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正文

四川青年闖越南

原標題:四川青年闖越南

越南平陽工業園區

距離越南第一大城市胡志明市40公里開外的平陽省新淵市工業園,27歲的李陳在這里工作四年了。如果不是周圍人說著越南語,他覺得這里和之前打工的江蘇、廣東工廠差別也不大。

李陳老家在四川東北部一個小鎮,景色秀美,但就是工業、農業、旅游業都不發達。鄉鎮上的教育水平也比不上城市,能考上大學的是少數,多數年輕人會選擇外出打工。

李陳16歲中專畢業,被分配到江蘇昆山一家生產電腦主板的電子廠工作。“每天都是流水線的工作,沒有技術含量,挺無聊的。”李陳回憶道。

兩年后他回到四川,打算成為一名廚師,在一家餐廳呆了三個月,被父親的朋友帶去了廣東。

李陳在廣東的家具廠度過了19歲到23歲的時光,用四年的時間實現了他的一個愿望——擁有一門手藝,家具制作和噴漆技藝。他想著有一門手藝在哪里都能謀生。

如果沒去越南,他可能會繼續在廣東呆兩年學些技術,然后到成都憑借自己的技能找到一份不錯的工作,買房娶妻生子。但那位帶他去廣東的父親的朋友,再次改變了李陳的生活軌跡。

這位長輩在越南、廣東做生意。重返越南前,他問李陳要不要一起去,“那邊中國人開的工廠多,去了后不再做一線工人,直接做中層管理,工資至少翻倍”這些讓李陳動了心,盡管之前他只知道那里可能比中國鄉下更窮。

他家鄉小鎮處于中國西南內陸,周圍不像東南沿海一樣經常有人出國工作。但他也聽說越南發展很快,機會很多。“辛苦不是問題,最簡單的愿望是未來生活能夠更好一點。”李陳決定抓住這次機會,去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闖蕩

李陳家鄉小鎮

到越南后,李陳從事的還是家具加工。家具廠臺灣老板一年來不了幾次,來自海南的副總經理管理著廠里的大小事務,管理層也基本都是中國人,產品主要銷往美國。

雖然行業沒有變,但從一線操作員到管理者,從中國到了越南,轉變可謂不小。

要管理100多人的車間,80%都比他大的越南当地人,當時23歲李陳開始心里沒底兒。不過畢竟在社會上摸爬滾打了7年,“錢沒有掙到,經驗倒是累積了一些。”

上班第一天,李陳不會講越南語就沒法直接和工人溝通。他叫翻譯把車間工人集中起來,對工人說,有問題就提出來,沒問題就好好干活,不要給自己找麻煩。“怎么著也得把自己的氣勢拿出來。”他說。

打聽到副廠長愛喝酒,李陳當天晚上就提了一箱啤酒去了副廠長住處,接下來一周他每天都去陪副廠長喝酒。后來有一天,副廠長主動打電話叫他去喝兩杯。“一個人只有兩只手,多兩個朋友就有六只手,何況在異國他鄉。”李陳懂得和副廠長處好關系的重要。

工廠每天上班時間是7點到16點半,中午一個小時午休吃飯,每周休息一天。李陳所在車間的工作內容主要是油漆家具,包裝,然后送去倉庫。除了車間的日常管理,接待客戶驗貨、對接供應商也是他的工作內容,對方大多是中國人。

慢慢地,李陳將工作要用到的越南口語掌握了,客戶和供應商的門路也摸熟悉了,工作進入正軌。生活上也有了幾個交心的朋友,下班后他們經常在一起就著花生米喝點小酒。

李陳不肯和越南人喝酒,覺得喝多了誤事。李陳也不抽煙,他覺得健康很重要。

在國外工作的中國人,生活路徑基本就在工廠和宿舍之間徘徊,生活圈子也在中國人當中,李陳也不例外。有時候他也出去在中國餐館吃飯,或者去附近的大城市購物,直到遇到了小美。

李陳和小美的相遇頗具戲劇性。李陳在超市買東西時看到一個心動的少女生,想去搭訕又欠好意思。少女生看上去像中國人,于是他打開微信查看附近的人,發現她正好在列表中,這樣才加上微信。他們在微信上聊了兩個月才正式見面,見面地點還是在那個超市。后來小美說,其實她在超市中注意到他好幾次了。

小美是越南当地人。和小美在一起后,李陳經常活動的地點又多了一處——10分鐘摩托車車程外的小美家。

小美在工業園里另一家工廠做會計。工業園附近有公園和游樂園,逛公園壓馬路是他們的娛樂項横眉。不過由于越南天氣炎熱,又陰晴不定,可能幾分鐘下雨幾分鐘出太陽,所以他們大多時候是在家里。

