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5G前夕,聯通又一次站在兩難抉擇的境地

原標題:5G前夕,聯通又一次站在兩難抉擇的境地

本文摘自C114旗下論壇 通信人家園

聯通自誕生至今,被用戶詬病最多的就是信號覆蓋不可,即即是跟后來者電信相比,這個標簽也牢牢的貼在自己身上。其實這苦逼的形象跟聯通與生俱來的羸弱基因和命運的捉弄離不開,聯通就像一個瘦弱的窮人一直在顧此失彼地耕種著幾塊地,結果一塊也沒種好。

最初的聯通是在一沒人二沒資金的情況下拼湊起來的,GSM 900M寒酸起家,由于頻譜有限后來不克不及不消1800M打造雙頻網。然后作為入世的條件國家要上CDMA,聯通從國家那里爭取過來C網牌照。其實這張牌照是把雙刃劍,移動聯通彼時就像一個大人一個孩子,CDMA就是一把重劍,給移動如虎添翼,聯通呢,不要也是死,要也活受罪,結果多年左右互搏也帶不動產業鏈。當聯通終于下定決心集中資源優先經營C網時,3G時代突然來了。

后面的事大家都知道了,聯通出賣C網拿到大家都認為的最好的W牌照(假如當初能有一位先知告訴聯通這張牌照5年后將馬上被下一代網絡取代,聯通還會不會覺得拿到W是自己撿到了寶貝?或許聯通會寧可留C網)。人們都說在常小兵主政那五年,他抓著一副好牌打爛了,可是我想請問,就算是事后諸葛亮,能幫聯通怎么打好這副只有五年窗口期的好牌?窮聯通五年該怎么建一張精品網?

五年一張3G網,五年一張4G網,加上以前的2G,現在又要開始上5G,投資遠沒有收回不說,資產折舊越來越大。家底折騰光了還背了一屁股債,最瘦的孩子卻背負了最多的负担(相比之下,另外兩家基本都實質性減少了一張網)。聯通究竟是扶不起的阿斗還是被北伐大業壓垮的姜維?

回顧聯通成長的歷史,我們可以發現,其實打造一張全覆蓋的精品網也不是什么難事,但是在這么大的國土范圍內,必須有兩個要素,一是足夠的低頻頻譜資源,而是足夠的時間和金錢。但是這兩個因素聯通從來就沒滿足過。反觀移動電信,經營這么多年了,能夠稱的上是全覆蓋的也分別只有一張,GSM900M和CDMA800M。

啰嗦這么多回過頭來說說標題提到的5G建設。5G高頻段大投資,這張網天然就不滿足上述兩個要素。歷史的拐點聯通該怎么打5G這張牌?

前一段時間聯通董事長王曉初講話曾指出,5G摆设聯通再也不克不及犯4G時代猶豫不決的錯誤,言外之意,要大刀闊斧的上馬5G。但是隨后,王董又在另外的場合卻說5G的投資建設受國家政策的驅使很大,言外之意在企業負重經營效益下滑的情況下對投資5G底氣不足。領導人前后纷歧的表態說明了在網絡更新換代的節點上聯通又一次站在了兩難抉擇的境地。

我們回頭分析一下王曉初所說的4G時代的猶豫不決指的是什么?

4G剛上馬的時候,聯通由于優質的W網在握,采纳相對守旧的策略,試圖以3、4G疊加網的方式,熱點區域上4G的同時繼續完善3G的覆蓋。王曉初到任后,通過山東調研講話,立刻提出4G聚焦戰略,停止3G投資。

樓主當時對王的這種作法的評論是:聚焦4G未必比疊加網更正確,但企業在猶豫不決的節骨眼上更需要一位有戰略定力的決策者指名方向。但是我們用歷史的眼光向后看,你會發現,其實也許是聯通在2G時代吃了長期猶豫在C網和G網的抉擇的虧,3G和4G時代又都走向了另一個極端,立即停種舊田開新地,這是一種矯枉過正。

如果歷史可以重來,聯通在3G開網時代把它定為疊加網,繼續完善G900作出一張全覆蓋的打底網,后面或許會更游刃有余,也不至于3G后期土里刨食在自家可憐的6M頻譜中研究U900;或者在4G開網前后繼續完善U900覆蓋,總比現在投入巨資建兩張網只風騷5年要好轉向的多。

所以5G階段,作為唯一沒有一張全覆蓋的網且投資有限利潤最差的聯通來說:

首先 要把5G定義為4G網上的疊加網,繼續完善4G覆蓋的同時,只在重點區域摆设5G,中國多年的電信市場說明,沒有一張全覆蓋的口碑,經營根本玩不過人家。

其次 要積極爭取盡快把移動的5M的900M頻譜拿到手,繼續快速摆设L900完善城區深度覆蓋和農村廣覆蓋。說到這不克不及不感慨一下,樓主曾在移動剛覬覦FDD牌照時就建言,移動得FDD擋是擋不住的,聯通應該借此機會向國家申請把移動多占的5M EGSM頻譜要過來,作為發放FDD的交換條件,不如此調換頻譜根本沒法執行。可惜,好消息是國家同意了這種交換,壞消息是移動話語權太大,先拿了FDD牌馬上快速頻譜重耕卻拖著不給聯通,據說2020年初能拿到就燒高香了,那時別人早就又一騎絕塵,你還想彎道超車?

第三 加快VOLTE商用法式,為2G退網創造更多有利條件。第四,加快2G的900M減頻退網,避免被移動釋放頻譜卡脖子。由于尷尬的頻譜資源現狀,整個聯通對全國范圍內的減頻退網并沒有統一的意見,是優先退1800還是900完全各地自己選擇,給900M優質頻譜的重耕造成很大的麻煩,相反電信移動進展很快或已經完成。

5G現階段沒有剛需的商用需求,更多是國家戰略意義,要搶占國際通信標準之爭的制高點。就如這幾年的提速降費,也是為了國內互聯網產業的振興作嫁衣。所以這種戰略上的投資即便稍微落后一點,也其实不會給后期的業務發展帶來影響,5G跟4G分歧,三年之內不會有成規模的剛需應用出現,就讓才大氣粗的移動和游刃有余的電信先肩負這個歷史使命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