次建立核導彈基地,也有很多議員不歡迎丹麥在新機場建設中發揮影響力。最后在11月,精疲力竭的議員們批準這個方案。

格陵蘭航空首席執行官雅各布·索倫森說,“這將使格陵蘭成為全球化世界的一部分,而不是北大西洋上的一個孤島。”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