不加班的話,李陳下班后會騎車到小美家一起做晚飯吃。越南版的王者榮耀是他們最喜歡玩的,周日放假一打就是一下午,甚至持續到晚上七八點鐘。

崔梁和小美去越南大叻旅游所拍照片

小美是越南華人,祖籍廣東,會說普通話,文化和飲食上的差異其实不大。去年8月份,李陳帶著小美回到四川的家中,父母喜歡小美,小美也喜歡這個小鎮。

工作穩定,習慣了越南的生活,有朋友和愛人的陪伴,工資每年會增長,好像李陳的生活十分美好,但他仍有遺憾。

在廣東時李陳每年只回一次家,現在每年回家兩次,單程只需一天就夠了,但李陳反而覺得在越南比在廣東的時候更想家。物理上的距離并沒有遠多少,只是心里上的距離變遠了。“每天去菜市場買菜這一非常生活化的行為,耳邊回響的都是外國話,時刻都提醒著你是遠離家鄉的。”李陳說。

李陳經常在晚上和父母微信群視頻,三個人一起聊天讓他非常開心。他也常給奶奶打電話,自己講話也不多,只是聽奶奶講。母親身體不是很好,他讓母親辭去了工作,每月寄錢回家。家人是他在越南唯一的牽掛。

低廉的勞動力正使富士康等勞動密集型企業在越南開設更多的工廠。一組數據顯示,為阿迪達斯、耐克、優衣庫等品牌加工制衣的申洲國際計劃2019年下半年在越南增加5000名工人,增幅將近50%。

看著越南当地一線工人的生活,李陳又感覺自己已經很幸福了。

越南当地工人工資不高,李陳所在的家具廠工人每月工資只有300美元(約合2022元人民幣),過年這一個月也才400美元(約合2697元人民幣)。工廠給工人提供午飯,李陳經常看到他們吃完后還往塑料袋里裝飯菜,以便帶回家晚上吃。“在中國,現在肯定看不到這樣的現象了。”李陳說。

在新淵以及胡志明市工作的工人大多來自更貧窮的越南西部,也有很多柬埔寨人到此務工,經常是一家幾口人擠在一間十幾平米的出租屋里。

李陳覺得現在越南人的生活狀態就像二三十年前的中國。“中國的移動支付多方便啊,掃個二維碼就可以了,即使在我家這個小鎮上出門都不消帶現金。但是在越南只有中國超市可以使用小額的微信支付,越南当地也有移動支付平臺,但是還需要驗證碼,很不方便。”李陳所在的地方也不克不及在手機上點外賣,只能直接打電話到飯店點餐,這些時候他總是感覺中國真好。

但越南的生活節奏比較慢,不像中國有買房買車的壓力,這一點是李陳喜歡的。以他的工資水平可以在越南過上很滋潤的生活,但李陳是家中獨子,自己也始終舍不得家鄉,回家一直在他的未來計劃當中。

為了掙更多的錢,李陳也搞過一些副業。

有一段時間他把越南曬干的熱帶水果賣到中國,但效果其实欠好。后來他在工業園區租了一間小店鋪,從阿里巴巴上批發了5000元的瓜子、花生、雞爪到廣東,然后叫廣東的貨運公司運送到越南,打算業余時間將這些小吃賣給園區里數量很多的中國人。這些食品到了越南價格都會翻倍,李陳覺得這是一筆不錯的生意。但最終由于工作繁忙無力照料,買來的食品賣了一半送了一半,最后店鋪也退租了。

李陳剛到越南新淵工業園時,附近只有三家中餐館,現在已經有十多家。這些中餐館一盤土扁豆絲賣到了8萬越南盾(約合23元人民幣),對于當地的生活水平來說算是很高,餐館老板一個月至少可以賺兩三萬元人民幣。想想自己在餐館待的三個月,這也是他錯過的一門生意。

最終,他還是決定專注家具廠的工作,畢竟精力有限。

去年,他用在越南掙的錢,在中國家鄉小鎮買了一套30萬元的房子。他打算今年和小美結婚,這套房子將成為他們在中國的住所。“如果小美生了小孩,就帶回國交給我媽帶。我們兩人繼續在越南工作,除了日常開銷和小孩的奶粉錢,再攢夠一套房子的錢我們就回來,到時候在小城里做一點小生意,能養活自己就行。”李陳如此規劃未來。

為了實現這個小横眉標,他在越南少則還需要呆5年,多則8至10年。

16歲走出學校時,李陳沒想到規劃這樣的生活。當年跟他一起在電子廠工作的同學,2013年結了婚,2014年生了小孩,現在在小鎮開了家奶粉店,看上去過的也不錯。

李陳覺得,他只是比同學多走了一段路,他們的終點是一樣的,只是希望在熟悉的地方過上平淡幸福的生活。

未經授權,嚴禁轉載

有條

推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推薦閱讀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